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仍是主要矛盾

最近召开的中共19大会议传递的信号是,如何解决中国经济的不平衡与不充分发展,依然是中国今后面临的一个挑战。(AP图片)

英国《金融时报》刊载评论文章指出,最近召开的中共19大会议发出的信息显示,解决中国经济的不平衡发展,依然是中国今后面临的一个挑战。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10月27日刊载题为“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仍旧是主要矛盾”的文章说,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政治变化也牵动着全球市场。

文章指出,习近平在中共19大的报告强调“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这意味着,中国未来5年期间,经济建设仍旧是改革的重点。

文章说,19大报告比以前更加强调了经济利益再分配的作用,并承诺2020年中国农村要基本实现脱贫。评论认为,这是一个分量极大的承诺,其实现难度并不亚于经济增长。

文章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的解读相当意味深长。他指出,19大后推动经济发展的基本思路可能要进一步进行完善。他强调的三点有:推动高质量发展;尽力攻克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这三大关口;加快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强调质量第一,效率优先。

文章还提到,虽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警告说,中国经济可能面临危机爆发的“明斯基时刻”,但大多数经济问题依靠市场逻辑还是可以解决的。

在英国一家金融公司任顾问的吴克刚认为,中国有效解决经济不平衡发展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中共19大报道的确指出了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也提出了一些经济发展计划。这些都是艰巨的任务,但我相信中国有能力实现这些目标。”

美国智库 “布鲁金斯学会” 的资深中国问题学者大卫-多勒尔(David Dollar),10月25日在该学会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就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挑战分析说,中国一直主要以高额贷款投资来刺激经济的高速增长,在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之前,中国经济仅需要1元人民币的投资来创造每一新增的GDP,而如今,中国经济需要三元的投资来创造同一价值的GDP。

文章说,在这种状况下,债务对GDP比率将很快增加,中国经济目前的过分杠杆已进入危险区。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国际货币基金会的一个会议上令人惊讶地警告说,中国经济中过分投机性债务的大幅增加可能引发资产价格的大幅暴跌。

经常去中国的马里兰州“亚太法律中心”的财经律师孙远钊指出,中国的债务问题的确日益严重,而今后要发展较落后地区的经济,可能会使其债务问题更严重;

“现在看来,中国的债务问题短期内得不到解决。而中国政府大力发展大西北地区经济的计划,可能会使债务问题更加严重。”

布鲁金斯学会的文章说,中国的技术官僚们很清楚,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维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并同时降低风险。这些措施包括:收紧贷款、鼓励基于市场需求的信贷分配、开放包括服务业在内的更多行业,让那些没法经受市场竞争的国有企业退出市场,加强社会福利,帮助遭受企业倒闭冲击的社区和工人。

(记者:希望;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