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雙重戰略機遇的挑戰

特朗普的「美國第一」形同將美國領導全球的角色拱手讓給中國。台灣綠營「去中國化」,讓北京成為發揚中華文化傳統的新推手。這成為中國雙重的戰略機遇,但也面對制度創新的挑戰。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北京,爭取解決朝核問題,也揭開國際關係新的一頁。特朗普上台後,意外地將美國長期以來領導全球的角色,拱手讓給中國,成為中國新的戰略機遇。由於美國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不再支持全球的環保理想,在國際關係上,強調「美國第一」,而不是過去全球化的共贏理念,退出TPP,中國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剛好推出「一帶一路」、亞投行等新全球化平台,急需在全球發展新關係網絡,推動一個更開放的世界。

這讓中國在全球擔任了領導者角色。陰差陽錯,中國接上了美國的棒子,你丟我撿,肩負起特朗普所捨棄的國際責任,從環保、氣候暖化到自由貿易,都由中國領航,在全球化的海洋上,奮勇前進。很多的國家,從過去搭乘的「美利堅號」,轉而登上了「中華號」,啟航新的全球化旅程。中國以一個新興大國的身份,挾龐大的經濟實力,出錢出力,不但履行美國放棄了的國際義務,還在全球大興土木,推動九百個基建項目,金額高達九千億美元,平均每個項目達十億美元。

就在今年,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導致這個還有人文情懷的國際組織,沒有了美國的經費支持,而中國乘勢而起,在財政上承諾提供支持,領導這個國際組織,填補美國放棄的權力空間。

同時,美元的國際地位,也越來越被人民幣取代。俄羅斯與一些拉美國家,都開始在對華貿易上,直接用人民幣結算。經濟學者預測,長期壟斷國際舞台的美元,終要面對與人民幣分庭抗禮、乃至最後被取而代之的宿命。

美國最新一期的《時代週刊》,首次用中文寫上標題,說「中國贏了」(China Won),中英文的位置顛倒,別具深意,顯示美國媒體反思,在中美博弈的過程中,在特朗普與習近平的較量中,美國輸了,中國贏了。

巧合地,英國的老牌雜誌《經濟學人》(Economist),最新一期也提到剛剛進入中共常委的王滬寧,標題說:他不是宣傳機器的產物,而是有獨立的思維,展示這位擔任過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的「國師」,是有獨特思維與創見,可以在論述的戰場與美國爭一日之長短。

台灣民進黨政府的去中國化狂潮,也給北京帶來巨大戰略機遇。蔡英文政府最近在中學課綱排斥文言文,認為唐宋八大家等經典美文,都是封建餘孽。雖然中研院士王德威、李歐梵等學者逾四萬人簽名聯署反對,強調「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但蔡英文政府還是我行我素。而歷史的諷刺就是,中國大陸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強調要全面復興中華文化,不僅中小學的文言文比例,高過台灣與香港,電視上的中國詩詞比賽,一片火紅。台灣在兩蔣時代,本來是中華文化堡壘,但隨著國民黨失去政權,如今綠營政府要拆掉中華文化的殿堂,一片文化的狼藉,民怨四起,而北京這幾年則是大力重建中華文化的大廈,不僅是為了政治,而是具有文化的使命。兩岸一消一長,成為強烈的對比。這也使得中國大陸在全球華人的形象更重要。昔日曾經打倒儒家、破壞傳統文物的中共,如今卻承接國民黨所失去的中華文化理想主義火炬,照亮全球華人內心世界。

這都是中國當下雙重戰略機遇,但也面對雙重挑戰。毫無疑問,中國在國際上的領導地位,不能只是「冷手撿個熱煎堆」,而必須有更高層次的論述與實踐。這包括社會公正與人權、法治的建立。這次習近平的十九大報告,提到加強法治,重視憲法,重視化解社會矛盾,認為「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都是重要的突破,但仍然缺乏具體的制度的保障,而是要靠共產黨的人治,要靠中紀委的力量去反貪,而不是建立一個健全的司法系統。

國際舞台上,中國的崛起,只是經濟實力的開始,在文化與全球民心的爭奪戰中,中國還需在制度建設上努力。面對種種制度的腐敗,追求制度創新,確保落實社會公正的願景。

台灣不少輿論都認為,習近平在實現孫中山三民主義的理念,在民族、民生上都有進步,但在民權的實踐中,還滯留在孫中山所說的「訓政時期」,而沒進入「憲政時期」。這是中共如何自我變革的「大哉問」。

中國加快進入全球的體系,就要面對全球挑戰,在公共醫療與基礎教育上,台灣與香港仍然勝過中國大陸,讓北京更有緊迫感,要在二零二一年中共建黨一百週年之前,發揮「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的後發優勢,在社會公正的問題上彎道超車。這是全球中國人的期許,也是中國展現軟實力的歷史時刻。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