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十月革命:尋找華人勞工的身影

1919年的中國士兵

1919年的中國士兵

中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初期宣佈自己為中立方,但交戰各國仍然僱用許多中國勞工從事挖掘戰壕、築路、救護傷員等戰勤和戰鬥工作。其中,到俄羅斯打工的勞工,參加俄國革命,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那個時候,俄羅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尚未被推翻,當局下令解除禁止外國人在遠東地區打工的禁令。單單在斯摩棱斯克省(Smolensk),便有20000多名外來的伐木工人。

俄國有時候沒有檢查這些中國勞工的護照,以加快輸入勞工的速度。一些研究估計,最高峰時期有50萬名中國勞工在俄羅斯工作。

戰爭結束後,俄羅斯不再需要這些中國勞工,當局開始把他們遣返回家。但這些中國勞工回國途中,卻遇上俄國革命。

俄羅斯民眾舉行集會
俄羅斯民眾舉行集會,紀念俄國革命爆發100週年

這些勞工的命運各異,最後無法回家的,成為布爾什維克的拉攏對象。蘇聯紅軍特意建立指揮單位,專責拉攏這些中國勞工為他們效力。據估計,為紅軍效力的中國勞工介乎30000至70000人。

中國政府當時認為這些勞工是因為被騙,或是走投無路,才加入外國軍隊,在巴黎和會提出抗議。

俄國革命爆發前,僱用中國勞工的俄羅斯公司最初開出的條件十分吸引人:每天工作12小時,這包括一個半小時的午飯時間,每天工資一塊半俄羅斯盧布,完成合約還可以獲得25至30塊俄羅斯盧布獎金。

但是當時的工作環境非常惡劣,經常引發罷工和暴動。在1916年,約2600名中國工人參加罷工,卻遭到暴力鎮壓。

俄國莫斯科國際關係研究所的郭爾松教授(Vladimir Korsun)認為,這些中國勞工出國打工是為了掙錢,最後卻遇上了革命。他們總不能空著手回國,因此他們當時視加入紅軍為掙錢的唯一方法。

蘇聯紅軍的中國士兵

 

1918年俄國內戰時期,這支由華人組成紅軍部隊被派往前線。

1918年俄國內戰時期,這支由華人組成紅軍部隊被派往前線。

目前,華人勞工在俄國革命中發揮的作用有許多說法。其中,當時的俄國首都是彼得格勒(今聖彼得堡),有傳指華人勞工曾經參加奪取設於彼得格勒各宮的臨時政府,但研究人員至今未能找到文獻證據證明這一說法。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參與在莫斯科的戰鬥。在戰鬥中,有約260名紅軍士兵喪生,其中兩名來自中國。

而負責守護蘇聯政權位於斯莫爾尼宮的臨時總部的衛隊中,也可以看見華人的蹤影。

郭爾松教授指出,極權政府的領袖都喜歡聘請外國人擔任衛兵,因為這些外國衛兵對本國的事情並不會多問。

為紅軍效力的華人勞工影響還不止於俄國境內。研究俄羅斯歷史的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教授聶保真(Pal Nyiri),在2007年一篇著作中曾提到,1918年有烏克蘭的報刊批評在當地的華人勞工組織是蘇維埃政權的「間諜」。

互相影響

中華民國的外交官在1918年撒離莫斯科,保護在當地華人利益的責任落到當地的旅俄華工聯合會。

聯合會佔用了前中國駐俄國大使館的建築,被當局視為當地華人的代表,也在俄羅斯各地成立了支部。蘇聯領袖列寧親筆為聯合會寫了一張便條,要求蘇聯各政府機關要給予「一切幫助」。

聯合會還在1920年開始出版《旅俄華工報》,讀者主要是在紅軍中效力的華人,發行量約2000至3000份。

許多有關當地華人的事情,聯合會都會給予蘇維埃政府建議。它曾建議列寧派出一些非正式代表到中國,爭取中國承認蘇維埃政府。

同時,中國共產黨也派出了代表到俄羅斯,嘗試了解這些在俄華人勞工組織的活動。劉少奇等中共領導人曾在1921年到訪莫斯科。中方也成立了中國復興社等組織,支援在俄的華人勞工,同時訓練他們為未來開展政治活動作凖備。

但是中共在俄開展的工作似乎不太成功。其中,中共曾嘗試在鄂木斯克省(Omsk)的黨部建立中國支部,只吸引了20名成員。也有一些參與俄羅斯革命的華人勞工成為蘇維埃政府的幹部,但他們大多沒有在中共推翻國民政府的行動中扮演重要角色。

BBC俄語科記者烏菲姆採夫(Yuri Ufimtsev)和克雷尼科夫(Artem Krechetnikov)對該報道亦有貢獻。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俄罗斯90年代同样经过了民主化,市场化的洗礼。俄罗斯可以选举自己的总统,俄罗斯的国企私有化改造,是按工龄,工资,职务评分,按评分对企业股份化,猪棺材的私分和贱卖国企真是愚蠢+野蛮掠夺。市场化后的俄国仍然保留了社会主义的基础,全民教育,全民医疗,全民住房(90平方)。工程师,医生,教师仍然社群的高工资,公务员工资只有一半左右,公务员一律不得有国外账户,猪棺材的高新养廉效果如何?巴拿马文件披露的黑账户,中国私人账户3万3千以上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这些google都可以查到,黑白分明,立马可见。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