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到哪裡?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中國解放軍建軍90週年展覽中習近平視察部隊的圖片(2017年8月1日)。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中國解放軍建軍90週年展覽中習近平視察部隊的圖片(2017年8月1日)。

方冰 久島

在紐約的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亞洲研究主任易明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談中共19大後習近平在政治、經濟、外交上要把中國帶向哪裡?易明認為,習近平雖然大權在握,但在國內將繼續面臨發展經濟、發揮市場作用與他控制一切的個性之間的矛盾;在國際上,他也並沒有做好當世界領袖的準備。

習近平是最大的

易明說,剛剛結束的中共19大代表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加冕典禮。習近平鞏固權力的努力已經使他比肩毛、鄧,她說,“我認為現在的情況是,習近平是最大的,不僅是平起平坐者中最大的,而且他就是最大的。”

易明說,從習近平19大報告可以清楚知道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向哪裡。“總而言之,他想要一個強大、健全、乾淨、沒有腐敗的共產黨,居於中國政治制度的中心。這是他的首要優先。第二,他想要一個現代創新的經濟,有能力跟美日德競爭。因此,未來對創新的強調,我們必然會再次看到市場角色跟他控制一切的個性之間如何平衡。”

易明認為,國家和市場所扮演角色之間的緊張關係起源於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深化改革報告。該報告一方面說市場在資源配置中將起決定作用,另一方面又說國家在經濟中起主導作用。

易明,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主任
易明,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主任

黨控制下的市場

易明說,在習近平的“新時代”,他統治下黨的角色是至高無上的,中國的技術官僚只有在給予某種空間的情況下才能發揮作用,“如果習近平感到技術官僚在推動市場方面扮演更大角色,如果他感到這使黨在經濟上失去了太多控制,他會重新抓回控制。”易明指出,“在任何具體時間點,為了重新強調黨和國家在經濟中的地位,為了不讓事情走得太遠而失控,習近平會充分控制權力。”

在公民社會方面,易明說,習近平有自己對公民社會的定義,“我認為習近平想要的是一個把中國人動員起來去支持政府設定目標的公民社會。”易明承認,有時候中國政府的目標是積極的,“如環境保護、糾正不平等,我認為公民社會有很多可以跟政府合作、提出中國緊迫社會需要的機會。”

但是,易明表示,習近平不喜歡自由表達觀念和抱負的公民社會。“習近平的公民社會缺少的東西是讓政府承擔責任。比如,批評習近平和北京沒有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可以在美國和其它自由民主國家看到公民社會發揮這種作用。但我不認為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會支持公民社會的這種作用。”

易明說,習近平的外交政策顯得更加自信,要做全球的領導者。“習近平感到現在中國有機會起而代替美國,因為美國看來正從其傳統的全球領導地位上後撤。”

但易明表示,習近平在主張做世界領導者的時候說,中國將是全球化的捍衛者,中國會繼續開放市場,“這是他在19大講話中說的,這跟他真的要做可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們必須看他是不是兌現這些承諾。我必須說,我很懷疑。但是,他既然說了這個話,我們就讓他承擔起這個責任,看看會怎樣。”

全球化意味著思想信息的自由流動

易明不認為習近平做好了當全球化領導者的準備。她說:“因為全球化意味著資本進出中國的自由流動,意味著思想和信息進出中國的自由流動。我認為,習近平希望思想從中國出去,但我不認為他對思想從外面進入中國感興趣。因此,從這方面我表示懷疑。”

易明說,對全球領導者而言還有更多要求,“它不僅要求你有'一帶一路計劃'——這是重要的,其意義非常引人注目——它還要求在重大議題、在重大的全球挑戰上,站出來,鑄成全球共識的能力。”

易明說,國際社會還沒看到習近平和中國這樣做。比如,緬甸發生的難民危機,“習近平還未對此作出任何評論, 也未見他在這議題上發揮任何領導作用。”

易明說,對一個主張自己是全球領導者的國家,先對一個發生在自家門口的巨大全球災難發揮領導作用是很自然的。“因此,我正等著看習近平什麼時候站出來,真的開始建立和鑄就一個全球的共同目標,就像他講的那樣。”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