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起訴前競選團隊 威脅特朗普總統寶座


特朗普前競選幕僚帕帕多普洛斯

王夕子

特別檢察官穆勒宣布起訴特朗普三名前競選團隊成員,其中帕帕多普洛斯更承認曾接觸俄羅斯人員,成為「通俄門」的關鍵證人。調查層層推進,隨時波及特朗普女婿,甚至特朗普本人。

美國總統特朗普即將於十一月開啟對日本、韓國、中國、越南和菲律賓等國訪問,可是這趟長途旅行或許因「通俄門」而蒙上陰影。隨著競選幕僚被起訴,特朗普不但面臨「後院失火」的窘境,甚至可能是總統寶座「結束的開始」(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特朗普幕僚被起訴,也是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自二零一七年五月就任特別檢察官以來,向聯邦大陪審團(Federal Grand Jury)提請的第一次起訴。今年八月,穆勒為此事召開大陪審團,並在十月二十七日獲得大陪審團批准作出檢控行動。

美國的大陪審團多由十六至二十三名陪審員參與,與普通的六至十二人陪審團不同。大陪審團由特別檢察官從公眾中選出,並在調查潛在刑事犯罪和提出正式控告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大陪審團並不會決定當事人罪名是否成立,而是根據特檢官所提供的證據,判斷是否存在可能的原因導致當事人犯下潛在的犯罪行為,以及是否應對受查對象提起公訴。特朗普一旦被大陪審團傳召,亦不是第一位前往大陪審團作證的在位總統。一九九八年,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就曾因性醜聞被大陪審團傳召作證。民主黨參議員里德曾表示,穆勒作為特別檢察官,可藉助大陪審團的力量,獲得比參議院調查委員會更大的調查權。

十月三十日上午,特朗普的前任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及其副手歷克·蓋茨(Rick Gates)前往聯邦調查局華盛頓總部自首,蓋茨也是馬納福特的生意拍檔。兩人隨後被控以密謀對美國不利、洗黑錢、提供假證詞等十二項罪名。

六十八歲的馬納福特除曾為多位共和黨前總統與總統候選人效力之外,還曾為菲律賓、安哥拉等多地政治領袖工作。二零一六年四月,馬納福特加入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擔任競選經理,其時特朗普正在爭取初選。馬納福特在任期間,幫助特朗普在共和黨克里夫蘭大會上成功獲得黨內提名,被視為特朗普勝選的功臣之一。

但在二零一六年八月,馬納福特因被曝曾為親俄的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擔任顧問而遭外界質疑,並因此從競選團隊中辭職。至於馬納福特的拍檔蓋茨,則曾在競選期間擔任特朗普競選團隊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聯絡人。

前烏克蘭總統牽涉在案

馬納福特和蓋茨的檢控書顯示,兩人在二零零六至一六年作為亞努科維奇的「未登記代理人」為其工作。馬納福特還曾經接受來自亞努科維奇所在的「地區黨」總數為一千二百萬美元的「諮詢費」。檢方指出,馬納福特和蓋茨通過在地中海島國塞浦路斯的註冊公司,接受來自東歐國家政客和商人的捐款。兩人通過海外秘密戶口轉移七千五百萬美元,有洗黑錢的嫌疑。其中馬納福特涉嫌洗錢一千八百萬美元,而蓋茨在二零零六至一五年亦曾從該帳戶中轉移三百萬美元。

馬納福特和蓋茨向聯調局自首並遭起訴的消息傳出後,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發表聲明,否認了針對馬納福特二人的指控與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有關,她表示:「今日的宣布與總統毫無關係,與總統的競選團隊或競選活動毫無關係。」而特朗普則迅速在推特上作出回應,他連發幾條推文,指出馬納福特在烏克蘭工作「是幾年前的事情」,且是「在成為特朗普競選團隊一員之前」,並呼籲媒體應該更多關注「狡詐的希拉里.克林頓和民主黨人」,意指馬納福特與蓋茨的犯罪行為與自己的競選並無瓜葛。

特朗普能否因此高枕無憂?雖然十月三十日下午,馬納福特和蓋茨在出庭時否認所有控罪,但同日,負責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前聯調局局長穆勒亦公開了關於特朗普另一助選幕僚喬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的控罪書和認罪協議。協議顯示,這位前任外交政策競選顧問已對自己在接受聯調局問訊時撒謊,以及從俄羅斯獲取信息,有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帕帕多普洛斯早在十月五日就已經認罪,並在之後成為配合穆勒調查的證人。而穆勒選擇在起訴馬納福特二人的同一天公布他的認罪事實,無疑給事件所有人帶來更大壓力。根據馬納福特二人的控罪書,一旦罪名成立,馬納福特和蓋茨將分別面臨最高八十年和七十年的監禁。如此嚴厲的刑罰也被視為穆勒「攻心計」的一部分——與穆勒達成認罪協議,作為調查證人,以縮短刑期,對於面臨牢獄之災的馬納福特二人而言不失為一種選擇,而「通俄門」涉及的更高層人士是否會因此牽連其中?

目前穆勒的指控並未波及特朗普女婿庫什納,他被曝光曾在特朗普競選期間與特朗普長子一起與俄羅斯官方人士會面。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未能公開他和俄羅斯政府與競選有關的接觸而辭職,他也曾被視為穆勒第一輪起訴的目標。但正如穆勒團隊律師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這(起訴)只是一個開始」,穆勒由初級向高級、由底層向高層的調查繼續推進,可能將對特朗普身邊人,甚至這場總統大選的受益人——特朗普,都帶來不小的威脅。

俄國廣告影響美國大選

除調查涉及「通俄門」的美國政界人士外,對於俄羅斯通過社交網絡在美國大選期間散播虛假消息的調查也在繼續。據臉書近日透露,在二零一六大選前後兩年,俄羅斯機構曾在臉書上發表八萬多條包含政治和社會分化內容的貼文,還斥資十萬美元購買超過三千個廣告,估計有一點二六億名美國用戶曾經瀏覽過這些信息。谷歌和推特也表示存在有不少與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機構相關的帳戶。「通俄門」導致的幕僚遭起訴是否會成為特朗普「結束的開始」,目前尚未可知。但有理由相信,隨著調查的層層推進,俄羅斯政府干預二零一六美國大選的迷霧正在逐步揭開。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