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北京租戶遭驅離後引反思:如何處理外來人口問題?

曾經居住在西紅門鎮新建一村至四村的來京務工人員搬離新建村。
11月21日,北京大興發生火災後,火災發生地周邊的西紅門鎮新建一村至四村等地立即開始騰退工作,大量公寓丶市場被拆除,眾多曾經居住在此的外地來京務工人員正在陸續搬離。

北京大興區大火吞噬了19人生命後,中國當局開始了一場安全隱患大排查專項行動。一批違章出租公寓租戶被要求撤離,再次引發如何安置外來人口的討論。

有網民認為官方這是在借機「清理低端人口」,但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回應稱,這種說法「不負責任、毫無根據」,行動實質是為整治各項安全隱患。

專家認為,驅離租戶的方法並不合理,只有提供充足的公共服務才能解決安全隱患。

撤離的都有誰?

大興區發生大火後,該區政府決定從11月20日起開展為期40日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該區區委書記周立雲稱,要「地毯式地開展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對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場所立即停止使用,即刻整改。

據內地媒體報道,除了大興區,北京朝陽區、海澱區等多區域的城鄉結合部都在嚴查違章建設的出租公寓,並且要求租戶在短時間內搬出。

受到影響的租戶多是來北京務工的外地人員,他們來自山東、江蘇、江西、吉林等省,租住在大興新建村、通州馬駒橋、豐台區盧溝橋鄉張儀村,從事服裝、餐飲、物流、建築等行業。

網上傳言稱,北京當局此次行動是要"清理低端人口",引起網民和知識界學者憤怒。不少公益組織、志願者和網民都在網上發佈或轉發救助信息,幫助流離失所的租戶。

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上周六(11月25日)表示,說專項行動是在驅趕"低端人口"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沒有'低端人口'一說」。

該負責人指出,專項行動主要是排查、清理、整治各項安全隱患,特別是火災隱患,以確保居民生命安全。但他也承認,排查清理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比如有些村的工作過於焦急,給搬遷群眾的生活安置造成了暫時困難」。

Twitter 用戶名 @carwyn: Part of 皮村 Pi Cun in Beijing being evicted today. And a picture of what was posted today and last night.

官方文件中的「低端人口」

此次事件中,爭議最多的就是「低端人口」一詞。有人認為,這個詞匯侮辱了到北京打工的收入不高的外地人,即使他們為這個城市的運轉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

雖然此次大興區的官方通報中並沒有提到「低端人口」一詞,但它在北京多個地區的政府網站文件中都曾出現。

今年1月,北京石景山區政府網站發佈的一篇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報告稱,2016年,該區落實人口調控工作方案,「依托治亂疏解建高端專項行動,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480處」。

在北京市政府網站的一篇政務信息文章中,也有「加快區域低端人口的疏解,提高區域人口質量」的說法。網頁顯示,該文章來源於海澱區政府網站。

11月24日,60歲的王女士在北京周營一帶等待幫忙搬家的人。
11月24日晚上24點,是北京南六環外的通州區馬駒橋鎮周營村多座公寓的租客搬離的最後期限。圖為當日60歲的王女士等待幫忙搬家的人。

「干預城市生態」

清查工作聲勢浩大,內地多家媒體發出特寫報道,微博、微信朋友圈已被外來務工人員搬離北京的故事「刷屏」,但許多此類報道都遭到審查。

有網民認為,即使租住地存在火災隱患,也不能如此突然地驅逐外來務工人員。也有人指,如何管理好城市外來人員,考驗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向BBC指出,官方解決大城市人口膨脹的思維,與城市的發展生態背道而馳:「城市生態應該自然演進,是自發的,而不是權力硬性計劃、干預、管控的過程。」

郭於華又強調,外來人口亦是在滿足北京在服務、勞動力方面的需求。很多國家的大城市都會有棚戶區,政府的做法不是把他們趕走完事。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指出,目前出現的現象,是政府公共管理的工作沒有做到位導致的,「但現在一個板子全打到了低收入群體身上」。

他說,大興火災暴露的安全隱患問題,是安全措施不到位,「存在安全隱患,應該去治理安全隱患,而不是去驅趕人」。

外來人口的生存困境

郭於華認為,問題出在中國特有的「戶籍制度」。

「國外出現這樣的問題,一般不會是制度性的、而是管理上的問題,但在中國則真的是一個制度問題。只要沒有本地戶口,生存就是一種非法狀態,方方面面都會受到歧視與打壓,這是中國與其他國家不一樣的地方。」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亦認為,北京的人口並沒有多到城市無法承擔的地步,政府應當廢除戶籍制,讓外來人口安居樂業;同時解決安全隱患,而不是極端地讓住戶立刻搬走,無家可歸。

陸銘稱,如果政府真的認為城市低收入群體無法獲得足夠的安全保障,就應該改進公共服務,提供安全的、可以滿足最低生活要求的廉租房和公租房。

11月24日,北京通州,一位女士坐在一輛塞滿行李的三輪車裏。
11月24日晚上24點,是北京南六環外的通州區馬駒橋鎮周營村多座公寓的租客搬離的最後期限。 圖為北京通州的一位女士坐在一輛塞滿行李的三輪車裏。

而從全球來看,其他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國家也沒有中國的戶籍制,國內移民完全自由。「將自己的公共服務、社會保障覆蓋到城市的常住人口,這是一個市場經濟國家、民主政治國家必須要做的事情」, 他說。

「沒有城市會被人口壓垮」

專家也認為,外來人口離開北京,會帶來各種不便利,如果事件持續,將影響到北京的經濟發展。

陸銘說,外來人口離開北京,會導致服務類勞動人口減少、價格上漲。而低技能勞動者是高技能勞動者的服務供給者,如果服務價格上漲,從長期來看對於高技能勞動者的吸引力也會下降。

「有外來人口湧入說明這個城市有活力、有吸引力,」 黃文政指, 「沒有一個城市會被人口壓垮,只會因為人口減少而衰落。」

另一方面,郭於華亦觀察到,今次的「排查」清理範圍不止「違章建築」,一些條件不差的住房也在被清理之列,而受影響範圍亦不止基層與外來民眾,一些收入不錯的、甚至是本地的居民亦被波及。

她舉例指,自己一名學生,已經博士畢業成為大學教師,但他所租住的房子也在清理範圍,被勒令在一周內搬遷。

「他是『高端人口』了吧…這種對人權的侵犯,今天可能是別人,明天就可能是你。」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