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聽黨話,永遠跟黨走」?

呂秉權

「教育就是要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觀者和反對派。」前天,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對母校清華大學的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的中國和外國委員說。

這句說話如果放在香港,到底會變成怎樣呢?它可能會是:「教育就是要培養『一國兩制』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觀者和反對派。」

其實,做不做「社會主義事業」或「一國兩制」的接班人、做不做旁觀者和反對派,是要經過嚴謹學習、認識和獨立的思考過程才能得到結果。這是一件非常理性的事,並不靠個別領導人下令要你「精忠報國」就報國,之後全國上下嘩啦一聲,「教育工廠」即能將13億個「岳飛」複製出來。

做反對派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如果學生經過全面認識、客觀分析和獨立思考,最後成為了反對派,我們應該欣賞和尊重。這證明教育系統的成功,因為學生懂得思考,不是盲目而是理性的,可能部分人在反對派的位置上,更能推動社會、香港和國家的進步。有時,國家的強大和進步,並不體現在人人歌功頌德、13億人民「一個樣」之上;它應該是建基於每一個能獨立運轉的頭腦上,哪怕他是建設者、旁觀者,還是反對者。1949年中共建政前,中共也是反對派(雖然有過國共合作),最後它甚至顛覆並非法推翻了原來的國民政府。

做反對派,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馬丁路德金說得好。他說:「教育的功能是要教人深入思考和批判思考。智慧加上字符,這才是教育的真諦。」

民初時期清華大學四大導師之一的史學家陳寅恪亦有遙相呼應的名言。他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讀書治學真言,至今仍深深刻在清華大學王觀堂先生的紀念碑銘上。

可是,中國共產黨奉行的教育理念,並不是開啟民智、鼓勵獨立思考的一套。

毛澤東說過「知識愈多愈反動」,所以文革前和文革期間,才有包括習近平在內過千萬學生和知識分子「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1957年,內地展開「反右」,同年亦為魯迅逝世21周年。毛澤東被問到「要是今天魯迅還活着,他可能會怎樣?」毛坦白回應說:「要麼被關在牢裏繼續寫他的,要麼一句話也不說。」上述例證證明了中共教育不鼓勵思想的本質。

獨立思考才是香港教育應有之義

今天,北京急於在港行使「國家教育主權」,希望「教育」香港人更愛國、看到中國的成就、認同中共執政、對民族感自豪。不過,由於北京急於求成、特區接政治任務,連串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包括:中聯辦官員約見校長和教師談中史科(《明報》本周一報道),初中中史科修訂課綱不包括六四事件,教育局邀請學校直播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講話,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表示一定要抓老師「正確認識國情」這件事(老師得首先愛這個國家、認同這個國家、增加民族自豪感),國家教育部明令中央對港有教育任務,國家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就課程、教材、師資、考評等竟有一年兩次的「會商機制」等等。

“ 港人選擇做「一國兩制」的建設者、旁觀者,還是反對派,那是不同人的不同選擇,獨立思考就是了。思考出來的愛國才是真愛國,這才是香港和國家的富強之道。 ”

讓香港人全面認識中國是應該的,特別是中共的歷史、性質和運作。但最後,試問世間上有哪一個強國想愚昧國人的頭腦?

內地的愛國主義教育,搞「從小聽黨話,永遠跟黨走」的一套。保持清醒、獨立思考,這才是香港教育的應有之義。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