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該不該禁止五星旗? 正與反的公共討論

Flagge China und Taiwan (Getty Images/AFP/P. Lin)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五星紅旗在台灣歷經絕對禁止到現在開放的長久歷程。近來在台灣網路公共平台的討論,也掀起正與反的辯論。

台灣的國家發展委員會(簡稱國發會),日前在網路的公共平台上,有網友發起連署,希望能在台灣禁止中國五星紅旗的出現,此一連署吸引超過6000多人同意。按照5000人標准的門檻,台灣當局有必要在2個月內給予回應。

此項倡議也在台灣掀起短暫討論,有不少網友認為五星紅旗象徵獨裁與非人道;也有人認為如果五星旗算違法,那台灣獨立旗幟也是否違法?有大陸網友也反譏:"虧台灣自稱民主社會",也有其他台灣網友認為,台灣的青天白日旗也無法出現在中國,"五星旗當作一般外國旗幟看待即可"。

曾幾何時,五星旗出現在台灣,有時候跟納粹旗或是日本帝國旭日旗一樣,都成為了軍國、侵略的象徵。1949年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實施嚴密的反共教育,一直以來,台灣社會對於中國共產黨都較少有正面評價。

台灣輔仁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長期研究社會思潮變遷的周偉航,向德國之聲表示,台灣這樣的網路連署只是一種新型態的議題表述。支持這議題的人不見得多,但不論急統與急獨,都是有他的固定群體在。

因此當這樣的議題表述,大家在網路辯論的現象愈來愈多時,在他來看,都是言論自由的表達,是好事。他相信政府也會以"尊重大家的言論自由"來回應。

過去紅旗等同"通匪"

過往台灣曾經實施38年的戒嚴,自從1987年解嚴之後,台灣開始開放黨禁與報禁、邁入民主化社會,昔日不能宣傳的共產主義與馬克思思想也可以自由表達。周偉航回憶:"過去的戒嚴就是為了反共,國民政府不只查很緊,為匪宣傳更是通敵叛國行徑,是很風聲鶴唳的"。

但他也表示,就他印象中,過去還是會有不少人私底下閱讀馬克思主義,不論是不滿國民黨的、或是想走台灣獨立路線的,他們都有渠道去取得這方面的書籍,但是在解嚴後,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昔日台灣人講到五星旗,是避之唯恐不及,周偉航談到這點也想到,在當初解嚴時,正好隔年是漢城奧運、1992年後又是巴賽隆納奧運,他記得當時台灣人對五星旗沒有到很反感,在國民黨的教育下,大家都認為那只是對岸"偽政權"同胞"現在被逼拿的旗幟",因此也會不分彼此,幫中國選手加油。

但是在台灣解嚴幾年,開放去中國探親、旅遊後,台灣人才漸漸瞭解自己跟中國大陸的居民思想與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1994年的"千島湖事件"後,更讓台灣人民感受到自己國家跟對岸政權的差異。就他的觀察,1990年代中期是台灣人統獨思想轉變的關鍵,對中國的負面觀感增加最多。

Taiwan Krawalle bei Demonstration in Taipei (Po-Chang Lee)
今年9月,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在台灣大學舉辦,引起部分團體抗議。

公民社會的論述意義

對於這一次的討論,周偉航也覺得不妨就視為是一個公民社會開放討論的表象:"言論自由的意義,就是在於包容,如果覺得不痛快,那我們就來參與論述,不論統派或獨派,都可以表達意志,這樣兩造說法激蕩,才能製造公共討論空間"。

他認為,每次透過這樣的公共討論,台灣就會慢慢更往前一步:"社會倡議的系統創造出來,讓各方都有表述的言論自由,也就會尊重彼此"。當各種議題都可以被攤在陽光下檢驗時,周偉航認為那才是的真正價值。

而在台灣與香港,許多激進地統派團體也會拿著五星旗去各種場合示威,有時也會與獨派團體產生沖突。像日前台灣大學體育場的"中國新歌聲"演唱會,就有手持五星旗的台灣統派團體在現場與抗議人士肢體扭打,周偉航也說,這或多或少都會讓五星旗與中國當局的印象被影響。

周偉航也認為,還是要回到以人為本,中國要思考,如何讓五星旗變成對台灣人來說有正面意義,這才比較重要。他說:"國旗畢竟是不會說話的,人們對旗的反感,本質是來自對該政權的投射"。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凱中(台北特約記者)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