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聯盟紛瀕危,再顯中國專制優勢?


被視為西方自由主義聯盟新希望的資深領導人、德國總理梅克爾,正面臨組多黨政府不成,可能成少數政府或再次大選,甚至下台或退出政治舞台的危機。歐盟一體化不但面臨危殆處境,西方民主的孱弱喘息在德國再遇重創,更顯虛弱。反觀中共19大後中國意氣風發,習近平標舉「中國方案」,即中共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外影響力不斷增加。東西方不同體制拉鋸,德國再提供一個「東風壓倒西風」新案例,舉世關注。

過去兩年世局變化,英國「脫歐」公投意外通過,美國選出孤立自保、反傳統的川普為總統,加上波蘭、匈牙利、希臘和土耳其都出現半威權政府,西班牙面臨加泰隆尼亞獨立分裂,多數西方主要民主國家都面臨內部紛爭、治理效率低落,或政局動盪、國際競爭力下滑等困境,前景悲觀。

梅克爾2005年起執政,領導德國復興,經濟逐步復甦,成了歐洲中流砥柱。在抗衡俄國擴張、烏克蘭危機、對中東和北非難民開放,維護歐元和歐盟一體化,德國漸有取代美國,被視為國際自由主義新燈塔、歐洲穩定的重心之勢。梅克爾幾乎取代川普在西方的領導地位,但如今也遭遇困境,前途岌岌可危。

德國9月24日大選,反移民、反伊斯蘭的極左、極右勢力興起,梅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和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得票僅32.7%,雖是最多數,卻未過半,須繼續尋求更多黨聯合組閣,但談判月餘卻因難民政策分歧,迄今無進展,逼使梅克爾不是組成脆弱的少數政府,就是再次大選求突破僵局;如再遇挫敗,歐洲「鐵娘子」政治生命可能告終。

德國政局再次反映西方民主制選民善變、民意如流水,穩定度不如中國,而時間精力常虛耗在「程序正義」上,導致內爭動盪。美、英都已嘗苦果,德國鍾繼其後,西方體制21世紀前20年坎坷多艱、流年不利。

習近平19大標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高舉大旗,希望中國的道路、理論、制度、文化能提供世界追求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全新選擇,表現「解決人類問題」的大志,並自信「中國智慧」「中國方案」能和西方體制分庭抗禮,但其可能性和真正前景如何呢?

英國「金融時報」和「泰晤士報」月前不約而同提醒世人,警惕中國向外輸出專制模式。文章說,通常國家愈富強,愈會走向民主轉變,中國卻和這個常理相反,反而比40年來任何時候更專制。習近平堅信西方正走向衰敗,中國迅速崛起,要擴大全球影響力,「一帶一路」、全球500多個孔子學院等,都帶這個目的。

中國趁西方衰敗、美國退縮,擴張影響力版圖。周邊如寮國(老撾)、高棉、北韓或遠方「好朋友」委內瑞拉、非洲小國,專制高壓都趨嚴峻。但中國眼前主要還是靠經濟施惠較具吸引力,中國式意識形態和外交意志雖有較大伸展空間,沉重打擊二戰後美國領導建立的世界秩序和規則,但蠻橫高壓統治在國際間未必具吸引力。

中國的影響力還是側重經濟面,已滲透世界許多領域。例如,很多國家向北京獻媚輸誠、蘋果傳已為中國銷售的手機「開後門」,使網管能進入檢視;許多國際大企業為巨大利益,向北京表忠示好。學術和文化界也難倖免。全球最大出版商之一「自然」雜誌、劍橋大學「中國季刊」、「科學美國人」,今年都刪除所屬網站數百篇中共可能認為「敏感」的論文,討好北京。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新書「無聲的侵略——中國如何將澳洲變成傀儡國家」,揭露觸及澳洲人和中國敏感神經的內幕,出版被迫延後,引發軒然大波,中國對外國的制約能力在增強。

但誰能領導世界,甚麼體制才是人民真正需要?川普退縮,習近平即使有雄心壯志與美國並駕齊驅,領導世界,如無法逐步走向自由開放、堅持專制高壓和反民主、反人權,就違背人類進步法則和人性,如何能長久?

中國堅持國情不同,各國可有自主選擇或可接受。但習近平既希望中國能成世界現代化的新代表和典範,卻越來越多人認為,中國政治和西方民主一樣,也在大倒退,對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快絕望了。如果政治和經濟改革之間無法找到新平衡,中國如何保證體制可長可久、穩定壯大?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1月24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