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亞洲行尋求朝核突破

特朗普亞洲行重點是訪華解決朝鮮核危機,如果中美搞定金正恩,特朗普在外交上得高分,扭轉他在國內的困境。若朝鮮問題柳暗花明,奧巴馬提出的G2─「美中共管世界」概念,可能在今天「死而復生」。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七十一歲的高齡走訪亞洲十二天,風塵僕僕跑日韓中越菲等五個亞太國家,戰略目標的中心點乃是中國,其餘都是為制衡中國做的鋪墊。特朗普選擇首站停留日本,而且是停留三天兩晚,與停留中國的時間不相上下,顯示他對日本的重視以及在地緣政治上對日中兩國搞平衡的意味特濃。不能否認,與美日親善相比,美中親善仍然有很大阻力,這在特朗普千金伊萬卡的行程上可窺一斑。

伊萬卡本來被視為是特朗普與中國搞順關係的最大橋樑和緩衝,伊萬卡女兒的流利中文,也是美中親善的一個豪華版廣告。在這次亞洲之行中,作為總統特別助理的伊萬卡先於特朗普三天到達東京打前站,與安倍共進晚餐,然後共同迎接特朗普到達。但是,伊萬卡結束日本行程後返國,不參加之後的中國之行,這在表面上看,好像是日本對美外交的勝利和中國對美外交的挫折。其實不然,不管是被媒體津津樂道的漢堡包外交還是高球外交,安倍卑躬屈膝討好特朗普父女的目的,主要還是阻攔特朗普在經貿問題上向東京發難,而特朗普在與安倍的共同記者招待會上脫稿演出,謂美國經濟好過日本,日本只能是「老二」,就可看出特朗普此行目標不在安倍,而在習近平。

國際輿論關注特朗普訪華的重點,首先就是朝鮮核危機。朝鮮獨裁者金正恩正在完成「核大國」的最後步驟,具備可以核打擊美國本土各個角落的力量,特朗普必須尋找解決問題的突破口。此外,中美貿易不平衡如何「解套」,東亞已經是世界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而包括中國在內,跟美國的貿易不平衡也最為嚴重,特朗普「在商言商」,就想找到符合「美國第一」的對外貿易途徑。由於特朗普先後否定了奧巴馬時期的PPT即跨太平洋貿易合作伙伴關係和亞太再平衡戰略,他將揭櫫怎樣的亞洲戰略或者亞太戰略,將影響這個區域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關係。

美國智庫和白宮在之前就勾畫出所謂的「印太戰略」的藍圖。在與安倍的會談中,特朗普提出要與日本合作,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構想,這是從安倍「聯印制中」的外交策略上「拿來的靈感」。這個「亞洲新戰略」,還處在模糊的藍圖期。華盛頓借用安倍外交構想的目的,還是劍指中國,既對應習近平強力推動的「一帶一路」全球戰略,又可以形成安倍夢寐以求的所謂「弧形合圍(由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夏威夷組成一個菱形,以包圍從印度洋到西太平洋地區的公海地區)。因而特朗普在走訪亞洲五國前為何先到夏威夷「暖身」。

但是,由於日本經濟衰落,在用經貿力量推動亞洲戰略上並無任何「殺手鐧」,而中國則可以利用強大的經貿投資力量,讓信奉「實用和實惠」的特朗普改變奧巴馬不參加「亞投行」的國策,把美國拖進「一帶一路」的「共享經濟圈」,從而虛化還在「孕育期」的所謂「印太戰略」。

特朗普帶領的二十九位大公司執行官,瞄準中國數十億美元的大訂單,來滿足特朗普給美國人帶來「工作機會」的政治胃口。

特朗普並沒有帶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以及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Gary d. Cohn)同行,理由是他們要與先行回國的伊萬卡一起,在國會和地方為稅制改革進行遊說,此外,特朗普也沒有聽從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的建議,讓在對華貿易上持鷹派立場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負責人納瓦羅(Peter Navarro)隨行,顯然,特朗普不願意在北京時,與被他稱為「最尊敬的世界領袖」習近平有任何摩擦,因為他在北京最想要達成的目標上,解決北韓核危機排在貿易不平衡之前,為此,他帶了一整套國家安全班底隨行,其中國務卿蒂勒森和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中將全程陪同。

因為「通俄門」事件的調查和起訴逼近白宮,共和黨建制派對彈劾總統的態度越發曖昧,特朗普極有可能通過對朝鮮的軍事打擊來轉移矛盾和提升支持率。為此,白宮釋放出一些信息。在東京時,特朗普警告,對平壤的「戰略忍耐期」已過,訪韓國前,白宮向國會提出四十億美元預算要求,用於導彈防御系統和對付平壤;此外,美國三大航空母艦戰鬥群將向西太平洋集結,這些動作除了震懾金正恩之外,也是向北京施壓,因為特朗普知道,要打也要通過北京這一關。

中美合作如果施出殺手鐧搞定金正恩,那特朗普就會在外交上得高分,扭轉國內困境。因此,特朗普與習近平的高峰會最大看點,正是朝鮮問題。中美兩大國的新型關系,或許就是要通過一系列個案的處理來建構,而朝鮮問題如果柳暗花明,那奧巴馬首次訪華時提出的G2「美中共管世界」概念,可能在今天新時代「死而復生」。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