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改歷史的中史教育


六七暴動的歷史被政府刻意淡化,甚至要在教課書課程中刪除。互聯網

香港長期有些聲稱自己「愛國不愛黨」的人士,對於日本一些極端右翼團體私下篡改教科書的行為反對到底,但對中共在大陸以官方篡改歷史的做法,就長期視而不見;如今中共的魔爪伸到來香港,先自行取消已有的中史科必修,再篡改教材後重新強制學生修讀,中史科已成為了專責洗腦的科目。

《舊唐書‧魏徵傳》記載唐太宗李世民說:「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修讀歷史的目標,就是從發生過的事實,得到教訓與道理,而不需要自己把錯誤重新犯上一次,而不是加以「政治化」,走去鼓動民族主義;然而自辛亥革命後,國民政府發明了「五族共和」的「中華民族」神話之後,原本歷史科就變成了「中國歷史科」,原本「西史」或「世史」與「中史」的最大區隔,本為語言與關注的區域,但從把華夏歷史剔出世界歷史後,這門獨立成科的學科,就變本加厲去加料民族主義,把課程目標演變為「培養學生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責任感和歸屬感」。

中史科只許寫中國「通」西域、「擴展版圖」、去美化中國侵略別國,反過來則強調「日本侵略中國」、「鴉片戰爭」;當中國人針對日本部份教科書把「投降」寫成是「終戰」與「進出中國」時,如今中史科卻抹去了隋煬帝三征高麗侵略韓國,抹去了乾隆皇帝的「十全武功」四圍征討鄰國,甚至歌頌隋煬帝的大運河,秦、明兩帝國的萬里長城,以至鄭和下西洋等「建設」,去和當今中共的「偉大建設」和應。

為了創造出「中華民族」,把蒙古人與滿洲人滅亡中國的暴行簡化成為元朝與清朝對「各民族及地區所實施的政策與成效」;如果不提滿人對漢人的大屠殺──「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那為何要提日本右翼分子口中的「南京事件」?要提日軍的殘暴,為何不教滿洲人殖民剃髮令「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當然更不會提革命黨人當初的目標絕不是「五族共和」,而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把滿洲人趕走,以至辛亥革命後漢人對滿人的大屠殺;用近日李華明的偉論「從來沒有香港民族」,歷史真相就是「從來沒有中華民族」,沒有民初發明了「中華民族」,又何來甚麼「中國人」?

教材洗腦 香港大倒退

當然少不了最可笑的「蒙古帝國的拓展及元朝的建立」,一面成為被人侵略的奴隸,一面歌頌奴隸主對別人的侵略,阿Q精神的極致把成吉思汗當成是中國人,一面幻想「中華民族蒙古人」的「中國」有份侵略歐洲,一面譴責幾百年後的西方帝國主義為當初的「黃禍」報復,這些邏輯混亂的搬龍門,在中史科隨處可見。

以往的中史科詳細解說中共一大堆混賬的「三反五反」,「三面紅旗」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等歷史就變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實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推行及影響」;以往中史科會教導中共的前言不對後語,那些「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醜陋歷史現實,自然不符合中史科綱領──「從而認識香港與國家的緊密關係,同時確立對國民身份的認同」;於是簡化毛澤東的倒行逆施,改為吹噓「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中國外交政策的演變」──由蘇聯契弟改做美國的嗎?吹噓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當然隻字不提六四,而要吹噓「改革開放後中國在國際的角色及地位」;至於由赤貧浮屍以至逃難來香港的中國難民潮,就美化成為「建國以來香港與內地關係」以至「東江水恩情」;當然不能提中共作為幕後黑手所策劃的六七暴動了。

當經歷了兩次大戰的歐洲各國,都對戰前流行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或「種族民族主義」感到厭惡不安,紛紛改以「公民民族主義」而非血統作為國民認同時,香港卻在廿一世紀大倒退,作種族主義式洗腦,連幼稚園教材都強調「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所以我是中國人」──令人作嘔之極。

林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