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

在香港的中國人如果不是昧於歷史,也許會很驕傲的說:「沒有香港,就沒有結束中國二千多年專制帝王統治,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二○一一年),筆者「毛遂自薦」,曾先後應邀到三十多家中學演講,題目是「辛亥革命運動與香港」。不知道這算不算是非官方的、自發的推動「國民教育」呢?

革命思想 香港得來

說到辛亥革命與香港的關係,一、革命思想的發源: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孫中山應香港大學學生會邀請訪問母校(一八八七至一八九二年,孫中山在香港大學前身香港西醫書院就讀),在大禮堂(今稱陸佑堂)用英語演講,題目是《革命思想的誕生》(Why I Became a Revolutionist?)他一開始就說:「我有如遊子歸家,因為香港與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即從前人人問我,你在何處及如何得到革命思想,吾今直言答之:革命思想,從香港得來。」他在香港求學期間看到的良政治,相對於滿清政府在中國大陸的倒行逆施的惡政治,於是產生「曷為吾人不能改革中國之惡政治耶」的革命思想。

二、革命組織的起點:一八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設立興中會總會於香港「乾亨行」。三、革命宣傳的重鎮:一八九九年,陳少白受命於香港創辦《中國日報》。四、革命起義的基地:首次武裝起義於廣州(一八九五年十月),是在香港策進;一九○○年七月在香港決定惠州起義計劃。

一九一一年(辛亥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中國各省次第響應,孫中山領導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民族革命「畢其功於一役」,但「建立民國」之後,實行民主的民權革命和「平均地權」的社會革命則尚未成功,民國肇建,專制遺毒未除,中國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一九一一至四九年三十八年間,除了八年對日抗戰,其餘三十年的時間,都是政黨和野心家爭逐權力永無休止的惡鬥和內戰,人民不但沒有因為「傾覆清廷,建立民國」而登於衽席,反而陷水益深,蹈火益熱。

政治不修 綱維敗壞

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國分裂,台灣海峽兩岸兩個政權分治,由冷戰到冷和,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一黨專政已經六十八年;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威權政治已成歷史,手創民國的「革命民主政黨」中國國民黨,經過兩次政黨輪替之後,幾乎沉疴不起,執政民進黨旨在「台獨」,由「自外於中國」而「去中華民國化」,「中華民國」亦已「國之不國」!

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一八九五年的香港興中會宣言,除開民族主義部分,如今讀來,仍具時代意義:「中國積弱,至今極矣!上則因循苟且,粉飾虛張;下則蒙昧無知,鮮能遠慮。堂堂華國,不齒於列邦;濟濟衣冠,被輕於異族。有志之士能不痛心!夫以四百兆人民之眾,數萬里土地之饒,本可發奮為雄,無敵於天下。乃以政治不修,綱維敗壞,朝廷則鬻爵賣官,公行賄賂;官府則剝民刮地,暴過虎狼。盜賊橫行,饑饉交集,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嗚呼慘哉!方今強鄰環列,虎視鷹鄰,久垂涎我中華五金之富,物產之多,蠶食鯨吞,已見效於踵接;瓜分豆剖,實堪慮於目前。嗚呼危哉!有心者不禁大聲疾呼,亟拯斯民於水火,切扶大廈之將傾,庶我子子孫孫,或免奴隸於他族。用特集志士以興中,協賢豪而共濟,仰諸同志,盍自勉旃。」

「不知史,絕其智;不讀史,無以言。」旨哉斯言!

時事評論員 黃毓民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