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行贿跟财物行贿一样有害

 

反贪腐,称苍蝇、老虎一齐打。这几年,已打了上百万,仅省部级贪官,下獄已3百多人。若按10多年前反腐量刑标准,贪4百多万的江西省长胡长清被处死,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贪千万就没命。今日巨贪家中黄金以吨计,玉石用墙装,该杀几十几百次了。贪上亿的村官,超胡省长多少倍了。

这说明:党国的腐败是:在反腐中快速飈升的,其速度,远超越其GDP上升速度,岂非中国怪事? 岂非中国奇迹?而且怪事,决不止此,而是层出不穷:

那些红色权贵家族的腐败,所谓盗国集团,他们贪上万亿乃至数万亿了。党国天天宣传民众要爱国,他们却在拼命盗国,岂不更是中国怪亊中的怪亊,不是击国人警醒吗?

属自已一帮一夥一色的,贪得再多,也不反。凡是不向核心看齐,拥护核心不绝对的,很容易被打入贪腐堆里,反腐,成了排除异已的手段,搞专制集权的伎俩。而且,反腐,不以法为标准,是以人划线,树人的声望,不树法的权威,如此反腐,岂不加深腐败的制度吗?

反腐,不挖腐败茅坑,不改革产生腐败的专制制度,守着茅坑打苍蝇,护着产生老虎制度打虎,因此,打不完,而且越打越多。所以,满清那专制小王朝,只制造一个和珅那种大贪,党国专制这大王朝,专制的支部建到基层,造的和珅式大贪,何止千百万。仅盗到海航集团贪的20万亿,不仅可进吉尼斯世界记录,还可供几百年全民医保、社保。不更是怪中之怪吗!

现在,共党用明代东西厂与锦衣卫改装成中央紀委反腐,同样地黑箱操作。但是,电视片称:中国的反贪,永远在进行!看得令人是哭还是笑呢?更畸怪与诡异的是:在物质界反腐,激烈进行,精神界的腐败,不仅不反,还由专制权力,在公开组织号召,谁向领袖谄媚阿谀,谁捧领袖英明伟大,便立刻加官晋爵,不禁要问:用金钱贿赂,叫犯罪,用媚言谄语贿赂,叫忠诚、叫党性,同一类贪腐,能说以利贿,是罪,以名贿,是功吗?用千万向徐才厚买个少将,两千万买个中将,要抓入监牢,如李鴻忠那么献媚说:“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便官升天津市委书记。这么只反物质界贪腐,同时,却奖励李洪忠这种用媚权窃权,拿李鸿忠做標杆,岂非以颂圣倿主的奴才为标准,则哪有这也要姓党,哪也要性党,实是要求都姓奴呵。当奴性普及成你们党性了,这社会,便倒退入奴隶社会,怎能进入现代,还讲打造什么人类共同体哟。

擅于文过饰非,巧言令色,把痈疽说成艳丽桃花,丑鄙美化为囯色天姿的宵小之辈,民众厌恶,可权力欢迎,如周小平这种写肉麻的颠倒黑白捧文的小混混,也可赏网络作家协会官职,对比众多文化精英,被驱逐流亡海外,难怪有人要笑中国大陆:看得见的物质世界,如房屋、道路、照明进步了,看不见的素称软实力的精神世界,如文化、道德、宗教,则沉沦崩溃了。形成的物质充裕,精神贫困,连课堂的大学生,也鼓励做告密老师的卑劣之徒,这专制国,还可能出文化精英,岂不只出物质与精神行贿的卑鄙者,深化这民族的精神危机吗?

这种怪亊,在民主制度社会,不仅少见,恰是相反的现象,那里难见对权力当局歌功颂德,最多的是批评指责。以特朗普上台这大半年看,他挨《纽约时报》的批评与问责,恰与《人民日报》对上台习近平的歌功颂德,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像民主制这种总统,选出来就是专享批评与指责的。专制制的总书记,一刻也离不了歌功颂德的吹捧与阿谀的。那天天挨批评的总统,居然一点儿不担心自已被批下台或被暗杀。而专制政权总书记,养大批吹喇喇抬轿子的文宣大军,持枪杆子、刀把子的暴力队伍,再加用钱养大批的监网走狗,花比军费还多的维稳费,依然不稳,开一次20国首脑会,要把一座城变成空城。开个十八大党会,几乎形成全国戒严。这种鲜明对比的征结,其实,就是两种权力的授受不同,权由民授,才合法,权由党授与私受,是非法。特朗普是民众用选票推选,他的合法性就不担心那天有军变、政变、民变掀他下台,不怕街头的游行就轰他失权。可见,专制缺乏合法性,这个漏洞,无论怎么用吹捧来欺骗,网奴才来役使,这漏洞永远填不满,靠欺骗与暴力两手来维系,也难长期有效。忠于毛泽东30多年的汪东兴,赏他的官爵,给他的信任,远超李鸿忠那天津书记,汪是统领御林军8341部队的九门提督,外加大内总管的办公厅主任,怎么,这忠于毛的绝对忠诚者,抓毛泽东老婆江青的,恰是他这毛泽东最忠实的汪奴才呢?强权圧制下的表忠,都是假象,老毛把副主席与接班人都套在林彪身上,林彪那些读毛书做毛好战士的话,不仍然是假象吗?在专制暴力加欺骗两手操纵下的一切献忠表忠,用汪东兴这面镜子一照,便真象毕现了。

所以,叫一切行业与一切人都姓党,还不容易吗?反正这入党已不叫革命,而是发财了。许多年前,就出现一段民谣,很能说明要求入党者思想是否高尚纯洁,这民谣是:

“上级派我当首长,我把腸胃交给党〔已不兴交心了〕,二天台湾得解放,保险吃垮国民党。”虽是对愚鲁颟顸的调笑,却已揭示入党去揩油去吃喝去敛财,本是他们打江山坐江山的目的与本能呵。如果,将这民谣放大来观察:今天,这些党魁党棍及他们的红色二代,吃中国已吃得资源馈缺,正输出资本去海外吸收与掠夺,且环境破坏汚染到国在山河破的惨景,他们贪腐已吃出危机,正转移其亲属财产包括二奶,涌向美国,现在他们的口胃与口气,不是吃垮台湾国民党,而是想吃垮美利坚民主国了。这是与is恐怖组织异曲同工的对文明的鲸吞与侵害,岂是危言怂听?美国情报糸,据郭文贵这与中国国安局副局长打交道的暴露,已埋了2500中国特务,绝非夸张吧!

共产党国以反腐为国为民来获取合法性,不仅被他们用反腐排斥异已进行集权的权斗揭穿,也由他们只反物质界之腐,奖掖精神行贿再戳破。而他们借钻入世界化市场捞利的机会不再,靠GDP增长来维系合法性难续,正由信贷、金融危机、土地财政房产泡沫的交集。再加权力巿场用国企扩张窒息生产与经济活力,必使权力资本专制的末路,即将显现。有经济界巳寓言:那一带一路的夸耀新马歇尔计划,实是毛泽东头脑发热大跃进的翻版,正孕育着新的灾难。

笔者也来充一次说皇帝新衣那孩子,把中共反物质界腐败,却大力推行精神行贿的荒诞戳穿,中囯假人假亊包括一切假象的总根,正是专制者拚命维护的专制。

曾伯炎,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