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羅尼亞公投之三大錯判


加泰公投過後,自治區政府遲遲未宣佈加泰獨立。資料圖片

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惹起軒然大波。曾聲言單方面宣佈獨立的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貝特蒙於馬德里強硬姿態下終於屈服,宣佈暫緩建國,尋求對話談判。其實貝特蒙早應預測到今天的窘境。在西班牙寸步不讓情況下,豈有成功獨立之理。此次最終成為鬧劇的獨立公投,亦給港台兩地的獨派上了寶貴一課。

加泰羅尼亞分離意識有過百年歷史,早在2014年已搞過一次獨立公投,但當年馬德里以冷處理待之,又呼籲統派的群眾杯葛公投。儘管有高達八成人支持獨立,投票率只有30多個百分點。不過加泰獨派還滿以為公投成功,再一次舉行公投,期望會有不同結果。此為加泰獨派的一大錯判。

不同於三年前,今次馬德里以高姿態阻止公投,又抓捕獨派領袖,反而令輿情一度站到獨派一方。馬德里的高壓手腕,令人想起九○年代的台海危機,大陸的文攻武嚇兩度送李登輝與陳水扁上總統;又似是梁振英對港獨的高姿態批判,一度令港獨成為街頭熱議的話題。馬德里不尋求與加泰人對話,反而以大壓小,處處出聲恐嚇,也是馬德里的一大錯誤。

然而馬德里近乎獨裁的手段,背後明顯是對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恐懼。要知道西班牙除了加泰羅尼亞外,巴斯克、華倫西亞、阿拉貢、加利西亞、巴利阿里群島、安達盧西亞等各大小地區都有不同程度的分離主義運動。要是加泰羅尼亞成功脫離西班牙,那些地區的獨立運動肯定會壯大。馬德里要阻止國家分裂成碎片,便先要拿加泰人殺雞儆猴。中國面對東突厥、西藏、台灣、香港等地區的分離主義,自然亦有同樣盤算。巴塞隆拿未有考慮馬德里的憂慮,以豪賭方式探測馬德里底線,最終被迫退卻,失信於人民,是加泰獨派的二大錯判。

加泰人每年9月11日的加泰日,便是紀念當年歐洲列強爭奪西班牙王位之戰,法軍攻陷巴塞隆拿後結束加泰羅尼亞幾百年的自治地位。由此加泰人不可能不了解民族獨立從來是大國外交的產物。現今加泰人於國際間並無奧援,就算是以人權著稱的歐盟表面上如何尊重自決權利,內心仍是不願見到西班牙分裂。而事實上歐盟的成立目的,就是致力推行歐洲一體化,如今加泰羅尼亞反其道而行,試問歐盟又何以會支持?吸取過上世紀歐洲各國近乎自毀式的民族戰爭,現今又有一股強示反歐盟的民族主義新潮於各地崛起,歐盟實在無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之理也。

認清有效手段更重要

今天台灣作為政治實體的地位,其實也是美國於冷戰下的產物,而台灣至今統獨未定,也是中美外交角力下的現象。早已是實然獨立台灣尚且如此,更何況香港呢?未有國際支持下而強推獨立,是加泰獨派的三大錯判。

面對馬德里寸步不讓的姿態,除非加泰人有浴血一戰之決心,否則加泰未來之政治地位,仍是要與馬德里在談判桌上爭取。這聽起來像是大潑冷水,但是現實政治之無奈之處。香港的獨立運動,甚或民主運動,亦往往有種崇高的理想主義,只強調在理想狀態之下我有權怎樣,卻很少想到在現實情勢下我可以怎樣,結果近年多場運動中處處碰壁,失敗收場,部份派系甚至面臨滅絕。

加泰羅尼亞公投運動再度失敗的鮮活例子,或許能給各地獨立分子一點思考空間:除了認清其行動本身之目的外,認清何為有效之手段可能更為重要。

貝加爾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