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首訪亞太 朝鮮議題能否左右習特會

.

馬釗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

11月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啟程前往亞太地區進行為期12天的密集訪問,根據白宮的聲明,他此行首站將前往夏威夷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聽取匯報,隨後訪問日本、韓國、中國,接著赴越南參加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最後一站是菲律賓。原定特朗普還將出席在馬尼拉舉行的東盟成立五十週年活動,但據最新報道,特朗普只與菲律賓總統會晤,不參加東盟活動。

此次亞太之行是特朗普就職以來繼訪問北約、出席G20峰會、訪問紐約聯合國總部之後的又一次重大外交活動。可以預期,他此行外交議題將主要集中在朝核危機、美中經貿等,另外美國亞太戰略和美中元首互動也值得關注。

面臨如此眾多問題,特朗普是否做好凖備?他又能取得什麼樣的突破進展?除此之外,特朗普的亞太之行,正值美國內部外交政策洗牌和中國共產黨19大落幕,美國及亞太地區各國內政的變化,將對各自的外交政策和特朗普亞太之行的成果產生何種影響?

雖然特朗普出訪亞太在即,但是他的外交團隊依然處在混亂無序的狀態。這體現在多個層面:首先,特朗普與外交主官、國務卿蒂勒森關係緊張。前一段時間《紐約時報》披露蒂勒森曾在早前國防部軍情匯報室的一次會議之後,大罵特朗普是"白癡"。一經披露,白宮和國務院一片嘩然,蒂勒森專門召開新聞發佈會予以澄清,但是他拒絶回答他是否真的用"白癡"一詞形容總統,此舉似乎坐實了新聞報道。

顯然,特朗普與蒂勒森之間的緊張關係,不止是這一遭。8月夏洛特維爾種族騷亂之後,蒂勒森暗批特朗普處理不當,不承認總統代表美國價值觀。在具體外交政策方面,特朗普多次在推文中否定蒂勒森的外交辭令,大有拆台國務卿的意味。

凡此種種,華盛頓外交界傳聞蒂勒森將在此次亞太之行後離職,這為美國外交政策增添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其次,作為美國外交核心機構的國務院,目前面臨缺崗、裁員、削減經費、機構重組等重大調整,國務院內部6個副國務卿,5個空缺,僅有的1個還是奧巴馬內閣留任,26個助理國務卿,只有一個是特朗普任命的。駐韓國、阿富汗、沙特阿拉伯、印度大使尚未任命,嚴重影響了美國外交政策的具體實施。

《華盛頓郵報》報道,如今駐華盛頓的各國外交人士,牢騷滿腹,抱怨摸不清外交溝通的渠道。另外,特朗普又在近期與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田納西州參議員科克爆發口水戰,後者指責特朗普缺乏領導才能,正在將美國外交帶向深淵。

,
中國共產黨十九大落幕,習近平開啟第二任期。鞏固了地位之後的習將如何對待朝鮮問題和中美關係備受關注。

反觀亞太各國,韓國喧囂一時的總統彈劾案以朴槿惠鋃鐺入獄告終,繼任者文在寅執政進入正軌。安倍晉三在剛剛結束的日本眾議院選舉中勝出,執政基礎更加穩固。中國共產黨十九大落幕,習近平開啟第二任期。在這一系列內政重組中,中國尤為重要。因為在特朗普就職之初,美國在美中關係調整的問題上以求變為主,而中國當時正面臨十九大黨內權力重組,無暇旁顧其它事務,對外政策力圖求穩。

有觀察人士曾經擔心,求變的美國遇到求穩的中國,這樣一快一慢的兩個時間表,會導致外交摩擦。

實踐表明,特朗普在就職以來的10個月時間內,表示出了足夠的耐心,沒有過多施壓中國。中國政府也通過習近平造訪海湖莊園和中美之間四個全面對話的開展,釋放出對話的善意。目前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將自己的思想寫進《中國共產黨黨章》,取得了比肩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歷史地位,他將如何定義中國外交與中美關係,這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的亞太之行和未來美國的亞太利益。

特朗普執政10個月以來的對朝政策好似"過山車",先是通過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蒂勒森、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森等軍政高官,釋放信號表明解決朝核問題不以"政權更替"為目的。但是,此舉並沒有改變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擁核決心,朝鮮連發導彈、繼續試驗核武器,進而威脅用核武器威脅美國本土。面對毫不屈服的朝鮮,特朗普轉而高調威脅毀滅朝鮮。

目前看來,美朝雙方"口水仗"也打了,美國主導的聯合國制裁也通過了,美日韓首腦也會晤了,軍事解決困難重重,特朗普此行能否拿出什麼新辦法,外界拭目以待?

從左到右依次為金正恩、習近平和特朗普
朝鮮擁有核武器這一事實將觸動20年來美中兩國對朝外交的框架。

特朗普上任伊始就把解決朝核問題的砝碼壓在朝鮮的盟友中國的身上,而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的核心概括起來是"不核、不亂、不戰、不統",目前看來,"不核"已經失敗,這一點美中之間已經心知肚明,只差公開挑明。但是,要想徹底摒棄"不核"的政策,這必將觸動20年來美中兩國對朝外交的框架,難度很大。這種嚴峻的現實與美好的願景之間的矛盾,能堅持多久,不得而知。

另外,中朝兩國領導人之間的疏離盡人皆知,中國為了顧全自身的國際形像和美中關係大局,也不斷加強對朝鮮的制裁,如今內政鞏固的習近平與急於求成的特朗普,能否在朝核問題上取得突破,值得關注。同時我們還應該注意,朝核問題是一盤大棋,如果美中合作能有突破,必然是戰略大局的大調整,這很難通過一次首腦會晤就能解決,恐怕要在未來數月中看到一些端倪。

美中經貿不僅關乎兩國經濟發展,也是世界貿易的基石。特朗普曾經在選舉過程中強烈批評中國的貿易政策,但是入主白宮之後,並沒有採取過激行動。但是美中經貿中的結構性矛盾尚未解決,只是被朝核等更緊張的問題所掩蓋。解決美中經貿問題之難,主要是雙方存在一些根本性的認識分歧,比如中國支持全球貿易和國際化,特朗普政府對此持懷疑態度,有很強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

其次,美國認為經貿問題的核心是中國政府干預市場,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力,使得美國企業缺乏公平競爭的環境;而中國政府認為美國政府放鬆出口管制,面對升級換代的中國市場,准許高科技產品出口等。

第三,中國和美國各自都不大可能對自身立場進行大幅度調整,中國面臨經濟轉型壓力,希望有一個開放和穩定的國際市場,不可能做太多讓步,危害自身的經濟利益。特朗普政府也悄然改變了對華貿易談判策略,比如在貿易談判中分清主次,避免分散精力,目前集中在知識產權保護和市場凖入兩個方面。強化評估標凖,既要談,也更看重結果。在重要議題上不惜撕破臉皮,比如使用超級301條款調查等,也包括最近商務部宣佈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國家地位,對中國施加壓力。美中在經貿問題上如何博弈,這也是特朗普此行的重要看點。

特朗普的亞太政策集中在朝核與經貿方面,這當然體現了朝核問題和經貿問題在美國國家安全與經濟安全中的特殊地位,但是也體現了特朗普缺乏總體戰略的短板。這與他的前任奧巴馬的"亞洲再平衡"中所構建的軍事、外交、經貿、文化交流的總體戰略相差甚遠。

目前看來,特朗普不僅缺乏總體戰略,還大刀闊斧拆解奧巴馬時代推動的國際體系,這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提出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美韓自貿協定》(KORUS FTA),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缺乏總體戰略,產生出了很多問題,比如美國如何調整戰略利益的優先等級?盟國如何協調各自的外交政策?美國的潛在競爭對手和敵人如何制定自身的外交政策?特朗普到目前仍然沒有給出答案,外界希望此次外交之行能夠多少勾勒出特朗普的亞太願景。

特朗普就職之初,華盛頓的外交界曾經十分擔憂特朗普對華政策太過實用性,比如將朝核問題與經貿問題掛鉤固然明確了美中關係的優先所在,但是也容易將兩國引向衝突。而且當新一屆美國政府不再關心氣候變化、可持續發展、全球疾病防控等議題,美中兩國關係中明顯缺乏增長點,合作面沒有擴大。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兩國領導人的私交還不錯,一定程度上穩定了過渡期兩國關係。

此次特朗普到訪中國,中國必將全力打造一個隆重的接待儀式,根據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記者採訪之時的表述,中國不僅按照全部國事訪問規格,還有一些"特殊安排"。同時特朗普訪華期間兩國將簽署一系列貿易訂單,讓特朗普本人和隨行的美國大公司老總喜笑顏開。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儀式性的外交,對於急需成功感、情緒化嚴重的特朗普非常重要。他執政以來,內政缺少建樹,在"醫改"、"稅改"等重要競選承諾方面阻力重重,"通俄門"的調查還在進行,白宮與共和黨內部的對抗無法平息,特朗普需要找回一些顏面和總統的尊嚴。但是特朗普能否在儀式化的外交活動之外,取得實質性的成果,這將決定他此次亞太之行的長遠效果。

(BBC)(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