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時代的恐怖在於黨領導一切

中共十九大落幕及新一屆中央領導層產生,外界多把焦點放在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政治局常委沒有年輕一代接班安排,由此推斷中國進入習近平時代,也因此忽略了中共第一次把「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原則寫入黨章。其實,習近平的地位是否超鄧趕毛、政治局委員和常委的背景是習派江派團派,還是各自解讀。反而,黨領導一切得到權貴集團一致支持,對民主法治的破壞遠比習近平領導黨恐怖,最鮮活的例子就是首次提出要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黨憲方便蠶食政治權財產權

依照中共先修黨章再修憲法的惡例,明年3月全國人大會議勢必修憲,納入習近平思想和黨領導一切的原則。中國現行憲法強調「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共領導統一戰線、中共領導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一旦再加入黨領導一切的條款,這部憲法就完完全全成為一部黨憲,將方便中共權貴集團蠶食人民的政治權、財產權。

對於實行一黨專政的中共來說,在黨章中第一次加入黨領導一切的條文,不只反映歷史,也反映執政合法性危機給新舊高層的壓力。中共早在建政之初就提出「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1962年毛澤東明確表示:「工、農、商、學、兵、政、黨這七個方面,黨是領導一切的。」1973年,毛澤東又說:「政治局是管全部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

不過,鄧小平主政後不再提黨領導一切,並對黨的領導有所限定:「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至2000年1月,江澤民重提:「工農兵學商,黨是領導一切的。」習近平則在2016年1月主持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彙報工作時強調:「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習近平時代將無所不用其極

其實,無論是強調遵守憲法,還是強調黨領導一切,往往是中共最高層權鬥的手法。要制衡前領導人、退休元老時,就強調守憲、守黨章;要強化個人地位時就強調黨領導一切,以黨的名義號令各界。習近平時代將成為「黨領導一切我領導黨」的時代,將成為為了令一切利益歸於黨、一切權力歸於我而無所不用其極的時代。

如果說,港人對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中共高層權鬥還可視作宮鬥戲,那麼,對黨領導一切衍生出來的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就難以置身事外、漠不關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昨日表示,全面管治權針對的是極少數人以高度自治為由,抗拒或排斥中央依法行使有關權力,這不只是為了麻痹港人,也是失了貞節還要立牌坊,毀了一國兩制還要為習近平時代唱頌歌。

林鄭月娥前日攻擊非建制派利用《議事規則》拖延高鐵討論,「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議員既然是在《議事規則》允許範圍裏議政,就算用盡規則,也是合法合理。反而,林鄭政府為強推一地兩檢,不照章諮詢、拒絕出席論壇,在立法會受質疑就恐嚇不排除同步啟動「三步走」。這恰恰是林鄭政府配合中共掌握對香港管治權而無所不用其極的言行。

中共更無所不用其極的是,《基本法》20年來已被僭建得面目全非,其小憲法地位被否定,越來越強調中國憲法在香港的實施。如果憲法公然納入黨領導一切,再引入香港,那就找到了全面管治權的「法理依據」,實現了以法治國、以法治港!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