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壞事連篇,病情何時能康復?


上月拉斯維加斯濫殺造成59死、527人傷,兇手自戕,做案動機迄今不明,德州周日再傳濫殺案,傳原因是兇手痛恨岳母而殺人,變成濫殺無辜。兩件凶案都是本土白人犯下罪行,自動步槍成了元兇。變態者用殺傷力強大武器造成大規模死傷,流血事件不斷,使美國充滿暴戾氣息,社會顯然病得很重。何時能治療康復?看來遙遙無期。

有人說,中國富了,近年社會卻充滿戾氣,動不動就因芝麻綠豆小事打架或出口傷人。但和美國比卻是小巫見大巫。中國的事件往往是行為不文明、濫撒野,而美國濫殺卻泯滅人性、趕盡殺絕,震驚世界。兩國的差別,槍枝成了最關鍵元素。

川普首次出訪亞洲之際,再發生濫殺案。和賭城濫殺一樣,他避重就輕,輕描淡寫推文向死難家屬致悼,卻說關鍵不在槍枝;國會共和黨人也沉默,好像默認這是美國的常態。賭城濫殺才35天,德州再度有26死、20多人傷慘劇。可以推斷,還會有第三件、第四件……這就是美國,死亡突然降臨任何無辜者身上,家屬悲痛難抑,卻無濟於事。這種全球超強的社會「新常態」正常嗎?

美國、歐洲如今都淪為「殺戮戰場」,外來或潛伏內部激進穆斯林恐襲難防。美國還有不滿現狀、憤世忌俗的變態狂,常藉自動武器濫殺,威脅不比恐襲低。數位時代人們常透過社群網路如推特、臉書、WeChat、Line等頻密互動,但實際上,更易陷入孤獨、怪誕和不可知情境中,成為公眾安全的不定時炸彈。電影、電玩帶給人們強大感官刺激,開槍狂射瞬間讓數十人濺血倒地,使心智控制力弱或挫折憤怒無處發洩者模仿,或助長濫殺案頻傳。

美國擁槍太方便,是凶案多的另一要素,川普無法強詞奪理。統計顯示,日本控槍嚴格,每年死於槍下者寥寥數人,是全球槍枝犯罪率最低國家之一。日本人口1.27億,2014年僅有六人命喪槍下;同年,美國3億人口中,命喪槍口者達3萬3599人。日本人持槍率低,2007年數據,每100人僅有0.6支槍;美國卻高達88.8支。美國每年平均3.3萬人命喪槍下,每天平均92人(包括謀殺、誤傷或自殺)。槍雖屬自衛武器,卻成美國「內亂」的元兇。

很難否認,美國槍枝氾濫比外來恐怖攻擊威脅更嚴重。日前紐約市發生烏茲別克裔移民駕輕型卡車,朝人潮多地方亂撞,導致8死、11傷。嚴格說來,其威脅和傷害反而沒有自家人濫殺厲害。加州聖伯納汀諾2015年12月曾有穆斯林槍手夫婦持多把槍濫殺,造成14死、21傷,類似案件可能再發生。反恐為何沒讓美國變得更安全,主因也在槍枝氾濫。

槍枝成社會共業,美國卻被政治卡死,擁槍權是憲法賦予的權利,如今逾3億支槍流傳民間。美國人似默認,偶爾出現變態濫殺,是必須承擔的社會風險,就像車禍傷亡一樣。但限制火力強大的自動步槍販售,或限制擁有槍枝數量,並未剝奪擁槍權。奇怪的是,很多人擁槍不像為自衛,而成了癖好。哈佛大學2016年領導一項調查,78%美國人實際上沒有槍;而19%民眾卻擁有全美近半數槍枝,其中3%人口平均擁有17支槍,賭城兇手帕多克即擁有30多把槍,遠超過自衛需要,卻無法律管制,非常荒謬。

華人移民美國後,社區內常流傳最大顧慮是擔心子女感染毒品、性氾濫等「惡疾」,如今該加上槍枝暴力和恐襲威脅。或許美國人死傷還不夠多,無法刺激民眾「覺醒」,就像酒駕害人,因為「酒駕受害者母親」組織強力推動,引起全美共鳴,各州立法查緝和處罰,才有今天的成績。所以槍枝氾濫或許須坐等現狀繼續「爛」下去,讓社會用鮮血作代價,直到更多人喪生槍口下,「人殺人,槍枝不會自己殺人」的詭辯才能被推翻。

任何國家走向衰退或崩毀,往往是多頭併進。美國擁槍並非始自今日,為何近年一再發生濫殺,死傷紀錄不斷刷新?是社會失調或政客、法律縱容?這期「時代」雜誌用「中國贏了」作為川普訪問亞洲的註腳,但與其說「中國方案」較美國有效率,不如說,是美國自我作衰,槍枝政策失敗、濫殺頻傳、自身分裂、各方面政策失當等,加速國家衰退。如果無法覺醒,毋須中國崛起挑戰,美國自身惡疾併發,就能讓美國衰退不起,21世紀下半葉前,即難再稱強國。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