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家登頂要負責庶務

中共十九大新任五位政治局常委,以王滬寧最為特別。他雖然長期身居朝堂高層,但嚴格來講,不是官,他在官場中的步步高升,最終登頂,和為官沒啥關係。嚴格來講,他是學者、秀才、智囊、筆桿子、政策研究和理論工作者,是在「南書房」行走之人,其作為不在「軍機處」,不在「內閣」,更無地方工作經歷。像他這樣的「純理論人才」、筆桿子能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只有毛皇帝時代的陳伯達。

不過,陳伯達的跳龍門是在天下大亂的特定年代。毛皇帝為了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另起爐灶成立無產階級司令部,組建中央文化革命小組,任命「文膽」、理論家陳伯達為組長。那時中央文革小組取代了中央書記處的作用,當年中央下發的文件多以中央文革小組和國務院之名義。

有了這樣的地位和名分,一九六九年中共召開九大,陳伯達由毛皇帝欽定「入常」,排名在毛澤東、林彪、周恩來之後。當年,五大常委還有康生,他是革命資歷甚老的「肅反專家」、「情報頭子」、「意識形態理論家」,死時被紅朝謚為「光榮的反修戰士」、「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只是此人從來是「述而不作」,鮮有撰寫理論文章,文革中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然而康生的「入常」還是和陳伯達很不一樣的,他不是理論人才,而是黨棍。

王滬寧「入常」是在天下大治的年代,且並非受知於習近平一人,他是江澤民、胡錦濤發掘培養的人才。更有意思的是,王滬寧「入常」將接替劉雲山主責中央書記處的工作,不僅管理論、管政策、管意識形態,而且要管整個黨務,其範圍涉及黨領導一切的內政外交、經濟建設、社會治理等等,要接觸很多庶務和具體問題,代表中央作出指示也。

評論員 柳扶風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