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人劃清界線漸多 川普處境危險


隨著中共19大閉幕,習近平整合成功,集大權於一身,中國即將全力衝刺,推進國家新目標。美國卻因川普領導爭議頻現,兩黨攻伐之外,共和黨人和川普劃清界線者越來越多,內外都陷困境,與中國競爭相對不利。川普民調續下滑,核心支持選民加速流失,越來越陷孤立。稅務改革案年底如無法通過,可能再重創川普;加上通俄案調查前景難卜,美國政壇大地震的潛在可能,遠比靠維穩保持安定的中國還高。

國會眾院26日以216票比212票,通過4兆美元預算案,為川普推動稅改打下基礎。但稅改成敗關鍵仍在共和黨議員是否「跑票」。以目前態勢看,情況不樂觀,主因也在川普。川普自負自戀、狂傲不羈,不斷得罪黨內議員,即使他近期改善與民主黨領袖關係,與共和黨人關係反而疏遠。

眾所周知,川普因廢「歐記健保」失敗,多次公開抨擊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眾院議長萊恩「無能」。他調侃馬侃「戰俘不是英雄」,導致「廢歐」案馬侃倒戈一擊,成甩川普耳光的關鍵一票。而近日前總統小布希演講暗批川普,共和黨聯邦參議員佛雷克、柯克相繼與川普公開對罵,黨內分裂表面化,意味川普在國會失敗的風險也劇增。

共和黨在參院僅以52席比48席略領先民主黨團。票票必爭下,川普與共和黨議員失和,將直接導致立法風險。川普執政快滿一年,迄今只有任命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簽署50多項部分具高爭議的行政命令,是他標榜的政績。健保改革今年注定無望,共和黨揚言明年再來;稅務改革減稅因傷害中產階級、巨大赤字難彌補,可能引發部分共和黨議員反對而胎死腹中。

共和黨現在面臨幾大問題:一,缺乏有聲望領袖,登高一呼,黨內景從,靠立法實現政綱。傳統上,誰入主白宮,自然成該黨領袖,兩黨皆然。但川普並非傳統共和黨人,嚴格說是「借殼上市」。他1987年前和2001年至2009年是民主黨人,1999年至2001年是改革黨人,2012年才加入共和黨;川普「飄浮」定位,被批評是「機會主義者」(佛雷克用詞),理念無法與傳統共和黨契合,加上個性和作風,以致無法以總統身分領導共和黨。

二,川普想「改造」共和黨建制派。自稱「另類右派」的前首席政治顧問巴農雖已離開白宮,但仍「遙控」川普,每日與川普通電話。巴農、川普都把不贊同川普政策、反對限制移民的共和黨人視為對手,包括共和黨領導層,自然彼此只剩共同利益的結合,根本難水乳交融團結一心。

三,依憲法,立法權在國會,參眾兩院都可起草法案,主導國家政策。川普雖可否決,但只要國會三分之二覆議,川普就不得不遵行。問題是國會和白宮一樣領導無力,使共和黨即使完全執政,推動政策卻渙散無章。

四,川普「人和」極差,導致無法「政通」。不斷得罪人,常凌晨即發推特攻擊對方,讓自己失去轉圜餘地,執政迄今未交到新盟友,反而樹敵無數。白宮內閣如走馬燈換將,得罪高官、將領、參眾議員眾多,用一輛大巴士都戴不完了。而只要幾票之差,就可置法案於死地,所以立法挫敗連連。

柯克日前形容白宮如今像「日間老人照護中心」,川普處理國政如兒戲,對維州夏洛茲維爾種族衝突事件發言不當,對北韓核武應對言論可能引發世界大戰。這樣的總統,其他共和黨議員都難認同,只是未公開表達而已。如對照卸任十年從未公開談政治的小布希,出面不指名批川普,顯示共和黨內反川普想切割的人增加,逐漸接近爆發點。

川普如真與共和黨主流決裂,當然可回頭尋求和民主黨合作。但歷史經驗和憲政制度設計,缺乏國會多數支持的總統,施政根本寸步難行。連巴農都公開談川普做完四年任期的機率只有30%,包括川普可能請辭、被國會彈劾或被閣員議決無法正常行使權力,導致美國政壇如今步步凶險。

與中國對習近平「定於一尊」、「超穩定」政治結構相比,川普如去職,副總統潘斯可立即繼任,也相當穩定。但內政上兩黨操戈、同黨敵對,對百廢待舉重振霸權的美國,絕對是硬傷。美國人明知危難在前,卻只能眼睜睜隨制度走,印證美式民主有缺陷,也讓中國再贏得超趕美國的絕佳戰略新機遇。

《世界日报》社論 2017年10月27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