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與中國共產黨

出生於高雄的盧麗安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成為19大黨代表之後,陸續又有少數在對岸的台灣人,聲稱有意入黨。這和台商在中國做生意而支持兩岸交流,或是在台灣主張兩岸統一不同,這是進一步的政治認同傾斜。

而很不幸卻可以預期的是,類似情況會繼續發生,雖不會太多,卻會在台灣內部造成更大猜忌,官民朝野都應該有所警覺與因應。

北京放送優惠統戰

台灣主體意識毫無疑問是台灣主流認同,天然獨也的確是新世代的政治標配,但台灣仍然有濃度不同的大中國派或華派,而隨著台派主流化,另一方部分人士危機感更形強烈,甚至以政黨或彰顯五星旗為集結抗拒形式。

北京則強化對台灣民眾的直接統戰,給予台生入學優惠,招募教師去對岸任教,提供年輕人就業與創業的資金與便利……,這對絕大多數不喜歡中國現行體制的台灣年輕人而言,基於現實利益考量,還是可能有一定吸引力。

當就學、工作、生活與中國有連結的人數增加,其中有些人基於個人前途,有些人因立場或意識形態動搖,就可能在國家、黨派上出現新的認同。台灣雖擁有遙遙領先對岸的民主體制、言論自由、多元社會優勢,仍未必能完全阻擋某些人跳槽。

須用經濟找到出路

以盧麗安為例,典型的台灣之女,各方面條件優異,但卻做了非典型的抉擇,成為中共統戰樣板,也對台灣社會產生深沉衝擊,力道並不小於宜蘭子弟林毅夫當年擔任金門馬山連連長竟叛逃中國的事件。這也是為什麼政府立即將盧麗安除籍,以防效應擴散的原因。

面對中國崛起的壓力和磁吸,台灣唯有強化自身實力與拉大局部優勢。民主當然是台灣的優勢,但體制仍要由人實踐,就如川普成為美國總統後,減損了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台灣的民主必須在品質與核心價值上展現真正的優越性,台灣人才不至於因為經濟數據與發展過程一時遭遇的問題失去自信,被迅速致富崛起的中國所迷惑;台灣的經濟必須找到穩健均衡的出路,而不是被迫用小確幸自我安慰,卻導致連求學、就業都需仰賴對岸餵養的窘境。

只靠威嚇無法治本

政治人物嘲笑想加入共產黨的台灣人「腦袋進水」,這很容易,但解決不了問題;政府將盧麗安除籍,威嚇力能持續多久,也尚待驗證。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