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APEC峰會促平衡外交


二零一七APEC會議在越南舉行

江迅

二零一七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在越南峴港舉行,中美等國領導人齊聚峴港,越南在中美兩國間尋求平衡的外交策略成為亮點。越南經濟雖穩步推進卻面臨挑戰,平衡外交與經濟發展息息相關。

全球目光聚焦越南峴港。十一月六日至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在此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國總統特朗普等一批國際風雲領袖聚會峴港。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接受採訪時表示,「舉行APEC會議正是越南核心對外工作之一」。APEC會議週期間,越南的平衡外交再度成為亮點。

一個月前的十月十三日,中國駐峴港市總領事館舉行開館儀式,駐峴港總領館是繼駐胡志明市總領館之後,中國在越南設立的第二個總領館。峴港市目前與中國四個地方建立了友好貿易夥伴關係。目前,中國投資商在峴港投資項目已有十二個,中國直飛峴港的航線有 十七條。峴港市人民委員會副主席胡期明表示,今日開設的中國駐峴港市總領事館將成為雙方推動經濟、貿易、文化和科學等領域合作的橋樑。中國駐峴港市領事館總領事郗慧指出,總領館已正式成為駐越南外交機關的新成員,領區包括承天——順化、廣南、廣義、平定和富安等,是越中全面戰略合作夥伴的基石。

中越關係整體上保持平穩發展勢頭。這些年來,越南的平衡外交在國際舞台始終是熱點話題。輿論普遍認為,進入特朗普時代的中美關係,仍會延續以往雙邊關係鬥而不破的總體局面。有評論認為,雖然越南在東盟內部是人口和經濟體量大國,但放在亞太地區,越南還只是「小國」。有中國學者認為,越南一方面扮演東盟領頭羊的角色,另一方面又尋求在中美兩國之間達成某種動態平衡,東盟多國也奉行這樣的平衡外交取向。從越南與中美兩國關係的歷史和現狀看,越南外交無法擺脫中國因素的影響。

中越黨際關係是基礎

中越關係特殊,黨際關係是兩國關係的基礎。二零一三年以來,習近平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曾三次通電話,並在二零一五年實現互訪。阮富仲二零一六年一月連任越共中央總書記後,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中旬率團訪華。近些年來,兩國總理、副總理和軍方將領、議會交流同樣頻繁,兩黨總書記在歷次通話和會晤中,都會強調兩國基於傳統凝結成的「同志加兄弟」的友誼,這是中越關係的基石。

美國退出TPP是關鍵

有北京學者指出,在南海問題上,越南與中國曾經多番摩擦、抗衡。不過,中越關係仍整體上保持了平穩發展態勢。在美國退出TPP後,越南試圖藉此減輕對華貿易依賴的願望幾近落空,在中國—東盟龐大貿易體量的背景下,越南未來經貿戰略仍離不開中國以及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畢竟美國的遠水解不了近渴,而中國才是越南山水相連的鄰居。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五角大樓會晤到訪的越南國防部長吳春歷,雙方就加深國防合作活動達成協議。其中,美方宣布將在二零一八年派一艘航母訪問越南,這將是美軍航母自一九七五年越南戰爭結束以來首次訪問越南。特朗普上台後,美越關係延續了奧巴馬執政後期開始的互動節奏。二零一三年奧巴馬第二任期開始後,美越當年七月宣布建立全面夥伴關係;二零一六年五月,奧巴馬首訪越南,宣布解除對越南長達三十二年武器禁運,為美越關係緩和掃除了一大障礙;二零一七年五月,越南總理阮春福訪美,成為最先與特朗普會面的東盟國家領導人,在菲律賓與美國關係「變天」遇冷後,越南成為美國布局亞太的關鍵抓手。實際上,美國才是美越關係的主導方,而越南深知改善對美關係可促使外交更平衡,於是越南頂了上來,成為特朗普政府在亞太地區軍事和安全領域合作可期的夥伴。

有北京學者認為,特朗普將朝核問題與南海等問題捆綁,一方面尋求中方在朝核問題上發揮更大作用,另一方面又以在南海的所謂「自由航行」向中方施壓。特朗普上台後摒棄了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但新的政策框架卻遲遲未能出爐。半年多來,特朗普政府在亞太地區實際操作上雖無再平衡之名,卻與其前任政策並無二致。特朗普今次亞洲之行,會否有新的戰略宣示,人們關注著。在奧巴馬時期,TPP被認為是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有效補充,相當於在經貿領域構建一個把中國排除在外的籬笆,而越南恰是TPP的一員。然而,特朗普上台後執意閃退TPP,讓這個奧巴馬精心構築的籬笆牆瀕臨崩塌。

北京外交部一位官員說,前不久的東盟地區論壇外交部長會上,中國外長王毅在高度評價中國與東盟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原則的同時,也嚴詞批評美日澳三個域外國家在南海事務上煽風點火的聲明。但對於越南在東盟外長聲明起草過程中的不和諧聲音,中方並未公開過多談論,而是選擇留給東道主菲律賓在東盟內部協調解決,顯示出中方不願破壞中越、中國與東盟以及東盟內部團結的多方面考慮。

越南外交部一位官員對亞洲週刊介紹說,對越南而言,APEC是帶來最多切實利益的重要多邊論壇之一。APEC彙聚越南的二十五個各類夥伴關係中的十三個。APEC十八個成員是越南在雙邊、多邊自由貿易協定中的重要夥伴。APEC各成員佔越南外國直接投資資金額的七成八、貿易交往的七成五、官方開發援助的三成八和國際遊客接待量的七成九。在APEC各成員經濟體留學的約佔越南留學生人數的八成。在越南十五個自由貿易協定中,越南與APEC十八個成員經濟體簽署了十三個自由貿易協定。當前,美國、中國、日本、韓國、中國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APEC七個經濟體位列越南最大出口市場前十位。

APEC會議週前夕,傳出中國加大對越南農產品的進口力度。越南工貿部國內市場司負責人表示,中國已允許透過越南廣寧省芒街口岸,進口越南農產品和水產品。工貿部已督促芒街市做好各項準備工作,為企業出口活動創造一切便利。據工貿部消息,二零一七年十月底,該部邀請中國農產品、水產品出口知名企業,參訪越南安江省芒果種植區和平順省火龍果種植區,為促進水果貿易發展創造便利條件。據農業與農村發展部統計,二零一七年九月越南農、林、水產品出口總額達三十點四億美元,前九個月累計出口總額達二百七十億美元,同比增長一成四。

越南市場經濟地位獲認可

總體而言,這些年越南經濟穩步推進中。據二零一七年《全球營商環境報告》,越南的營商環境排名上升了九位,從排行榜一百八十九個經濟體中的第九十一位提升至一百九十個經濟體中的八十二位。十二年來,越南的排名時升時降、不穩定,但近三年排名有持續改善。越南正以多層次、多形式融入世界經濟:在與一大批世界重要經濟體設立經濟夥伴關係的同時,按照國際貿易組織規定,加快完善國內市場經濟體制力度。至今有包括重要經濟夥伴的五十九個國家確認越南為市場經濟國家。越南積極推動二零一五年東盟經濟共同體建設,加入十多個雙邊和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完成與歐盟FTA談判,正推動其他三個FTA談判工作。在越南融入世界三大重要生產鏈,即糧食與糧食安全生產鏈、能源與能源安全生產鏈 (石油、汽油、煤炭)、縫製和鞋製造業生產鏈的背景下,越南所簽署的FTA協定將會提高國家、企業、產品的競爭能力。

不過,據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二零一六年,越南在一百三十八個經濟體中排名第六十位,較上年下滑四位。這個名次低於大多數東盟國家,低於六國,僅高於老撾和柬埔寨。世界經濟論壇的評估指標分為三大層面即基礎條件(宏觀經濟、基礎性教育和醫療、基礎設施、體制),效能提升(高層次教育培訓、勞動力市場的效率、商品市場的效率、金融體系的發展、技術水準、市場規模)和創新成熟度(企業系統的成熟度、創新力)。在這三大層面中,越南得分最高的是基礎條件,為四點五分,排名第七十三位。其他一些指標有所改善,如體制、基礎設施、技術水準或高層次教育培訓。在競爭力十二個支柱當中,有三個支柱的得分和排名下降,分別是宏觀經濟環境、醫療和小學教育、勞動市場效率。越南的大多數支柱指標都在排行榜的後半部分,可見依然有不小的發展空間。

平衡外交注入發展動力

二零一七年前幾個月,越南經濟面臨諸多困難挑戰,不良債務處理效果欠佳、公共債務大幅度上升等國民經濟問題,對經濟可持續增長產生消極影響。實現民營化、國有資產退股較為緩慢……外交是內政的延伸,與內政息息相關,國際關係影響國內政治經濟的發展,越南APEC會議的平衡外交能給越南注入多大的發展動力,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