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東銀行涉嫌洗錢,背後大魚是誰?

在位於中越邊境的丹東市望向朝鮮一側(Reuters)
在位於中越邊境的丹東市望向朝鮮一側(Reuters)

亞微

美國政府日前宣布與涉嫌協助朝鮮洗錢的丹東銀行切斷金融往來,似乎把焦點都集中在這家銀行上面。中國的專家也強調這是孤立的個案。但是,美國學者指出,這種行為持續發生,而且背後真正的大魚乃是國營中國銀行。

丹東銀行與朝鮮聯繫密切

川普總統訪華的前夕,美國財政部宣布正式切斷其金融系統與涉嫌協助朝鮮洗錢和非法融資的丹東銀行的業務往來,使得該銀行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表示,這項舉措將會更好地保護美國財政系統不被朝鮮的非法陰謀所利用,去逃避制裁併為其武器項目籌款。努欽還敦促全球銀行和商業系統提高警惕。美國財政部早在今年6月就把丹東銀行列為“存在重要洗錢問題的外國銀行”,並建議切斷該銀行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繫。

丹東銀行成立於1993年12月,是經中國人民銀行批准設立的地方性股份製商業銀行。它所在的遼寧省丹東市,東南瀕臨鴨綠江,與朝鮮的新義州市隔江相望。丹東市同時也是中朝貿易最大的口岸城市,它在中朝貿易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據當地貿易部門公佈的數據,丹東對朝鮮貿易額約佔中朝兩國貿易額的40%,經丹東口岸過境的貨物量約佔中國對朝貿易總量的80%。

中國專家指丹東銀行為孤立個案

在北京的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指出,隨著聯合國和美國對朝鮮的製裁進一步深入,中國國有四大銀行已基本切斷與朝鮮的金融交易,但一些規避風險意識不強的小型銀行在某些情況下會採取規避制裁的措施。

趙通說:“丹東銀行可能對自己規避風險的能力比較有信心,會根據國際局勢的發展,決定在多大程度上收緊朝鮮賬戶的美元交易。風聲緊的時候就執行得嚴厲一些,風聲勢頭過了之後,以一定規模繼續相關的美元交易。”

趙通認為,國際社會對朝鮮的金融制裁有著比較靈活的解讀和執行空間。他說,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製裁決議只要求對黑名單上的朝鮮個人和團體的金融活動進行限制。中國的小型銀行可能對與美國國內的製裁措施配合興趣不高,甚至存在僥倖心理,認為只要聯合國的製裁決議沒有明確規定,就不必嚴格執行。但是,趙通相信,隨著中國政府配合國際社會制裁朝鮮的決心日益增強,中國的小型金融機構參加朝鮮金融機構的活動會逐步減少。

美國專家指大魚為中國銀行

中國問題專家、《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指出,丹東銀行只是一條小魚而已,中國大型國有銀行也在其中有份。他說,2016年,聯合國的報告指“中國銀行”協助朝鮮洗錢。據悉,這家銀行涉嫌幫助新加坡海運公司在帳目上作假,以協助其將核導彈等武器運往朝鮮。

章家敦說:“過去,中國最大的銀行在切斷與朝鮮的銀行賬戶後又將其恢復。這是一種持續性行為。美國政府不審查中國銀行時,他們就故伎重演。9月底,川普總統感謝習近平下令中央銀行切斷與朝鮮的銀行業務聯繫。我希望中國銀行不要重蹈覆轍,我們必須繼續提高警惕。我們還要記住,中國銀行是由中國政府控制的,他們可以把業務從一個銀行轉到另一個銀行。因此,我們需要對中國銀行參與這個骯髒的交易有一個更廣泛的認識。”

章家敦指出,川普總統9月21日簽署的行政命令具有里程碑意義,它向全世界宣告,任何國家如果要與朝鮮做生意,就不能與美國做生意。

美中對朝合作被指流於表面

趙通認為,美中兩國取得突破的可能性不大,因為中國對朝鮮半島戰略利益的考量,對朝核問題的看法以及朝鮮政權的認識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

趙通說:“美中現在只是在表面層次上進行合作,因為他們畢竟都同意,朝鮮核導彈發展項目明確違反了國際法,所以應該受到製裁,而且朝鮮這種一意孤行的行為使中國的國家利益越來越受到直接的威脅。由於這些原因,中國同意對朝鮮實行更多的經濟制裁,這是中美能夠合作的主要原因。”

趙通認為,中美兩國的對朝戰略相互矛盾。美國主張向朝鮮施加壓力,中國則希望通過對話來緩解朝鮮的危險感知。這是製約雙方合作的主要原因,也決定了他們未來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不太可能進入實質性階段。

設在華盛頓市的“保衛民主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美國前財政部官員安東尼·魯吉羅(Anthony Ruggiero)指出,中國必須在保護那些規避制裁違反美國法律的中國公民與發展美中關係之間做一個抉擇,因為二者不可兼得。

魯吉奧說:“美中之間的合作一直都存在,但不幸的是,中國違反制裁的行為已經持續了10年了,我們卻始終沒有對它採取任何行動。這屆政府終於向中國提出了嚴厲的指責,因此可能會導致兩國之間的衝突,但這些都是因為中國領導層選擇朝鮮,而把美中關係至於不顧。”

川普總統訪華後,雙方在對朝問題上的合作是否有所改善,人們拭目以待。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