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基金會的美國軍力報告傳達了那些訊息?

 

2017年10月15日,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发布了《2018年美国军事实力指数》(Index of U.S. Military Strength)报告。該報告指出,美軍目前危機重重,已經無力承擔同時在全球展開兩場中等規模戰爭的使命。

這份由多名退役高級將領主導完成的報告,从军队规模、战备状态以及军备威力三个维度,对美国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核部队实力做了詳細评估,评分为“非常弱”、“弱”、“勉强及格”、“强”和“非常强”五档。报告认为,美国陆军的整体实力为“弱”。陆军自从2012年以来规模从45个旅缩编至31个旅,而其中只有3个旅能随时派遣到战区投入战斗。海军的整体实力为“勉强及格”。虽然海军当前保持全球部署态势,但存在作战平台老化、现代化进程受挫等问题。空军在各军种中表现最好,但依然是“勉强及格”。由于训练强度不够、维修保养不力,空军的作战能力未来将持续下滑。核部队的整体实力为“勉强及格”。其科研力量、战备状态以及盟友配合等方面表现“及格”,弹头现代化、核武体系以及核测验准备状态等方面表现爲“弱”。报告对海军陆战队的评估是“弱”。海军陆战队战斗人数从5年前的20.2万人降至18.44万人,且训练和装备都未达到标准。最後,該报告在结论部分指出:“自二战以来,美国在世界中的领导地位发生动摇,其安全利益正在经受重大压力。挑战正在增加,盟友也在变化,逐渐增重的债务也令美国军力难以保证其利益。美军的地位急需重新考量。”

有趣的是,傳統基金會的這份“居安思危”的報告,居然讓台灣“旺旺系”的宣傳機構(特別注意,是“宣傳機構”,不是“獨立媒體”)喜出望外。《中國時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美國已日薄西山、不足掛齒,中國則是大國崛起、主導世界。既然“西瓜選大邊”,台灣應當“棄美而依中”,台灣人即便成為中國之二等國民,亦可“痛並快樂着”。從此類言論可以看出,“旺旺系”宣傳機構的主持筆政者,台灣主體意識和國際知識是何其貧乏,對美國的瞭解也幾乎爲零,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對傳統基金會的這份報告作出準確的解讀,他們發出的評論對台灣社會是誤導和有害的。

那麽,傳統基金會的美軍軍力報告究竟傳達了哪些訊息呢?

首先,這份報告評估美軍現有的軍力狀況,其參照系是冷戰結束之後十年間,美軍軍力最強的、“獨領風騷”的那段時期。跟那個黃金時代相比,如今美軍的軍力確實有所下降;但如果跟世界其他國家相比,美軍仍是全球最強大的戰爭機器,中國和俄羅斯等挑戰者要想跟美國併駕齊驅,尚有遙遠的距離需要跨越。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近日报道称,美国是历史上能够快速而有效地部署大量军事力量、包括陆上力量的唯一强国。在现代国际政治体系之中,军事力量是终极的“货币流通”形式。美国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強大,是以軍事力量爲支撐的。以陸軍而論,虽然美国陆军在数量上不如中國和蘇俄等国,却是繼古羅馬帝國陸軍、蒙古陸軍、奧斯曼帝國陸軍、拿破崙帝國陸軍、納粹德國陸軍和蘇聯陸軍之後,一支运用卓越技术的、训练有素的战斗力量,它还获得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海上和空中力量的支援。

當然,目前美軍確實面臨着若干需要應對的內外危機。傳統基金會的這份報告將內部危機歸咎於前總統奧巴馬的碌碌無為。讓美軍實力大幅下降的始作俑者,就是持極左派立場、軟弱無力、自以為是的奧巴馬。奧巴馬執政八年,大幅削減軍費、拖延軍備更新、打擊官兵士氣、削弱軍隊戰力,他是美國歷史上罕見的以“美國價值”和“美國利益”爲敵的民選美國總統。正因為大部分民眾對奧巴馬的極端反感,才使得打着“反奧巴馬”旗號的川普在選戰中大獲全勝。而大選的失敗者希拉蕊也將失敗的重要原因歸咎於奧巴馬的怯懦和愚蠢,這不是沒有道理的(雖然希拉蕊也比奧巴馬好不到哪裡去)。所以,川普政府的若干政策,包括國防政策,都跟奧巴馬時代背道而馳。傳統基金會的這份報告,可以看作是對奧巴馬的嚴厲譴責,和對川普的全力支持。

其次,即便美軍短期內難以應付同時在全球打贏兩場戰爭的戰略計劃,卻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與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打一場必勝的戰爭。一戰之後百年來,美軍打過大大小小的數十次戰爭,是一支接受現代戰爭洗禮最多的軍隊。此前,美軍並未單獨應付兩個強敵——即便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有太平洋(亞洲)和大西洋(歐洲)兩個相對區隔的戰場、美國必須同時與日本和德國兩大強敵作戰,但那時美國得到了比任何國家都要多的盟友的幫忙。今天如果發生戰爭,美國更是“得道多助”,其盟友數量亦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美軍的戰力雖然相對而言有所下降,但以當下的軍費的多寡、官兵素質的高下及武器的先進程度等重要因素而論,即便是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邪惡帝國”攜手對抗美國,美國也不會擔心在戰爭中落敗。且不說中、俄兩國的國力和軍力相加仍然遠遜於美國,中、俄兩國向來是各懷鬼胎、彼此提防,從來就不是擁有共同的長遠利益和價值觀念的朋友。近代以來,蘇俄侵佔中國領土之广,再無第二個國家可比;而如今中國移民大量進入俄國遠東地區,以及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使得中國勢力進入中亞原蘇聯勢力範圍,普亭視中國爲威脅之一。可見,中俄彼此之間的矛盾和分歧,未必比他們與美國之間的矛盾和分歧小。所以,美國根本不用擔心冷戰時代美、蘇、中的三角關係被顛倒過來,出現中、俄共同抗衡美國的局面。再加上美國頁岩油的大量開採,中東在美國的國際戰略中地位下降,美軍的重心已經移往南海和東北亞地區。

第三,傳統基金會此次發表這份“妄自菲薄”的報告,是要推動川普政府繼續增加軍費、整頓軍隊,恢復美軍的榮光。傳統基金會一向是保守派(共和黨)的重量級智庫,川普上臺之後跟新政府關係密切,對新政策的決策具有相當影響力。傳統基金會忠於保守主義的基本價值,支持民眾的持槍權,更支持美軍擴軍備戰、有備無患。換言之,这份报告不是像左派智庫或媒體那樣“唱衰美國”,而是要改變奧巴馬時代文嘻武戲的情勢,讓美國民眾有“居安思危”的意識,为川普的“强军计划”背书,为巨额国防预算提供“理论支持”,并帮助美国各兵种争取更多利益。

川普上臺後,如雷根那樣高度重視國防問題。川普此前在競選演講中說:“不管要花多少錢,我們都得給足軍方的經費。……避免使用武力的最好方法,就是讓大家都看見你的實力。當大家都知道我們會在必要時使用武力,而且我們說話絕對算話的時候,他們對我們的態度就不一樣了。他們會尊敬我們。”這也是當年雷根總統的理論,川普不僅是說說而言,而是說到做到。2018財政年度,美国的国防预算达到创纪录的近7,000亿美元,超過排名第二至第十的九個國家的總和。軍方終於扭轉了奧巴馬時代的頽勢,成為川普實現“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願景的基石。

作者:余杰,《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