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达芬奇4.5个亿——艺术市场真变态

在足球界,不久前是内马尔;在艺术界,现在是达芬奇— 这种超级富豪们不惜支付令人难以置信数目的“最高”。德国之声评论员Torsten Landsberg认为,这纯属不知羞耻。

 

 Christie's New York Auktion Leonardo da Vincis 'Salvator Mundi' (Getty Images/AFP/T. A. Clary)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幅画成了一种象征符号。 《救世主》的尚未透露姓名的那位新主人拿出了近5亿美元。这幅画,其实人们还并不能完全确定是出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画家列奥纳多·达·芬奇之手。

事情非关提出指责,非关呼吁道德感,或指出,本来可以更有意义- 即更社会性地- 使用这笔钱。无独有偶,数天前,金融服务机构瑞信(Credit Suisse)刚公布一份年度全球财富指数报告。根据该报告,占全球人口百分之一的最富者拥有全球总财富的一半。两种现象同时存在,构成何种讽刺!

《救世主》之被拍卖犹似对这一穷富落差的一种刻意安排的、充满讽刺意味的确证。此前,《救世主》为俄罗斯亿万富翁里博洛夫列夫(Dimitri Rybolowlew)所有。2013年,他以1.275亿美元的代价购得该画。里博洛夫列夫后来指责卖家、一名瑞士艺术品商,哄抬价格,原因是,后者不过以8000万美元获得该画,几天后便加价倒手转卖,大发横财。现在,盈利250%,是否有助于让里博洛夫列夫的心情恢复平静?

    2013年11月,英国画家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笔下的一副三联画作品在纽约被拍出1.42亿美元的天价,创下艺术品拍卖的最高价格。这幅作品描绘的是培根的朋友、艺术家弗洛伊德( Lucian Freud)坐在一张椅子上的情景。德国法兰克福Arnold拍卖行的老板Karl M. Arnold评价说,最近一段时间全世界最著名的100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在升值。

去夏,足球运动员内马尔222亿欧元的转会费曾被视为世风沦丧。协议里载明的这一解除合同费本为吓阻有意收购人- 岂料卡塔尔的谢赫们会慷慨解囊。就像足球生意一样,艺术世界也成了大富翁游戏,大亨们、谢赫们、亚洲亿万富翁们相互移动部分来路不明的巨量资金。达芬奇-拍卖事件不过是其可耻的续篇罢了。

诚如赌筹,拍卖初始,以1000万为竞叫单位,后降为500万,最后,当买价达到2.6亿美元时,竞叫者们开始有所"收敛",以200万为单位,"小步前进"。那是一场介于5名竞争人之间的历时19分钟的秀肌肉游戏,他们把此画推到了艺术史上最昂贵作品地位,转瞬间,该画1亿美元的预估价烟消云散。

出处有争议

多年里,世界各地专家们精研过这幅画,其中一些人至今仍怀疑该画的出处。有可能,此作并非出自达芬奇本人,而是他的学生们之手。再说,该画保存状态欠佳。然而,在拍卖会上,它是否是一幅传给了后世的达芬奇真迹,这一问题并不扮演任何角色,-当事各方只为拥有一件战利品。究竟要无聊到什么程度,才需假手这么一种身份的象征来提高生活之价值?

一幅画成了象征符号。人们无需成为教徒才能认识到此事之荒谬:"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据传,此话出自"救世主",即耶稣之口。他之肖像成了世上最昂贵的画作- 至少暂时是这样。游戏还会继续下去,因为,此次拍卖会上落败,别的超级富翁岂会善罢甘休。

作者 Torsten Landsberg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