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海外輸出“鐮刀斧頭”面臨挑戰重重

中國上海市公交車站後面大型電子屏幕顯示的中共黨徽。 (2017年10月14日)
中國上海市公交車站後面大型電子屏幕顯示的中共黨徽。(2017年10月14日)

蕭雨 揚之初

隸屬中國共產黨的《環球時報》英文版說,中共黨員在國外的黨建工作遇到挑戰。

“這恐怕是中國共產黨最短命的黨支部之一,”文章這樣形容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不出兩個星期便告夭折的黨支部。

這個廣受輿論關注的“公派留學黨支部”由不久前抵達美國的中國官派學者牟興森主導創建,成員包括同在該校訪問的六名中國學者。

“牟興森並非第一個近年來試圖在海外建立黨支部的中國學者。很多大學和國有企業都在海外創建黨支部,力圖加強海外黨員的忠誠度,” 《環球時報》星期二(11月28日)的文章說。

雖然沒有官方的統計數據,但是中國大學為海外留學生設立黨組織並非個別現象。校方和中國媒體對此也不諱言。

上海外國語大學說,西方語係從2009年起就設立了海外黨小組, 教導留學生“身在海外,心系祖國”。目前,該校已在西班牙、葡萄牙、智利、希臘、墨西哥、意大利和荷蘭設立了黨組織。

2012年,國防科技大學的海外黨支部受到中國軍媒《解放軍報》的讚揚。學校在20多個國家設立了八個海外黨支部,成員包括200名交流學生和訪問學者,均為中共黨員。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以《建立在“QQ群”上的海外留學生黨支部》為題宣揚了湖南大學留學生運用新媒體手段,“努力增強黨支部凝聚力和戰鬥力”。

《環球時報》說,除大學生和學者外,通過“一帶一路”項目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也為海外黨建工作提供了機遇和挑戰。

“海外項目承建到哪裡,黨建工作就覆蓋到那裡,”活躍在東南非和中東地區的中國電建集團表示。

中國能源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誓言,“在'一帶一路'上築起'紅色堡壘”。公司說,在“一帶一路”沿線的白俄羅斯、孟加拉、約旦和科威特等國都已建立了“強有力的海外黨組織”。

儘管中共的海外黨建工作看來成果不凡,但《環球時報》指出,這其中充滿挑戰。比如,在中國,大型建築工地上懸掛黨的標語和模範黨員的照片、先進事蹟司空見慣;但在外國,由於政治和社會制度不同,這種行為往往被認為太敏感,甚至被完全禁止。《環球時報》還說,海外建築項目的繁重工作和人員的高流動性也對黨建工作構成額外的挑戰。

對於那些輸出“鐮刀斧頭”的”一帶一路“企業,異國迥異的政治文化背景和法律也是它們不得不面臨的困境。

《中直黨建》雜誌在一篇研究“國企海外黨建工作”的文章中以中石油的海外項目為例指出,這些項目所在國“大多數限制政黨和社團活動,一般不允許外國公司存在政黨組織、結社組團,一些地區限制開展各類黨派活動。有的國家雖然在法律上沒有明確規定,但對政黨或社團活動也有諸多限制,黨組織不便公開活動,黨員也不能隨意公開身份。海外業務黨建工作只能在中方住地等保密情況下開展,黨內文件、資料無法及時傳遞,給開展海外黨建工作帶來了很大難度。”

美國喬治敦大學亞洲法律研究教授費能文(James Feinerman)也聽聞了近期圍繞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黨支部而引發的爭議。

“我認為這將成為中國未來在海外發展的一個問題。設立黨支部的規定有違這些國家的法律,”他對美國之音說。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