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宣傳與娛樂紅人之間的戰爭

China Zeitschriften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A, Wong)

中共曾經慣於將政策灌輸給缺乏質疑精神的公眾,但現在復興的執政黨卻不得不與國內蓬勃興起的娛樂業以及由此孕育產生的名人文化爭奪眼球。

政治宣傳電影《建軍大業》不久前上映期間,觀眾反響與宣傳部門之前的預期大相徑庭。用青年偶像出演黨的革命領袖,以此吸引年輕一代觀眾,教育他們為革命拋頭顱灑熱血?愛國熱情迸發?類似效果並未展現,反倒是引發一片嘲諷。

在觀看《建軍大業》時,更習慣於在風格輕松的城市肥皂愛情劇裡"追星"的觀眾們"將現代浪漫故事情節套在了建國元勳們身上,非常搞笑",中國知名社會問題評論人洪晃如此表示。

"中國人越來越無視黨的政治宣傳,對於電影明星感興趣的多。因為後者代表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更為令人激動的志向,"香港中文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表示。

即將在十九大上鞏固權力的習近平志在減少中國社會受到西方影響。部分原因是,這樣中共便可支配年輕人擁抱何種價值觀。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政府機構監管的對象從八卦網站、肥皂劇劇情到明星工資,無所不包。與自私富有的明星相比,國家更推崇那些具有愛國精神、思想純正或其他品質的藝人,而中共的執政合法性正是部分建立於這些價值觀之上。

效果好壞參半

從結果來看,官方介入的效果至多是好壞參半,有時則顯得愚蠢,甚至脫離實際。

洪晃表示,政府所面對的難題之一是,黨所宣揚的價值觀往往與年輕一代所希望看到的存在沖突。中國青年人最喜歡的電視劇主題往往圍繞宮廷權斗、武俠幻想、高中浪漫愛情或者單身獨立女性。

"政府曾經可以決定年輕人應該更為重視那些價值,以及該如何生活,但是現在他們完全束手無策,"洪晃說道。

上世紀70年代,官方還有能力推廣那些被視為具有無私奉獻精神的年輕榜樣人物,但現在這一招已經不管用。因為中國青年一代,正如他們的西方同齡人一樣,更喜歡追星,而且擁有更多表達情感的工具和平台。

本月,有中國"賈斯汀‧比伯"之稱的年輕偶像鹿晗在微博上公開宣佈戀情,在數小時內引發無數人的分享、評論和點贊,導致微博伺服器崩潰。

持民族主義立場的黨媒《環球時報》近日甚至就此發表評論,批評崇拜明星的現象,甚至認為"大陸的追星潮也似乎在刷爆西方世界常有的一些刻度"。文章稱,"明星們的輝煌似乎也代表了某種不公平,他們得到的一切是一些為社會做出了決定性貢獻的人們想都不敢想的。"

也許正因如此,政府支持的多家廣電影視協會組織上月宣佈將限制演員片酬。由於年輕人和中產階級購買電影票和其他產品的支出日益增加,中國影視演員收入近年一再創下歷史新高。

"胡蘿卜加大棒"

今年年初,中國官方關閉60個知名的名人八卦網站和社群網站帳戶,並要求騰訊、百度等網際網路巨頭"積極宣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主流輿論導向創造更為健康的環境。"

在中國,流行文化與官方宣傳之間的矛盾並非首次出現。80年代鄧小平曾下令清除"精神污染"。而習近平2012年掌權之後,執政黨對於所謂"社會弊病"的打擊范疇更為廣泛:從腐敗現象、政治異議,直至如今的娛樂文化。

林和立表示:"習近平倡導傳統儒家道德標准的復興。庸俗或道德敗壞的定義大幅擴張,包羅萬象。"

習近平前任所容忍的那些宣揚追求財富和奢侈生活的電視節目現在已經逐漸受到壓制。

政府要求廣電業者"抵制盲目追星",限制影星們的亮相時間。

澳大利亞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的中國媒體研究學者徐建(音譯)表示:"中共不希望這些娛樂節目與新聞節目和其他'道德秀'進行競爭。"

政府許可的電視節目之一是"感動中國",這一評選活動表彰那些"用堅韌、勇敢和智慧打動全國的人"。

官方還視圖將一些名人按照黨所設定的模範樣式進行打造。徐建認為,中國首個本土男孩組合"TFBoys"便是依靠"政治機遇"而走紅的一個例子。該組合走健康陽光路線,歌詞"積極向上"、不乏愛國成分。他們深受粉絲愛戴,並曾兩次在中國央視主辦的中秋晚會上登台亮相,此外還曾得到共青團的推薦。

而那些背離黨所宣揚的純粹道德觀的明星則會受到懲罰。2014年展開的大規模反毒運動中,許多明星吸毒被抓,其中包括成龍的兒子房祖名、歌手李代沫等,他們此後在媒體上公開道歉。

北京也許無法如願以償地贏得年輕一代,但政府不會停止對娛樂業採取"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

媒體學者徐建表示:"政府的獎懲措施非常明顯:如果你與我合作,你就會獲得好處,如果不合作,就沒有。如果你是好孩子,就有糖吃,如果不是,就沒有。"

德國之聲中文網 石濤/凝煉 (美聯社)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