習近平新時代開啟 撤隔代接班惹懸念

隨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中共黨章、十九大中共權力佈局底定,習近平時代正式開啟。過去5年,習近平統率班子在各個方面取得亮麗成績,十九大之後,他的主導力更強、預期班子更如臂使指,有理由憧憬未來5年政績可更期待。另外,十九大人事安排,「隔代指定接班」安排並未出現,這個不成文慣例被打破,折射5年後中共權力轉移將發生什麼情况,值得關注。

5年4個時間點

檢視習班子政績

昨日,習近平帶領新一屆常委與傳媒見面並發表講話時,勾畫了4個時間節點,分別是明年為改革開放40周年、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因此,未來5年,可按這4個節點檢視當局施政成效。昨日,習近平重申「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將堅定不移深化各方面改革,堅定不移擴大開放,這個宣示不單是對內讓人民放心,也讓國際社會知道改革開放方針不會改變。過去一段時間,當局經常說改革開放到了「深水區」、「攻堅期」,因此如何衝開發展瓶頸,將是新班子的重責大任。此外,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已經沒有懸念,就看當局怎樣完成脫貧攻堅,並開展「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不能掉隊」承諾的工作。

至於中共建政70周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習近平說了「千秋偉業、風華正茂」等豪言壯語。在國家崛起、民族復興的征程上,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能否完成任務、兌現承諾,主要視乎體質是否健康。過去5年,習近平主導肅貪反腐,成績卓著,昨日他說「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不能有任何喘口氣、歇歇腳的念頭」,並表示「將繼續清除一切侵蝕黨的健康肌體的病毒」。這個表述,讓人對中國共產黨的自我完善,抱持希望。目前,中共與國家命運密不可分,設若她走回頭路,習近平提出的民族復興大業,將會淪為空言,期望他治下的黨實現風清氣正,凝聚力量,推動國家建設進步。

過去5年,習近平在許多方面大破大立,使共產黨和國家都出現新面貌、新氣象。就十九大人事佈局,除了政治局和常委引入許多新面孔,還破了一個不成文做法,就是未安排「隔代指定接班」。政治上,「慣例」隨着事過境遷,或許不應該一成不變。上屆政治局委員李源潮、張春賢、劉奇葆3人,未屆退休年齡,都未能留任,其中國家副主席李源潮連中央委員也不再是了;以此觀之,習近平破除隔代接班,或許也是按新情况的需要。不過,由於隔代接班涉及更重要安排,其改動不能以一般情况視之。

歷來中共最高權力轉移,都是頭等大事,而中共黨內最高領導人之產生,過程隱密,外界不知道箇中絲毫情况,中共建政以來,因為爭奪領導人權位而觸發的鬥爭,殘酷程度使人咋舌。當年鄧小平掌權之後,為免重蹈毛澤東主政時期的覆轍,推動中共高層領導人「集體領導」體制,並隔代指定接班,以避免派系政治爭鬥生亂。胡錦濤和習近平就是經由這個接班安排,逐步接掌中共最高領導人權位。實踐說明,隔代接班安排起着積極作用,起碼表面上未見以往那種使人驚慄的鬥爭。

隔代接班還有一個效果,就是既然早知誰將接班,其路線、方針和政策取向,在起碼5年的言行中,外界已知梗概,有助國內外對政策穩定和延續性的了解。隔代接班使極度隱密的中共接班安排,一定程度上透明化,不僅讓國人得知國家將由誰來領導,國際社會可藉此觀察和判斷中國走向。從胡錦濤和習近平的隔代接班,對內、對外都起到積極效果。

當然,隔代接班也可能衍生一些反效果,例如接班人過早出現,不僅制約了同齡人的積極性,也制約了當朝領導人的選擇,對被指定接班的人也可能承受不必要壓力等,不過,這些反效果,若與爭權惡鬥而動搖黨國根基比較,隔代接班仍有一定可取之處。

隔代接班並非完美

實踐證明未見惡鬥

習近平施政有破有立,惟就打破隔代指定接班,卻未見提出新安排。有說法,沒有隔代接班,是為2022年之後習近平繼續掌權,創造條件;另有說法是讓百駿競走,能者居之,此乃新思維云云。這些說法,是耶非耶,姑妄聽之。事實是沒有政治繼承制度,則中國政治前景多了一層不明朗因素,即使習近平5年後繼續領導中國,之後又如何,他總有息政之日;至於開放競爭,又如何避免重演爭權惡鬥而貽誤蒼生?總之,一日未能凝聚最大公約數的政治繼承制度,一日都難以令人完全釋懷。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