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民:香港进入威权年代 乐见泛民与本土沟通


香港2014年占领运动三名发起人之一,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2017年10月16日在香港参加一次讲座活动时指香港进入威权年代。
中文/Yt Mak

 

争取普选的雨伞运动失败后,有份领导运动的学者陈健民指出,现时已没有学者谈论香港的民主化进程如何,而是谈究竟香港现时是那种威权管治;可幸公民社会已由伞后第一年的互相攻讦,变为现今的民主派和本土派人士开始沟通,令为入狱作准备的他稍为宽心。

*

占领运动三名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本身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与戴耀廷及朱耀明牧师等人被控串谋分别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预计明年正式开审,他昨(16日)天在一个讲座上引述其他学者兼评论员指,「判监入狱机会甚高」。

 

正为入狱作准备的陈健民,未有为牢狱之灾显示忧虑,反而继续关注民主发展。他指出,香港比任何一个国家开始普选时更具条件,可惜被主权国的中国所阻而不能推行普选。他续称,学者过往不时讨论香港的民主化程度,有人指香港是半民主,他个人认为是「四分之一民主」,因为特首不是普选,立法会亦只有半数逸席是直选产生;不过,现在已没人讨论这议题,而是讨论香港究竟处于什么样的威权年代,例如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形容,香港政权的威权属「糖衣威权」,其威权统治性质不易察觉;而亲建制的学者刘兆佳则以「软性威权」来形容香港的政权。

 

他认为,自港府大举检控抗争者,并扬言连占领运动的纠察、义工和支持者也不放过之后,香港已进入威权时代,只是威权的名称有别。

 

陈健民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失败后仍然坚持推动公民社会,他回顾伞运后的本土派和民主派相处情况时指出,运动后第一年十分沮丧,因为民主派和本土派不单不交流,反而互相攻击;第二年则有些许高兴,因为两派人士在立法会选举中胜出;到了今年第三年,香港已明显进入威权年代,但稍为令他宽心的是,本土派和民主派之间开始有沟通,本土派明白不能单靠勇武,并参与被他们视为「胶」的民主派抗争手段,例如平静的游行示威等;至于民主派人士亦多了解本土派的想法,对讨论独立没有那么抗拒,愿意共同举办活动。

 

展望前路,陈健民预期,若现时正在服刑或备受打击的年轻人没有被击倒,政权锐意透过检控和重刑造成的寒蝉效应便会减半,那香港的民主路还是可以走下去的!只是,那仍然会是一条漫长的路。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