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用其極的新管治模式

林鄭月娥昨日再次批評非建制派議員拉布無所不用其極、近乎荒謬。但建制派議員同日就以實際行動向市民展示甚麼才叫作無所不用其極、甚麼才叫作荒謬的政治行為──他們竟然到灣仔警察總部報案,指反對派議員涉嫌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如此公然要警察介入立法會運作,就不怕貽笑國際嗎?這是要落實中共行政、立法、司法合作的指示嗎?恐怕一地兩檢將創立的不只是一個中國口岸區,更有中共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新模式。

維護議員的寶劍變屠殺工具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開宗明義,旨在界定立法會與其議員及人員等的某些權力、特權及豁免權,「確保立法會內言論自由」。這把維護議員權力的「尚方寶劍」,竟然被親共議員當作屠殺同事的工具,不能不令人懷疑,這些人為了替中共及港府秘密達成的協議護航,還知不知甚麼叫荒謬、甚麼叫廉恥?為一地兩檢如此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民主派,除了中國口岸區之外,還包藏甚麼禍心?

在中共把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宣之於口後,在中共把一國兩制納入習近平新時代治國理政14條基本方略之一後,西環和北京任何干預香港事務的言行、港府任何涉及中港兩地事務的新決策、親共政客任何為中共和港府的管治措施護航的言行,都無妨往全面管治的新模式去聯想,往損害香港自治權的方向去質疑。

親共議員把議會中的議政爭執升格為刑事罪行,要警察維持立法會運作,不能不令人聯想到警察在中共政治體制中的地位。中共掌管司法大權的是政法委員會,被習近平稱為黨的「刀把子」。在一些省市,政法委書記仍由公安廳長擔任,即其地位高過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形成警察頭目指揮法官、檢察官的荒謬體制。如果香港警察介入立法會議事,那無異於中共的政法體制開始在香港運作,香港進入行政、立法、司法合作的新時代。

由此觀之,中共和港府在一地兩檢事件上想得到的,恐怕不只是高鐵西九站的中國口岸區而已,而是視之為創立管治新模式的途徑。從中共下達密旨,到港府把割地當擴權、自行立法執行,這是一國兩制的新模式;從港府堅拒公眾諮詢,到親共議員奉命護航,這是民意代表的新模式;從DQ民主派議員,到報警想拉民主派議員,這是行政主導下三權合作的新模式。

西環港府默契創立管治模式

同林鄭政府、親共議員為一地兩檢瞓身演出大異其趣的是,西環忽然對此轉趨低調。過去三個月,中聯辦主任、副主任幾乎未公開批評民主派的抗爭行動,一地兩檢儼然成了香港的「內政」。但是,這並非西環不再干預香港自治事務。一方面,親共政團、政客的傾情表演,少不了西環的導演;另一方面,林鄭政府與西環的「默契」,也說明中港合作進入新時代。

昨日香港左報都以頭條報道,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2017博鰲亞洲青年論壇(香港)宣講十九大,勉勵香港青年共圓中國夢。很「巧合」,特首辦前日致函各大傳媒,要求昨日刊出林鄭月娥的文章〈從「中策組」到「創新辦」〉,其中大談「讓來自不同專業、有志於政策及項目研究的青年人有更多參政機會」的構思。如果說,王志民在灣仔會展中心的報告,是中共第一次公開向香港社會介紹黨代會的會議精神,那麼,林鄭月娥的文章是不是香港高官第一次撰寫學習黨代會精神的體會?王志民、林鄭月娥是不是正合作創立中共對香港全面管治的新模式?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