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关注习近平治下的集权与经济管控

法国报刊

 

【法国报纸摘要 】 : 17日出版的法国各全国性大报集中报道的话题主要有:围绕法国政府2018年度预算草案以及相关改革的讨论、美国好莱坞著名制片人韦恩斯坦性丑闻在全球引发的反对性骚扰呼吁、伊拉克政府军收复对库尔德人聚居的吉尔库克地区的控制、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方领导人与中央政府围绕独立问题的对立僵持,等等。朝鲜半岛危机持续的背景下,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特派记者得以走访朝鲜,观察在国际制裁之下的朝鲜人的生活现实。该报自今天起陆续刊登这次实地采访报道。中共19大召开在即,《费加罗报》和《回声报》分别发表长篇报道,《费加罗报》侧重习近平政权对经济生活的控制,《回声报》则侧重习近平的集权努力。

*

《回声报》驻京记者这篇分析文章的标题是:“习近平的绝对权力梦”(Xi Jinping ou l’obsession du pouvoir absolu)。文章写道:中央电视台近日在黄金时段播出七集政论专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表面上是回顾中共18大以来的成就,但屏幕上习近平的影像无所不在。自邓小平以来,甚至自毛泽东以来,还没有哪位领导人如此强势。召开在即的19大预计还将进一步巩固他的权力。去年他已经让自己成为党的核心,19大上他的人马将会进入政治局常委这个核心机构,而在他的第一任期内,他已经成功地确立自己在几乎各个权利机构中的领导权。在国际舞台上,他放弃了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政策,提出民族复兴,提出中国梦。大规模的基建项目“一带一路”像是要确立一种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在国际会议上,他总是面带微笑,但在要维护所谓国家“核心利益”的时候,就不再那么随和。为了巩固权力,他削弱或排挤那些不同派系或者没有公开宣示效忠的干部,在反腐的旗号下,在政界和军界清洗异己。这场反腐运动规模空前,目前好像也无止境。在党内,各种自我批评和习近平讲话学习活动的目的就是保证干部对他的忠诚。与此同时,中共也加强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和影响,无论是对媒体,还是对企业。对外国非政府组织活动的新规定,对网络安全的新措施等等都对公民社会形成压力,活动人士,维权律师不断被捕或被失踪,学校、高校、博物馆也无法逃脱自文革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意识形态钳制。对公民社会的强力压制伴随着自毛泽东以来不曾有过的个人崇拜。媒体上,习近平无所不在。在书店,500多页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取代了当年的小红宝书。文章作者认为,在19大后,这种局面出现放松的可能性不大。但这种全国上下统一步调的努力是否能让习思想在中国长久留下印记呢,上任五年之后,这个问题尚没有答案。

 

《费加罗报》的中国报道刊登在经济副刊。报道把习近平称作是因债务而变得脆弱的中国的舵手,一方面指出,上任五年之后,人们期待的经济开放已经让位于政府对国营企业的支持,而债务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引人忧虑。文章写道,人们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债务问题的担忧已经超过了对其增长放缓的不安。增长放缓以及2015年的股市震荡一度是各方经济学者关注的焦点。但两年以后,这种不安转移到了不断严重的债务问题。就在一周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在对中国经济转型步伐减慢表达不安,因为中国的债务有可能进一步膨胀。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债务总合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已经从10年前的大约150%攀升到如今的270%。如何看待中国债务问题的风险,经济专家观点不一,但一个共同的认识,是债务主要来自国营企业。习近平曾许诺要改革这些常常是低效而又产能过剩的大型企业,但一名经济分析师指出,这些国营企业的身份近期被改变,当局将一些业绩良好的企业与一些已经难以支撑的企业合并,打造成世界规模的龙头企业。另一名经济分析师就此指出,这种转变与市场的期待不同,五年前,市场预期会出现国企私有化改革。《费加罗报》这篇文章指出,尽管这五年来政府采取了一些开放经济的措施,尤其是在金融领域,但人们的整体印象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倾向中央集权。

 

《费加罗报》经济副刊还介绍了即将卸任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称他是改革派银行家;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专门研究中国海外投资情况的菲利普•勒考尔则在另一篇文章中介绍中国电子经济的发展,但指出这些发展也增加了对公民监控的手段。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