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巡署是軍還是警?

弊案纏身的慶富船廠,於2013年承造海巡署海洋巡防總局28艘100噸級巡防艇,但都延宕交船,原本今年4月30日要交的第14艘延後到8月28日交船,但又黃牛,到11月26日中午12時止已逾期90天,洋巡總局表示已符合解約要件,前天依規定與慶富解約,並將向慶富依約求償。

升遷靠關係非功績

洋巡總局指出,慶富出工率奇差,10月份平均出工率僅13%;11月1日到19日的出工率竟然是0%,讓人對國艦國造喪失信心。同時,海巡署的新任署長人事案激起內部的鬥爭不斷,各種黑函、投書不斷,士氣低落,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黑函文化是台灣政府的特色,軍中尤其盛行,關鍵在於不透明以及靠關係而非功績成為升遷的主因。這部分足以腐蝕軍紀和士氣,軍方要拿出魄力來矯正此惡習,透明化是撥亂反正的鑰匙。

別讓軍方掌握社會

據多維新聞網的報導指出,海巡署的黑函大多是針對海軍出身的新署長李仲威要將海巡署轉型為台灣的「第二海軍」所引起。主要內容是李仲威提拔海軍退役人馬進入海巡署擔任要職,阻擋了正常升遷管道。此外,對李署長要在海巡艦上裝置飛彈來組成「第二海軍」感到不滿,混淆海巡和海軍不同的功能和角色。海巡人員是警察的身分,負責海上救難、阻止非法入境、懲治海上走私、護漁和追緝槍毒等工作,若轉型成第二海軍則必須加入海上作戰的種種武器裝備與訓練,使任務複雜化,無法專注本業,與當年成立海巡署的初衷相違背,也造成政府財務緊縮和預算不足的困境。

海上很多事屬民間事物,不宜由軍方出面,予國際上軍國主義的惡感。民主化之後,軍方,特別是憲兵,把很多民間任務交還給警方,不再出面逮捕異議人士、不再檢查異議刊物,許多勤務都交給警方處理或完全取消,社會氣氛就整個寬鬆起來,國際觀感也越發正面,原先肅殺嚴峻的氛圍很快消失,自由的感受洋溢整個社會,是許多民主國家不讓軍方掌握社會的原因。

就讓警方主導海巡吧。第二海軍的戰略需要再重新思考。李署長推出的400億元台幣「前瞻發展計劃」,可能需要更多的透明討論,尤其要明確區分海巡是軍還是警的角色。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