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有沒有「女性問題」

2013年3月16日,人民大會堂中的四位女性人大代表
2013年3月16日,人民大會堂中的四位女性人大代表

正在北京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代表總數為2280人,其中女性還不到四分之一。

《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文章說,女性被"關在外面"。

有人不禁要問了,中國共產黨是不是應該更加嚴肅看待男女平等這個問題?

在世界各地男性主宰高層政壇現象受到挑戰的今天,在"半邊天"被作為女人同義詞、憲法保障男女平等的中國,執政的共產黨是否真有"女性問題"?

劉延東資料圖片
劉延東是政治局兩名女委員之一,預計十九大後會退休

玻璃屋頂

中共總計有黨員8940萬人,其中接近2300萬是女性,比例為26%。

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代表大會"中,女性代表比例為24%。但是,人大代表不一定必須是黨員。

政壇上,越往高處走,女性越少。

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央委員會當中只有33名女性,所佔比例約為9%。中央委員會負責選舉權力強大的政治局。

而政治局25名成員當中只有2名女性:8%。劉延東是其中之一,但她預計十九大後會退休。

十九大女代表佔大約四分之一
習近平講話,聽的大多是穿深色西裝的男代表

發展人脈

顯而易見,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強調男女平等,儘管中國上大學的女性人數超過男性,中國女性要想突破政壇的玻璃屋頂還是有難度的。

那麼,障礙在哪裏?

通常,女性是在讀大學期間或者加入工作時入黨,將其作為發展職業的一個助動器。但是,女性晉升到縣級以上特別困難。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教授Lynette H.Ong說,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女性的位置是在家、在廚房裏。這就意味著,女人不應該有太大野心。她們的社會角色是照顧好丈夫、孩子、孩子的孩子。

「儘管毛澤東曾經說過那句婦女能頂半天天,女性爭取平等代表權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妨礙女性晉升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不先在省政府或黨委任職就鮮有機會提升到國家級任職,爬梯子需要時間。

確實有女性被提拔到中層領導位置,但是,高層領導中女性還是寥若星辰。

位於維也納的」人文科學研究所「訪問學者李玲博士說,"需要和那些有任命權的人構建良好的關係網,那些人絶大多數是男性。"

女性退休年齡更低也限制著她們的發展。現在,中國男性的退休年齡是60歲,女性公務員和國營企業僱員退休年齡是55歲,其他單位女性則為50歲。

中國計生委主任李斌
高層女幹部通常分管「女性事務」。比如中央委員李斌擔任國家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

有人認為,中國政府應當更加主動。

倫敦經濟學院民事社會中心主任Jude Howell教授說,"在推行那些為女性政壇發展掃除障礙的政策方面,政府力度不夠。因為詮釋方式不妥當,指標制起到了反作用。"

那麼,中國的現象是不是不尋常呢?和其他國家相比,中國女性的地位是不是更糟糕?

並非如此。

拿中國女性在全國人大當中承擔的職位與英國議員、美國眾議員相比,就好像是拿蘋果和梨子作比較--風馬牛不相及。

但是有一點很清楚,在世界各地,政治決策機構中女性所佔比例都很低,這一現象並不僅僅是在中國。

英國議會下院中,女議員比例為32%,這還是歷史最高紀錄。

印度議會"人民院"(Lok Sabha)中女性為11%;日本國會中女性比例更低:只有9%。

其他一些國家看似更平等:盧旺達眾議院中女性佔61%的席位;古巴"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中女性佔49%。

BBC統計數字:女性在各國議會中所佔比例
女性在各國議會中所佔比例(百分比)。由上至下分別為:盧旺達,古巴,英國,德國,中國,肯尼亞,美國,朝鮮,印度,巴西,日本

再來講一講基層。

中國共產黨女黨員的比例僅為26%。但是,看看其他國家,這個數字並不顯得那麼特別。

越南和古巴都是一黨制國家。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女性黨員的比例都不到33%。

多黨制國家狀況也差不多。德國,默克爾的」基民盟「中,女性成員佔26%;英國,梅首相的保守黨中女性黨員佔大約30%。

巴西,聖保羅大學一項調查顯示,聖保羅州所有黨員當中,女性為33%。

結論: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女性參政議政比例確實偏低;不過,這樣的」女性問題「並不是中國共產黨獨有。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