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在台灣看到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

Christoph Rehage, Autor (Christoph Rehage)

從人氣最高的在華德國博主到基本被中國禁言,雷克(Christoph Rehage)經歷了什麼?他最近去了一趟心念已久的台灣,享受的同時為何也「非常傷心」?

雷克中文流利、風趣健談、熟悉社會熱點、深諳網絡用語,具備一切在中國做"老外網紅"的條件。確實,他也曾在中國──拿他的話說── "紅過兩年"。

雷克最紅的時候僅在新浪微博上就擁近90萬粉絲。2015年10月8日,他發表文章"微博上的生與死",講述自已在微博上走紅至被銷號的經過。

時隔兩年,筆者見到他時,他正在完成十年前計劃從北京走回德國、卻止步於烏魯木齊的旅程。現在,雷克的游記《徒步中國》(The Longest Way)和其中文媒體上部分專欄作品合集《中國,特色》還在中國銷售,但是他本人基本已無法在中國網絡上發言。

刪到 "我好像從未存在"

當被問及是否想念曾經和大量中國粉絲互動的日子時,雷克停頓半秒後坦言:"我其實不太想承認,但是這種被人關注的感覺確實是很爽。雖然我不知道粉絲裡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僵屍粉,而且我知道很多中國人關注我是因為好奇老外說中文,所以我不應該把粉絲的數量當回事兒,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種虛榮感。仔細想想,我想念的更多的是評論裡那些讓我感動的話。"

"當網紅最大的好處是,"雷克補充說:"可以自己製造話題。我從來沒有當過大V,我只當過中V或小V,但是很享受那種可以在我的圈子裡拋出話題、引起討論的感覺。"

"真誠"、"真摯"、"真實",這是雷克被中國噤聲前,當地媒體在寫到他時經常會用到的字眼。但當他拿花木蘭和雷鋒開玩笑、將毛澤東稱作"中國的希特勒"後, "反華"、"亂華"、"違法"則成為媒體和網民扣在他身上的罵名,他甚至收到過死亡威脅。

"當時給《人民日報》寫德語專欄時,不得不說他們很大方,告訴我說想寫什麼就寫,如果不能發就不發,感覺挺自由。但是我被封的時候,我的編輯很可憐,晚上十點被叫到辦公室要刪掉我所有的專欄,把我弄成好像沒有存在過的感覺。"

繼續未走完的路

Buch - vom Autor Christoph Rehage (C. Rehage)
雷克的新書《跟著陸客遊歐洲》不久前在台灣上市

曾經是多檔中國電視節目嘉賓的雷克現在去中國會提心吊膽。他很意外自己去年夏天去中國居然拿到了簽證,也沒有在北京機場被叫到"小黑屋"。但是他說,自己在住大飯店時,堅持不給人開門,因為害怕以嫖娼之罪拉上電視認罪。現在雷克已經從中國繼續走到了伊朗。

最近他因為帶著中文版上市不久的《跟著陸客遊歐洲--一個德國人臥底陸客團13天的貼身紀錄》去了他念叨已久的台灣。回憶起台灣印象時,他開心地笑著說:"它太可愛了,真的太可愛了!"但是他很快又收起了笑容:"我在那裡卻一直很傷心,因為我看到了一個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我一直會把台灣和中國歸在一起,台灣人不喜歡我這麼說,但是對我來說,他們屬於一個文化區,只是問題是應該是北京,還是台北說了算。我覺得,如果說整個中國都是由台北管的話,也可以,重要的是他們在一起,只不過台北政府從體制而言更適合人類。"

"其實,我認識的中國人很想過台灣那種人與人之間有基本信任的日子",雷克繼續說:"而中國因為體制的問題(缺乏這種東西),這不是中國的特殊性,伊朗、哈薩克等專制國家都有。我在台灣看到的吃貨和大陸一摸一樣:他們是唯一一個這樣的民族,跟他們吃飯時,他們會很開心地聊其它的吃的。這是我在其它地方沒有見到過的。但是不同的是,台灣的人活得很輕松,沒有太大生活壓力。而在中國,即使是土豪,也沒有安全感。"

有一種愛叫"恨鐵不成鋼"

也許,雷克真的在中國網絡上銷聲匿跡了。但是他的"德國自干五"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平台並沒有停止,依舊會關注點評中國的時事熱點。

雷克說,在台灣傷心、批評中國都是出於對中國的喜愛。他不想成為贊美中國、去那裡賺完錢就走人的老外,"我對中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情。在台灣,我看到的是很熟悉的中國人,他們的幽默、文化都差不多","但是我沒有在台灣生活過,所以我的感情還是在大陸,那個最近越來越奇怪的大陸,就是這樣,沒有辦法。"

也許正如一位網民對雷克的描述:"這才是真正愛中國的人。他就像一隻啄木鳥,啄食中國這棵老樹上的害蟲。"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