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什麼人走什麼路:十九大關鍵問題


有關19大的消息,依舊像以往各次大會那樣,從各路小道上傳播開來。這種黑箱政治獨有的現象,每逢中國決策重要問題時,總是不出意外地出現。

實際上,19大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無非兩個:就是什麼人的問題和走什麼路的問題。什麼人的問題,就是什麼人會進入到中央最高決策層;走什麼路的問題,就是這些進入到中央最高決策層的人,將要把中國帶往何方。

現時有關什麼人的各個版本充斥坊間。這些出處不一、大同小異的名單,總有中彩的可能性。但是,人們關心什麼人的問題,說到底還是因為關心走什麼路的問題。如果未來之路已然確定,什麼人的問題也就失去了重要性。在這個意義上講,19大的什麼人的問題的重要性,已非具有往常黨代會那樣的分量。這是因為,什麼人的問題,除了確定的習李以外,其餘無論什麼人,都無法、也無力決定走什麼路的問題。

這也就是說,19大無疑將從決策體制上確立中共黨首——無論怎樣稱呼——在最高決策層的一言九鼎、不容置疑的決定權。這樣的最高決策體制,等於從程序上排除了不論其他什麼人在決策上改變黨首決策內容的可能性,這就像文革前毛澤東在黨內最高決策層定於一尊的地位一樣。

由此再看走什麼路的問題,就無疑要清晰得多。從政治動員的角度看,19大之後,中國所走之路只能是此前五年所走之路的繼續,而不會出現戲劇性的變向問題。那種在解決了什麼人的問題後,中國政治有可能變向之說;中共黨首聚攏權力之後將強制走向政治改革之說,也都將在19大後再次為政治發展的常識所教訓。

把政治發展的其他可能性,掛上敵對性的意識形態標籤,這實際上等同於堵死了走其他政治途徑。在這種情況下,國家、社會治理和政治發展的經驗,就只能來自意識形態正確時候的歷史。而這種經驗來源的單一性,是政治開放性被擠出的基本原因。正是這些源自意識形態正確的歷史經驗,加上為最近30餘年經濟績效所附加的「自信」,其實已經也為今後五年確定了政治方向。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李直,《世界日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