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諷油膩中年男很不科學

現在的微信微博,都不知說甚麼好。本是朋友聚會、私下聊天、課堂上課,都有好事者以各種居心掛到網上。掛到網上,還不是全部內容,僅是個別片段。個別片段傳到網上,刺痛了部分人敏感而脆弱的神經,各種憤怒與討伐鋪天蓋地呼嘯而來。這些人幾乎總是勝利,這一勝利,真是大長了他們的志氣,滅了被掛人的威風,其中的滋味只有受害人痛徹感悟。

政治的制高點被打到零下點,那就談點別的,中藥不科學、保溫杯中年男、油膩中年男、壞人變老、廣場舞大媽、暴走一族都成了批判對象。道德表演,是一些人的拿手好戲,長期受傳統文化薰陶,人之初性本善這種打法,從根子上就會,用起來得心應手。用道德打別人,一打一個準。

這幾天又打到油膩中年男身上。也不知油膩中年男到底招誰惹誰,吃點好的,喝點好的,夫人再照顧周到點,男人胖點,這都沒有甚麼。從小了說,是個人幸福,家庭美滿。從大了說,是改革開放的成果。從政治上說,那是多了穩定的因素。油膩中年男大多是中產階級,中產階級具有穩定性的常識不應忘記。

不說中產階級,就是普通的民眾有油膩中年男,也都抖落着自信,本就是個社會和諧好事,有人偏給整出個撕裂,好像不撕裂就沒有存在感似的。

浪費精力浪費生命

文革時想找油膩中年男,那還得到一定級別的官員上找,普通民眾中找,只能找個伙夫,但那個時候伙夫太胖也不行,搞不好還被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整成腐敗分子。在全民被政治的時代,不油膩就是政治正確,油膩了就有政治不正確之嫌。北韓除了金氏家族,誰都不敢油膩。

嘲諷油膩中年男各種心理都有,比如涉世未深的文藝小青年,初來闖世界,誰都不怕,看誰都不順眼,膽子又小,又不敢談政治,就拿油膩中年男來洩憤。如果來個不油膩的中年男,或者是幹力工的,或者是處於上層社會又注意自己外部形象經常運動的,文藝小青年都惹不起。向弱者開刀是他們的本能。再比如自己本就是健談政治油膩中年男,現在沒地方可談了,只好彈油膩中年男自己。他們這是對自我的一種反思,是反思之後的自我討伐和自我蔑視。原本具有壯志沖天的情懷,現在突然困頓無助,也就自己談自己玩。

無論是文藝小青年還是自我嘲諷的油膩中年男向油膩中年男開刀,都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打了錯誤的一槍,還沒打着本應打着的靶子,近乎是朝天開槍一路放行,浪費了彈藥、精力、體力,浪費生命。上幾年大學,看了幾本書,就可以指點江山,激揚文字,還真把自己當成劉邦了。沒有社會歷練,不知道社會的複雜性與多樣性,以自己為中心,終會歸於自己。

平等是所有人的平等,是所有人人格尊嚴的平等,每一個人的尊嚴都基於正義的不可侵犯性。經常講自由平等的人,卻奉行着奧威爾的《動物農莊》一樣的邏輯,即只有豬是平等的,其他的動物是不能平等的。只有嘲諷油膩中年男的人是平等的,其他的油膩中年男是不平等的。在嘲諷中年人獲得平等,油膩中年男只是被他們精神奴役的對象。

政治想像代替現實

每一個人都是自由的,每一個人都具有公共領域的自由,都具有私人領域不可侵犯的自由。看一個油膩中年男不順眼,想像具化到一個整體,又沒有實證作為支撐,通過政治想像代替現實,通過個體代替整體,人們製造社會對立,實在是太不科學。五四運動主題是民主與科學,忘記了科學,是對歷史和科學的雙重背叛。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