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跟中國問題的平衡是一個最困難的問題

 

吳國光、徐友漁、胡平、陳小平、何頻
 
結合全球視野跟本土意識
 
何:對全球化的倒退的人講,復古的人講,我只講一句話,就是我也是願意歷史倒退。如果今天中國歷史倒退到清朝、元朝、明朝,至少比今天要好,所以這個是沒有問題的。我也願意美國倒退,如果是坐馬車,我至少不要這麼焦慮。但是有一個問題,我可以坐馬車,但是你要給我一個手機,我要帶上手機坐那個馬車!
 
陳:你可以上網跟推友互動。
 
何:對,然後我坐在馬車上。
 
陳:我告訴你吧,老吳是不用手機的人。
 
吳:我把我這三分鐘用了!我有一次和幾個國內的做歷史的人開會,他們就說文化大革命,批評文化大革命了,他們就說,國內這些想文化大革命的人,給他們搞一個文革省,讓他們不用手機什麼之類的。後來他們想了說,唉,看來把吳國光派去可以,他不用手機!我說好,我願意到那個文革省去當中國共產黨省委書記,其實我會有很多特權的!
 
陳:國光先生不僅不用手機,我本來幾個月以前就應該對他進行採訪。
 
吳:非常抱歉,確實是技術上不行。
 
陳:他有一篇專門談反腐敗的文章,反腐的一個,他把它搞成了一個三層次、九個小層次。
 
吳:三層架構。
 
陳:對,三層架構,我還記得!我一直想就他去採訪,後來沒搞成,他說他不會用Skype!
 
吳:慚愧慚愧!
 
陳:我要他裝,他也不會裝,所以說,這就是嚴重地制約我們的溝通方式!所以我希望今天呢,我們這個活動作為一個起點,您把那個電話呀,Skype呀,通通給我們接上,給我們全球化接點地氣,別去參加什麼文革省了,參加我們明鏡嘉賓就行了!
 
吳:好,好,在小平同志和何頻老闆的鼓勵下,我從山頂洞裡走將出來!
 
陳:友漁也用手機,但是友漁不會上網,所以友漁也要加進去。友漁不會短信,上網,手機上網也夠嗆,他用電腦上網。
 
吳:那微信你也不用?
 
陳:所以說友漁也是生活在半山頂洞時代,所以友漁你也要從山中走出來。由於老何節約了,所以你可以多講一會。
 
徐:我也最多講三分鐘。我是這樣想的,我們今天談的是全球化,我覺得談全球化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說明對於一個現代人,又是一個現代關心中國命運和前途的人,必須有兩個意識,而且要緊密地結合。第一個意識,我覺得是叫做全球意識,也叫做全球視野。第二點就是本土意識。我覺得我特別提倡的就是,全球視野跟本土意識一定要結合在一起。因為如果我們只關心中國層面,那完全是使用非常狹隘的觀點,只談到我們身邊周圍的不平等、不公正,或者這種問題的話,不知道實際上中國的很多問題,一個整個國家的命運前途被一個世界性的潮流所裹挾、所前進的話,你只搞那一點東西,實際上是不夠的,但是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呢,當我們有這種全球視野以後,我們感到,其實特別是對一個學者來說,有很多最有趣的理論上的問題,實際上是西方的問題。比方說,如果我們談社會公正問題,如果我們不談羅爾斯的話,就談中國這些那麼多不平等,你談一輩子也,實際上理論上的價值很少的。那這是一個方面。但是如果我們要解決中國的社會公正問題,我們就談羅爾斯,實際上跟中國問題,應該說是不是太相干的。我這兩點之間,我覺得要保持一個平衡,是一個最困難的問題,所以我覺得我們任何一個既有知識又有追求、有志向的人,一定要把全球視野跟本土意識結合得非常好才行。我們現在談全球化問題是這樣,談任何其他跟中國有關的問題,我覺得都應該是這樣。
 
E721HEV
 
徐友漁認為一定要把全球視野跟本土意識結合得非常好才行。
 
大血汗工廠
 
陳:好,胡平先生?
 
胡:我當然覺得,他這個談全球化呢,現在確實就是剛剛談的,整個中國因素在中間起了很大的作用。特別拿經濟上而言,那就是它一個大血汗工廠,你別的,福利什麼的,當然在經濟效益上,你就爭不過它嘛!你像美國,你都要禁止血汗工廠,那就是說,讓你血汗工廠開,那人家,就做不過人家嘛!它是從這個角度去提高競爭力的。你當然,你像全球那麼大一個血汗工廠,你就把全世界的勞工都??了,如果你不價格降得跟我們一樣的水平,你就爭不過我們。
 
吳:我插一句,美國現在呢,血汗工廠重新出現,就是你講的這個邏輯。我那個書裡引了這個材料。中國的血汗工廠當然講得更多一點。
 
胡:所以它這是,就出了很多新的血汗工廠,出了很多很多的麻煩在這。當然話說,就是你不管它全球化,對這個事情,哪怕跑出去,你叫世界停下,它停不住,所以說這一點就是,是和我們的價值觀沒有關係的。人類就是要一直走下去,所以你必須得面這個各種各樣的問題。當然我剛才非常希望國光能夠談這個,至少第二本書能夠快快地寫出來,因為那個書,我想恐怕對我們的啟發更大。而且這個書,再加上頭一本書作為一個參照的框架,大概使我們理解這些相關的問題,一定是有非常大的好處的。
 
吳:謝謝胡平兄鼓勵!
 
陳:如果這個企業贊助快快地到來,那麼第二本書就會快快地出來,所以說我們一些網友裡面,一些觀眾,也許會對吳先生的研究感興趣。當然我們這些人都比較感興趣。我們希望今天這個討論,是對吳先生的書的一個初級的回應。胡平先生肯定會繼續寫書評啊,跟你進一步地討論。友漁先生在國內,當初參與這個新左派的論戰之中,寫了很多這方面的文章,他實際上也可以對你這個書做一些深度的討論。
 
徐:對,我也非常感興趣。
 
陳:對,對。只有何頻先生呢,講他的病毒論講了好幾年了,是吧?今天實際上你們兩個人的對話呢,在某個意義上……
 
何:我怎麼叫對話呀,請教!你不能這樣用詞。
 
吳:我是被你培訓!
 
陳:我可以把你抬高一下嘛!他把你抬到諾貝爾獎級的級別。
 
何:沒有,因為他知道沒有這個獎!
 
陳:所以說,我覺得你的病毒論和他的全球化的這個對話,應該可以讓這個話題更深入,因為他提到勞動啊、資本啊,消費啊,提到這些具體的方式,就全球化如何改變這個市場經濟和民主制度的一些內在的東西,對你的病毒論,我覺得在相當一個程度上是一種補充啊,甚至於一種更深入的一個討論,所以說你們還是可以進一步去討論這些問題的。希望我們今天這是個開端。我呢,這個節目我們也差不多了,因為我們還有一些別的安排,今天,所以說我們就此打住。再此呢,我非常地感謝吳國光教授從加拿大,這麼不遠萬里,沒那麼遠啊,但是也比較遠,來到我們這,參加我們的活動。而且你今天創了好幾個紀錄!第一個記錄就是說,我們的新演播室,您是第一位。
 
何:孟玄不算人是不?
 
陳:不,就是外地嘉賓啊,外國人。他是內地嘉賓。他是遠方的,現在是最遠的嘉賓,參加我們的節目,這是我們第一個榮幸。第二個,我們因為你來,我們開了一次中國研究院的第38次討論會。
 
何:人最少的一次!
 
陳:那麼這個模式,今天我們被證明,如果我們效果很好的話呢……
 
胡:這麼坐在一起,人最多的一次。
 
陳:這是嘉賓最多的一次,這是你創了一個記錄啊。那麼中國研究院開會人最少的一次,第三個記錄。所以說,創了好幾紀錄。我也希望網友對我們這種模式呢,提出一些建議和看法,以後我們會經常做這樣一些圓桌性的討論。最後還是給中國研究院做一個廣告,就是我們一共開了38次會議了。我們從第一次會議到現在,每一次會議都有全部的錄像和視頻資料,都是深度關注中國問題的一些話題。有興趣的話呢,請網友們去移步前往觀看。這樣的話,我們的中國研究院,希望我們的會越開越好,38次,48次,58次。
 
好,我們今天節目就到此為止,感謝徐友漁先生,感謝吳國光先生,感謝胡平先生,也感謝我們的網紅何頻先生,參加我們今天的討論。好吧,我們就此打住,再見!
 
ivxqOMM
 
中國研究院的會議內容都可在明鏡電視找到。
 
《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連載16,《中國密報》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