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新時代 要拿掉舊習才能展現新局

王彥晨

上周中共十九大在北京盛大登場,台灣媒體如同眾多外媒一樣,聚焦在十九大方方面面透露的弦外之音,忙不迭地解讀各種政治信號。其中「新時代」作為關鍵詞,總書記習近平的報告共36次提及。但是這個「新」究竟該如何理解?與其從官方角度,更應該由廣大的人民來期待新時代才有意義。

台媒論者指出習近平揭櫫新時代,除了在黨內塑造他是繼毛澤東、鄧小平後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也是確立毛鄧習一脈相承,並暗示習可能推出新的政治制度和人事安排,此乃其「新」的涵義。但由民眾的角度來理解,這樣的新時代天高地遠,與人民生活遙不可及,充其量是有權有勢者的遊戲規則改變。要開啟新時代必須由人民、由基層,「接地氣」地發展出來;如果不拿掉舊習慣,只能說是「新一半」。

就以十九大而言,海內外媒體紛紛用放大鏡檢視,從領導們登場的步行間隔距離到眼神交會與否、報告中的弦外之音甚至長度字數,各式各樣的判斷解讀如過江之鯽。這正是一種舊習。在宮廷政治的黑箱中局外人難窺堂奧,歷來這就是知識分子和精英階層的休閒活動,掌握到不透明宮廷裏的蜚短流長,就像咀嚼中共政治圈點點滴滴閃爍的政治信號那般有趣。這種活動正是背離庶民,將權威性價值分配的政治權交由具有資訊力的一小撮人把玩;甚至這一小撮人還不在中國大陸境內,因為境內媒體不敢妄議中央。

習時代的「新」,應該由「編劇」開始根本翻轉。如果長達3個多小時的報告可以解讀出「牛(「厲害」之意)就牛在夠長」,並認定長文長稿是在展現習身強體健足以一口水都不喝地讀完全文,卻忽視台下昏昏欲睡的文武百官,豈不是見樹不見林?中共龐大的政治隊伍視而不見,獨獨看到掌握實際大權的「習大大」?雖說習總必是焦點,但也不宜失衡至此,不是嗎?

真正的新 應表現在適時適度增進人權

真正的「新」還應表現在「習大大」手握實權掃除貪官之後,適時適度地增進人權。如果說習近平新時代的對台政策更具針對性、更強化兩岸基層和青年交流,必不可忘記對台灣青年而言中共最令人憂慮的就是漠視人權。這正是台灣社會自解嚴以後多元民主發展所擁有的最佳軟實力,也是與北京南轅北轍、導致台青「天然獨」的核心命題。「習大大」的新時代要以更強的自信做台灣的工作,不能參透這一點勢必事倍功半。

假使此前習總為了清除政敵樹立權威,為第一個5年任期能拿出實績而不得不「犧牲」掉一批「壞分子」,那麼「以人民為中心」的新時代就該致力於法治建設,由制度面保障人民權益,確保愈基層的民眾愈能在體制內得到伸張,緩解內部壓力鍋的源頭,讓國家在向上騰飛的同時不以底層人民為「祭品」。

中共領導層的政治制度絕對重要,人事安排「七上八下」與否也必定是指標。不過評論的目的不在增加精英者茶餘飯後的「談資」,也不是盤算着能不能巴結上權力者行進的列車,而更該關切量度當權者與權力授予者——人民——之間的距離,扮演好上下溝通的管道,下情上達;而上情也不必用意在言外的方式釋放,何妨開大門走大路?有一天,10多億人都能清楚領會十九大「新時代」、都有感有期待,這個政權會更穩固。

作者是台灣資深傳媒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