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歷史其實就是政治問題

香港初中歷史科課綱諮詢,沒有把六七暴動及六四事件列入課綱。專責委員會主席及教育局官員回應傲慢無禮,「六七年嘅時候,你喺邊度呢吓?」、「雞毛蒜皮嘅嘢」,令人質疑當局是否刻意迴避令中共當權者不快的歷史內容?

而一味強調「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又或者突然恢復初中歷史必修科的地位,是否要用歷史課程灌輸愛國思想,對抗那飄散在足球場上的噓國歌聲?

教育局官員說課綱沒有列入六七和六四事件,但教師仍可自行選擇教授與否。

這只能說明,官方不會阻止教師講授;但卻未能回答,官方為何不主動把六七暴動和六四屠殺列入課程綱要?為何官方覺得這兩件事情在中國歷史或香港史角度是「雞毛蒜皮」?

比六七暴動年代更久遠的省港大罷工列入課程,影響中英談判進程、引發港人信心危機甚至修改《基本法》草稿的六四學運,為何又要剔除在課綱外?

歷史科課綱設計的確是學術問題,也往往是政治問題。

南韓政府曾在2015年提出要重修南韓歷史課綱,因為政府認為現存的課綱,用太多篇幅講述南韓由朴正熙到全斗煥的軍人獨裁統治,用「獨裁」字眼形容南韓政府的次數比形容北韓政府更多。

2014年,馬英九「微調台灣歷史課綱」也變成政治風暴,因為當年國民黨政府大力壓縮了台灣史的課程篇幅,又修改「字眼」,譬如「中國」變成「中國大陸」,民眾質疑是「去台灣化」。

歷史課綱放什麼內容、放幾多內容,是學術;但更多時候,卻是政治問題,是當權者選擇講什麼有利自己故事的遊戲。

教育當局對這些敏感歷史時常表現「曖味」的立場,例如當年便有教育官員說六四只是歷史長河裏的「沙石」,和今天六七暴動變了「雞毛蒜皮」,有異曲同工之妙。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