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接触 日本担心什么?

美国航母上的海军士兵在釜山 2017年10月21日路透社

最近,频频传来美国和朝鲜在水面下秘密接触的消息,这些消息引起了日本的担心。约40国政府人士与专家探讨核不扩散问题和朝鲜半岛局势的国际会议10月20日在莫斯科举行。朝鲜外交部北美局局长崔善姬出席会议。

据日本复数媒体报道,崔善姬10月23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的演讲中称:“人们以为朝美之间没有对话,但实际上是有的。”

这是朝鲜首次承认美朝间存在秘密对话,但崔善姬并没有透露对话在何处以何种方式进行。

崔善姬10月23日的演讲是应大学校方的邀请,期间禁止记者采访和录音拍照,演讲内容也未对外公开。日媒采访了参加演讲的英国学生,得知崔善姬说过这样的话。

9月30日,访问北京的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透露,目前的情况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黑暗”。蒂勒森说,美国保持着与朝鲜沟通的多条渠道,美国甚至正在设法判断平壤是否准备就其核武器计划进行对话。

蒂勒森在北京的媒体会上表示,华盛顿与平壤通过两三个沟通渠道沟通,华盛顿通过这些渠道探测朝鲜金正恩政权就核武计划谈判的意愿。他说,我们并不是在黑暗中操作。他还否认北京在华盛顿与平壤之间扮演中介角色。

目前已知的美朝对话渠道,包括全权负责与美国协商的崔善姬、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纽约渠道,以及半官半民性质的1.5轨对话等。

为此日本非常担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众院选举投计票翌日的10月23日就与特朗普举行了约30分钟的电话会谈,介绍称“在选战的所有演讲中都强调了必须施加压力迫使朝鲜改变政策”。安倍还在8月到9月期间多次举行的日美首脑电话会谈中,几次向特朗普强调称“希望日美就应对朝鲜紧密展开合作,互相避免采取预料之外的行动”。什么是“预料之外的行动”?首先应该是指美国越过日本,追认朝鲜拥核地位之类的美朝和解事态,第二应该是指如果美国对朝鲜动手,应该事先通知日本。

而日本最担心的,而且具有现实性的美朝和解的行动是什么呢?日本《文艺春秋》杂志今年11月号登载一篇日本著名媒体人池上彰与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的对话录,在这篇对话录中,池上彰问河野说:特别让人感到不安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可预测的行动,在他进行不惜使用武力的强硬发言的同时,也喜欢做两国之间的“交易”,从日本来说,最担心的就是美国越过日本,和北朝鲜做“交易”,比如说,对于朝鲜的中程导弹存在的事实予以容忍,只要冻结洲际导弹的开发就可以。美国最后会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呢?也就是:只要搭载核弹头的导弹打不到美国就行。

对此河野虽然说“完全不用担心”,但是这种担心不仅存在于日本媒体中,也弥漫在日本的政府里。

安倍10月7日在网络节目中表示:“我和特朗普就在外交政策上不做让对方惊讶之事达成了共识。”

共同社评论说,安倍“仿佛说给自己听”。

日本外务省的官员在9月的自民党会议上发言称:启动(以朝鲜拥核为前提的)核不扩散谈判?持续无核化谈判?各种讨论都有可能。万一美朝和解,是否接受与拥核国朝鲜“共生”,日本也需要作出判断。

目前,朝鲜的远程导弹和洲际导弹还可能处于研试阶段,但是中程导弹如芦洞(Nodong)已经发展得相当完善并装备了足够的数量,足以覆盖日本的大部分地区,而舞水端(Musudan)中程导弹射程可达2500-4000公里,部署在朝鲜北部山区,射程可覆盖日本全境。

日本不断要求美国和日本保持步调一致,严厉对朝鲜保持施压,最主要的就是怕美朝越过日本直接谈判,为了避免这种事态,在特朗普11月5日至7日访日期间,安倍将再次和他确认通过制裁和压力遏制朝鲜的方针。

作者:法广 RFI 东京特约楚良一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