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邀請 台灣年輕學者掙扎

很多台灣的年輕學者認為在台灣是"有志難伸",希望能夠有更好的教學環境。
很多台灣的年輕學者認為在台灣是"有志難伸",希望能夠有更好的教學環境。

威克 台灣媒體人

福建省凖備邀請至少1000名台灣學者到當地大學教書,消息傳來,卻造成了不少台灣年輕學者心內的掙扎。

其實台灣的學者到中國大陸大學教書也不是新鮮事,但是大規模的招募這卻是第一次,台灣年輕的學者會不會心動?認識的一些留學歸來、學歷不錯的大學教師承認,這會是未來考慮的方向之一。

有志難伸

這些年紀40歲以下的年輕世代不是不知道對岸大學的待遇如何,也不是沒有和大陸學者聯絡的管道,其中的一位直接告訴我,他當年留學海外取得學位之後,沒有留在國外的主要原因是家人的關係,但是如果是在幾個小時就能回台的範圍,他是會予以考慮的。

也有認識的年輕學者在今年離開了台灣的公立大學教職、跨海到中國任教。他對台灣大學教育界的感觸可以說是台灣年輕學者的共同感覺,那就是"無法施展抱負"。

一位年輕學者到台灣的大學任教,如果是博士學位通常都是從助理教授做起,月薪大概是在7.5萬台幣(1.6萬人民幣左右)左右,在台灣不算很多、但是也不算少。不過任教之後除了凖備課程之外,還要續聘、升等的職務資格考核、每個月還要應付學校方面所要求的論文發表數目。

代謝失調

有些學校或許不會對教學方式設下條條框框,但是不少學校是採取觀念比較保守的方式,要求教員以"教"為主,不太講究"啟發",這和許多海外畢業回來的年輕學者看法很不一樣,成了新舊世代在教學方式上的矛盾。

台灣教育部對各大學又有評比,每到評比來臨時各項行政工作、其實也就是要填寫大量的問卷、表格,撥發的研究經費通常也不會落到年輕學者所帶領或者設計的計劃。

資淺的年輕學者常常拿不到經費,只好參加資深教授的研究計劃中,經手實際的研究工作,卻不是計劃或者論文的主要負責人;有的年輕學者比較不在乎,有的忍不住了,就設法出去到其他地方任教。

一位任教的年輕朋友說,他不太在乎學校的排名,但是非常在意有沒有來自上層的控制,還有下面的學生是否有心聽課,並且說中國也有很多名校、也有很多能力很好的學者,有些新成立的學校或許不出名,但是環境不錯,設備甚至好過大部份台灣的大學。

台灣的年輕學者對留在台灣任教的意願越來越低,人才流失的情況也越來越惡化(圖為台灣大學校門)
台灣的年輕學者對留在台灣任教的意願越來越低,人才流失的情況也越來越惡化(圖為台灣大學校門)

未來前途

另外一位在英國學商、如今在一所中國大學教書的年輕學者說,剛開始也許政治意識形態是最難適應的,但是也可以說是最簡單的,因為只要學會什麼時候該"閉嘴別說話"就好了。他還說新的學校職缺多,升遷機會大、研究經費不會只有資深教授爭取的到,不但資源不比台灣的大學少、行政工作更是比台灣的大學少很多。

那些有意去中國大陸學校任教的學者也知道每個月的待遇可能沒有台灣高,而且福建的計劃也還沒有把福利等等條件明確公布出來,不過"過個水"之後也許未來還可以到其他國家的大學任教。

工程、商學的學者更是躍躍欲試,因為中國大推"一帶一路",需要工程和商學方面的人才,相對於台灣就業環境欠佳,似乎中國方面的確有很多發展機會,不過他們也很清楚,中國大陸的機會不會是永久的、甚至長期的,因為"最終好處還是要留給自己人"。

但是他們也有一個看法就是在這段時間裏面"闖出個名堂",建立起自己的學術地位,未來就算是全世界都找不到學校任教也能夠進入業界,但是回台灣任教很可能就"不予考慮"。

人才外流

台灣的官員私底下說,中國的這個做法是個能夠教育自己人才又能夠"統戰"的"一石二鳥"之計,並且說政府方面之前就已經注意到人才可能外流的問題,也推出了吸引人才返台服務的計劃,但是他也承認缺乏不同部門的配套,其實效果並不是太好。

這位官員說,要留住人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牽涉的範圍極廣,不只是教育部就能搞定,而台灣多年來的低薪問題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而且政府也不能限制人民的就業,也沒有法律禁止學者到中國的學校任教。

雖然台灣的公私立大學目前有一百多所,但是素質參差不齊,結果年輕學者學成之後還是把目標定在最前面的幾所學校,所以大學雖然好像很多,但是好的教職仍然是僧多粥少。

很多台灣的留學生到國外留學取得學位之後都沒有意願回到台灣教書,歐美、新加坡、香港甚至中國的一線名校都是他們的選擇,如今範圍開放到了二、三線,看來台灣人才流失的問題非常可能會越來越嚴重。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