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香港傳媒的淪落



早前香港記者協會在2017年年報,揭露香港有九間主流傳媒已經全面「染紅」,佔總數35%,另外有85%的主流傳媒東主與新聞部主管,被政府吸納,令全香港新聞自由受到挑戰,自我審查的情況極之嚴重。

然而上述的數據之外,幾乎大部份傳媒的主流社論,都已經淪陷成為親共的宣傳機器;例如11月19日香港明報的社評《噓國歌折射不認同 爭民心要耐心細緻》,其歪曲之處已和中共黨報如文匯、大公幾乎沒有不同;香港明報社評竟說「中央政府近年一改過去逆來順受的態度」──好一個「逆來順受」,原來是香港市民在「欺負」中央政府,一定是香港市民在「迫害」中共,「打壓」中共,令中共很「委屈」,任由人民「欺凌」!看到墮落此至的評論,實在可悲可嘆。

更甚者,明報社評把中共破壞一國兩制,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歸咎於香港人──香港近年出現佔中、港獨、當選議員「背棄宣誓規定等等行為」有關,然後把中共的行為說成是「因為中央與香港缺乏互信的結果」;以此邏輯推進,中國人民沒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都一定是中國人民一直「欺負」中國政府,令中國政府一直對中國人民「逆來順受」;而由於中國人民一直「背棄」共產黨,令共產黨對中國人民「非常失望,缺乏互信」,因此要繼續一黨專政下去,明報的歪理真的用心良苦,中共果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政黨。

事實上香港之所以出現今日的局面,所有人都非常清楚的,是中共違反於2007-2008年實施雙普選的承諾,這是上世紀90年代中共官員由上至下,三翻四次保證由白紙黑字的基本法所寫明。江澤民曾高言一國兩制屬「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這些保證如今全部被拋諸腦後;事實就是中共違諾在前,香港市民為要中共實踐承諾,才會出現後來的佔中,以至由失望到絕望的港獨,原因正就是香港傳媒這種顛倒是非黑白,歪曲事實當真理的行徑,令香港人感到無比絕望,因為除了埋沒良知與良心之外,將被「主流」拒之於門外;所謂「一國兩制」,才二十年已經淪陷如此,仍有這麼多人假裝一切都不變,事實已全面改變。

也難怪香港前教育局課程發展主任,在論壇上聲稱中史課程中,如要討論中共的三反五反三面紅旗等禍害,必須同時論及當時的國際政治角度才可「充份理解」,即談談中國如何害怕美國「入侵」等等;這種自我篡改歷史的行為,遠比起日本右翼團體篡改歷史嚴重得多;用相同的邏輯,討論南京大屠殺應同時充份理解當時國際政治對日本的「迫害」,例如美國中斷日本的石油供應;要討論納粹集中營殺人,應先理解當時「國際猶太集團」對全球財金的「操控」,或者當時希特拉如何多次重申「追求和平」等等;這些歪理、荒謬到以為是毛澤東時代才會見到的歪理,如今已經成為香港的日常,在平日「公認」所謂「中立」、「客觀」,可以堂而皇之入學校,成為學生讀物,說明香港新聞傳媒界的淪落,已經去到最後階段,情況之惡劣,不可不察。

自由亞洲電台(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