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駐華大使博卡斯:習近平是習特色的毛澤東

前美駐華大使博卡斯
前美駐華大使博卡斯

莉雅

在中共19大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被普遍認為是自毛澤東以來最有權勢的中國領導人。前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2014年被奧巴馬總統派駐中國,直到2017年川普總統就職後離任。在這期間,作為駐華大使,博卡斯與習近平多有接觸。離任後已經四次去中國的博卡斯大使日前在華盛頓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談到了他眼中的習近平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在2012年成為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在過去5年裡獲得了多個頭銜:黨的“領導核心”、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司令、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等。

習近平的頭銜如此之多,人們甚至開始稱他為“萬能的主席”。他也被稱為“習大大”。但五年來,人們對習近平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領導人以及他會把中國帶向何方仍然不是很清楚。

博卡斯:習近平具有深度自信,喜歡開點玩笑

美國之音最近在專訪前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時特別問到他對習近平的看法。

博卡斯說:“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就是他在掌管一切,政府裡的其他人和部門基本上是在執行他和黨的決定、黨的政策。他給人的印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以及隨之而來的信心,信心這個詞最好的意義,真正的自信,不是表面的自信,而是深度的自信。”

博卡斯說,習近平還喜歡開點玩笑,而他在其他中國領導人那裡很少看到這一點。

他說:“我記得有一次,大約兩、三年前,中國有很嚴重的鋼鐵產能過剩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現在還有,但當時很嚴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到中國來,在與他一起用餐時談到構建美中關係的基石,構建這個關係所需要的磚與瓦,以及建造一座建築需要有鋼材等等。習近平對她說,我們對這個事知道得很多。他所指的是中國的鋼鐵產能過剩問題。他也談到過水泥過剩和建築模塊的問題,就這些事開玩笑。”

在中共19大期間,習近平思想被寫入黨章,習近平又成為“新時代的領路人”,“掌舵者”、“偉大領袖”、“為人民謀幸福的勤務員”、“有擔當的國家改革發展戰略家”、“重塑軍隊和國防的統帥”、“國際舞台上的大國領袖”以及“新時代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等。

習近平是一個毛派原教旨主義者嗎?

而在一些人眼裡,習近平就是一個毛派的原教旨主義者。

對此,博卡斯說:“我認為,他是習近平特色與毛的結合體,也就是說,他更多的談到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教義,這與毛類似。他同時也鼓勵共產黨更深入的參與中國政府、中國社會、中國的公司等,敦促共產黨員更頻繁的回到學校,確保他們交黨費。這一部分是使共產黨更多的無所不在和更為強大,同時也使它更意識形態化。在另一方面,與毛一樣,他實行的是一人統治,這與鄧小平不同,鄧把黨與政府分開,認為政府的控制應當更加多元化。”

不過,博卡斯說,他關心的不是習近平是否像毛澤東還是不像毛澤東,他要看的是結果。

最近川普總統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很多人把川普在訪華期間所受到的接待與奧巴馬總統2014年訪華時的情形進行對比。在習近平是否更尊重川普總統的問題上,博卡斯大使說,他沒跟習近平談過這個問題,所以真的不知道。但是他說,相互尊重是非常重要的。

他說:“儘管我不知道,我認為很重要的是,習近平尊重川普以及川普尊重習近平,而且不僅是兩國領導人,政府的各個部門也應當相互尊重。”

博卡斯:中國體制運作不透明阻礙美中之間建立信任

博卡斯大使認為,中國的體制缺乏透明度阻礙兩國建立信任。

他說:“我們美國人對我們的開放和透明感到自豪,但中國政府本身很不透光,沒有多少透明度。這是一個問題。中國人可以看到在美國發生的事情,報紙上的報導,所有那些辯論,包括那些好的、壞的和醜陋的。但是美國人不了解中國政府,不知道它們的決策,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而這是一個問題。這是一個真切的問題,因為當中國人如此讓人捉摸不透的時候,它會阻礙信任。”

博卡斯(Max Baucus)曾經在華盛頓特區和他自己的州蒙塔拿都做過執業律師,隨後從政,做過該州的眾議員,也當選為該州的聯邦眾議員,在1978年當選為該州的聯邦參議員後一直連任到2014年,是蒙塔拿州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聯邦參議員。在參議院任職期間,博卡斯擔任過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以及稅收聯合委員會的主席等重要職務。但他說,出任駐華大使是他一生中最好的工作。

博卡斯:擔任駐華大使是他一生最好的工作

博卡斯對美國之音解釋了他為什麼喜歡這個工作的幾個原因。

他說:“就是你以一種美妙的方式投入到工作中。我非常的投入,我的參與涉及與很多中國人接觸,不管是習近平主席,還是街頭小販,我周圍的人。第二,我喜歡到中國各地去。我去過中國每一個省份。當我來到中國向習近平主席遞交國書的時候,我告訴他我想去中國每一個省份。他看著我說,你的前任(駱家輝)有5個省份沒有去。我說,我不會的,我會去每一個省。我每次見他的時候,他就會問我,你已經去了多少個省了?他幫我記著。我會跟他匯報我已經去了多少個省份了。我們會就此開很多玩笑。我很欣賞習近平主席這一點,非常有趣。在我看他的這個層面,他是一個很好的交談對象。”

博卡斯說,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的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可以致力於美中關係的發展,與包括政府官員在內的中國人坦誠相見。

他說:“這很難,但以很尊重和建設性的方式,而不是居高臨下、指責或是負面的方式來這樣做,提出富有建設性的問題,來表明美國對這些問題的關心,但實話實說,而不是做表面文章。我的確很享受這樣做。”

博卡斯大使離任後回到蒙塔拿州。他告訴美國之音,除了從事諮詢業務以外,他繼續通過發表演講等各種方式來推動美中關係的發展。他在蒙塔拿大學設立了博卡斯研究所。在他看來,美中兩國各個層次的人,上至國家領導人和決策者,下至普通百姓,應當更多的去對方的國家,加強溝通與了解,因為隨著中國的日益強大,美中關係只會變得更加重要。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