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浮躁展示了什么

习近平(左)、江泽民(中)、胡锦涛(右)。(AFP)
习近平(左)、江泽民(中)、胡锦涛(右)。

刘青

法国世界报一篇评论大陆的文章,惹得中共媒体几乎整体患上热风病。这篇文章最独特之处,标题是中文《中国,强国崛起》。这标题很容易被视为赞扬,而且粗略一扫内容,还可能更加认可在赞扬中共统治大陆的成就。这貌似民主社会对专制中共罕有的颂扬,令中共党媒一片激动和欢腾。中共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和微博等展现全民狂欢之情,高喊世界“已经进入了中国世纪”。但是心急到内容和真实意图也未辨别,让这些急于丑表功的中共喉舌丢人现眼洋相百出。懂法文的华人细读世界报后指出,喉舌们弄错或是回避了世界报的原意,文中其实是在讽刺习近平肆意专权、党权膨胀、严控社会等。于是一天前还敲锣打鼓的欢庆,瞬间转变声息全无的冷清,党媒喉舌手脚麻利的将烟花残迹清理得纹丝不见。

中共急于撷取民主世界的只言片语,不顾本意甚至篡改变造一些话题,用以证实党的伟光正达到民主世界也称颂,其实绝非眼前的孤例而是源远流长,与中共的罪恶史伴生也定会伴灭。但是有所不同之点则是,中共的罪恶史可以说国内国外均有所了解,而国际社会赞扬中国的内容,则是专门针对大陆社会的宣传,基本不会让国际了解和有意规避。美国著名西点军校学雷锋之说,便是中共编造谎言欺世盗名的经典。原中共新华社记者李竹润登报承认,在一九八一年西方愚人节广播中听到,美国西点军校学员学雷锋,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没有求证便写进了他的报道文章中。这则西方愚人节的笑话,被中共视为国际推崇中共伟光正的经典,虽然早已经被美方和李慎之等公知证伪,但依然有中共辩护士千方百计为之诡辩。

借民主社会之口为自己涂脂抹粉,这似乎表示中共极为重视西方评论。但是对中共专制暴虐人权恶劣的批评,虽同样来自民主世界所受待遇却完全相反,这类内容成了中共碰不得的死穴,不管事实与对错只要触及中共必老羞成怒。对民主社会评论的回应看似截然相反,其实反应的全是中共回避真相与对错的浮藻心理。也正因为这浮藻心态的作怪,才会不去深入理解文字的真实意境,将嘲讽耍笑专制极权看成了赞扬认可,才会向世界上演全体喉舌得意忘形的全民狂欢。而中共根本无视民主社会切中时弊的批评,同样排斥深入理解和正视对错的专蛮表现,不仅显示了浮躁还有畏惧真理与真相的怯懦。

造成中共这种丢尽颜面的浮躁表现的根源,首先是中共除了自我吹嘘的伟光正之外,在世界上实在是极难听闻稍有正面意义之语,而一个专制极权太需要外界维系自家谎言了。这种迫切需要发展到了不论真假,是否被戳穿谎言成为世界的笑柄,只要有丁点迹象哪怕是愚人节愚弄人的娱乐,也要不遗余力尽情发泄和狂欢一把。所以法国世界报只需认真读便不难明了的嘲讽,乐昏了头的中共喉舌才无力辨识,上演了尽兴狂欢和极其难堪的转瞬销声匿迹。

其次中共内心的潜意识和焦灼感,也是促使中共屡屡顾头不顾腚,犯下这些极其低级世界笑柄之举。共党口里虽说信奉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其实不论他们承认不承认,骨子里和潜意识里还是逃避不了内在压力,即这个世界信奉和遵循普世价值是真理。毛泽东在夺取政权之前不得不大谈人权民主自由,今日裸官盛行党代会成欧美学生家长会,足以说明党官们完全清楚站在了历史和人类未来的对立面。但是贪恋权力而又不甘心丑恶毕现,能够以民主社会评述为丑陋涂脂抹粉,当然会让欣喜若狂的喉舌们饥不择食的。

还有一点是愚弄大陆广大民众的强烈政治需要。自吹自擂自封伟光正的中共自然心知肚明,这些自我拔高和美化并没有多少令人信服的价值。所以一向持批评态度并有相当公信力的西方媒体,如有对大陆较正面的评述,那对中共愚弄大陆民众是可遇不可求的最佳宣传品。正是中共明知难从民主社会获得嘉许,却又痴心妄想获得不该有的评赞,欲望和现实相反扭曲想要不浮躁也太难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