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經濟(2):西方警告與誤讀中國

北京街頭的習近平大幅照片海報前,有行人走過,有人戴口罩(2017年10月26日)
北京街頭的習近平大幅照片海報前,有行人走過,有人戴口罩(2017年10月26日)

蕭洵

習近平在中共19大明確表示要讓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那麼中國經濟發展前景怎麼樣呢?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經濟會管理得怎麼樣呢?

但對沖基金公司海曼資本(Hayman Advisors)創始人凱爾·巴斯(Kyle Bass)卻認為,中國有一天會後悔讓習近平抓到如此大的權力。

巴斯在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通過電郵發表了他對中國政治的看法。他寫道:“今天習被媒體慶賀,但當未來的歷史學家回顧時,他將會因為魯莽地把中國經濟建築在沙堆上而受到責難。”

巴斯:沙丘上的中國經濟

巴斯認為習近平在拼命尋求信譽,但他認為真正的發達經濟體不會對資本進行嚴格管制,或者為了操控自己的貨幣而一夜間把短期利率調數百個基點。

巴斯因在次貸危機中沽空次級抵押款債券獲利5.9億美元而名聲大噪。巴斯一直唱空人民幣。他在2016年年初沽空人民幣,是認為中國銀行體系過份膨脹,經濟下行將引爆信貸風險,而政府救市會使人民幣貶值三成。

巴斯的預言沒有成為現實。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認為巴斯沽空人民幣失利是因為他對中國經濟的誤判所致。拉迪前不久在該智庫舉辦的全球經濟更新報告發布會上談及中國經濟情況時,將重點放在他所說的有別於主流觀點的“另類看法”。他認為巴斯有關中國外儲縮水5千億美元過於誇張,其分析有誤。拉迪認為,中國外儲縮水主要受美元升值和企業還債影響,並不表明中國民眾對經濟喪失信心。

拉迪:沽空人民幣失利源於誤讀中國

拉迪認為,在可能引發危機的中國債務問題方面也存在誤解。

他說,傳統觀點認為,收緊金融環境,加上公司盈利復甦力度逐漸減弱,將壓低增速。這與官方政策背道而馳。中國當局決心實現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2020年時在2010年

基礎上翻一番的長期目標,將不會縮減預算赤字並推進適當的結構性改革(比如縮減虧損的國企規模),相反,中國當局將會繼續保持龐大的赤字並延續瘋狂的信貸擴張速度以推動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其結果將是公共債務和公司債務進一步飆升;就公司債而言,IMF預測到2022年,中國國內信貸相對GDP的比例將升至近300%。IMF說,這樣的比例在世界其他地區或者因槓桿過高問題終獲解決而導致增長幅度大幅放緩,或者因為忽略槓桿過高而導致金融危機。

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也因中國不斷膨脹的債務成為潛在的金融風險而調降了中國的主權債務評級。

拉迪:傳統債務觀也對中國有誤讀

拉迪提出所謂不同於主流觀點的另類看法。他認為傳統觀點忽視了幾個因素:一是中國領導層顯然已經提高了降低金融風險相對與實現最大經濟增速的重要性;二是,中國在10年內讓真實GDP翻一番的目標已觸手可及,因為中國在前6年年均GDP增速為8.1%,因為10年翻一番需要年復合增長率達到7.2%,今年增速應該不低於6.7%,未來3年平均增速為6.3%即可實現目標。

拉迪談到的另一個因素是中國增長對信貸驅動投資的依賴程度越來越低,而消費增長的地位變得突出,2015年和2016年,消費增長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三分之二。

IMF亞太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爾(James Daniel)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介紹IMF 2017年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時談到中國官員在債務問題上的態度。中國官員同意IMF的看法,即債務是個問題,不過他們認為IMF的預測過於嚴重。中國官員表示,他們的做法是看過去4、5年,然後說沒有看到不正常的地方,那純粹是製造商價格太低,利潤太薄,如今槓桿減少,盈利改善。

中國官員:IMF預測太誇張

丹尼爾說,中國官員認為他們在改革方面的成績事實上比IMF所認可的更多,接著會給你念他們所完成的上百件事。IMF工作人員說,他們難以就此作出判斷。中國官員說他們所作的是有實際影響,能看得到的,例如鋼和煤炭價格是可以看到的,還有就是他們也在讓工人下崗,通過所有這些手段重組公司,向價格鏈上端移動。

他們對丹尼爾說,即便你們說的都是對的,我們有許多其他國家沒有的手段,他們有更多時間和手段解決問題。最後,他們說其實都是一家人,他們控制銀行,也控制借債公司。

中國官員說,龐大的外匯儲備可以在降低政府債務中起到緩衝作用。所以,他們並不覺得情況像IMF說的那麼緊迫。他們所說的增長目標並非硬性目標,如果覺得增長有風險,就把速度降下來。他們並不覺得有多大風險。

中國特色的風險觀

中國官員對這些潛在危機輕描淡寫,同時IMF工作人員坦承很難對中國官員所說的改革成績作出評價。

即便如此,拉迪其實注意到中國高層領導人事實上很擔心金融風險,並且在以嚴肅的態度加以應對,並不完全像那些官員所說的那麼輕鬆。

拉迪說,從2016年下半年起,習近平多次強調金融風險,並且在政策上也有重大變化。期間,中國保監會前主席落馬。新的領導層接管了中國銀監會,銀監會發布抑制銀行進行監管套利的新規定,並開始調查銀行對少數幾家實施大舉併購的公司發放過多貸款的情況。

此外,中國央行採取措施提高多項短期利率,包括銀行間市場的短期利率。中國國務院還成立了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

另一方面,習近平在工作報告中並沒有提到由他的前任定下的10年增長目標,而是著眼更遠的未來。他的目標是沒有數字做衡量的更為模糊的遠景,要讓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在那之前,習近平會加速推進體制改革,還是進一步擁抱國有企業,或者維持相互矛盾的兩條並行發展路線,或許能有助於理解其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階段的真正含義。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