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會補選是建制民主的殊死決戰


周庭(中)預計會出選港島立法會補選,期望重奪羅冠聰(右)的議席空缺。資料圖片

中共十九大後,大局底定,過去幾年的激烈權鬥告一段落。儘管派系利益攸關,鬥爭不會全然消失,但大勢已去,怎樣搞也不會改變中共未來五年的權力格局,僵而不死的零星鬥爭即使出現,亦只是餘波蕩漾,不成氣候,不會改變大局。

儘管要到明年2、3月兩會中共新領導班子的最新職權誰屬才會知曉,現時究竟是栗戰書、汪洋抑或胡春華出掌港澳協調小組,仍是未知數,但從習家軍已盡佔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廣州、深圳幾個全國經濟重鎮,政治局和中央委員中習系人馬又佔大多數,香港這個作為橋頭堡的國際金融中心,不管誰來執掌港澳協調小組,都一定要執行習核心的治港路線。我一早斷定「中央治港」取代「西環治港」,證明完全正確。

都說香港政治是大陸政治的外延,如果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告一段落,過去五年中共各黨派利用本港內部矛盾及中港矛盾而策動的政治鬥爭,當然也會壽終正寢。原因很簡單,政治活動其實也是某種經濟活動,幕後一關水喉,不僅「愛」字頭的「愛國愛港」組織煙消雲散,專事挑動中港矛盾的所謂勇武本土派和有名無實的港獨派,也支撐不下去,銷聲匿迹。今時今日,除了《文匯報》為了政治交差仍會大事報道「熱狗」慘淡經營,網上根本冇人理會,甚麼熱普城內訌,狗咬狗骨,連花生友亦不感興趣,試問所謂勇武本土派和港獨派還有甚麼政治能量?

因是之故,所謂「三分天下」的說法固然是過時失實的笑話,只有政治白癡和離地的共特才會繼續為「港獨」招魂,在政治現實上,根本再無號召力,票源幾近於零,根本可以不理。

在未來的立法會補選上,泛民至今舉棋不定,仍未能因應形勢的需要和選民的要求成立統一戰線,提出獨一無二的候選人名單,團結全港支持民主的選民,重奪江山,力保議會內的關鍵少數地位,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自設囹圄,分不清敵友,在一些偽命題如甚麼政治倫理上糾纏不清,不敢與早已被社會唾棄的所謂勇武本土派和港獨派劃清界線,自縛手腳。

席位不屬黨派 只屬選民

說得白一點,明年3月九龍西和新界東的補選,青年新政以至本民前一類組織的候選人根本沒有優先權,他們經已政治破產,支持甚麼候選人都肯定落敗,也沒有甚麼?票的力量,可以毋須理會,不必協調。事實上,今次立法會補選,支持民主的選民清楚知道,是建制派和民主派的殊死決戰,一席也不能少。他們支持的決不是個別黨派或候選人,以至他們的政治主張,而是有議政能力又勝算最高且堅定不移支持民主的候選人。用這個尺度審核,不管是游蕙禎、梁頌恆以至明言放棄港獨的梁天琦,都不符資格,不值得泛民支持成為候選人,更遑論推舉了。

政治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繡花,不必客客氣氣,何況議員的席位從來不屬於任何黨派,只屬於支持民主的選民。過去五年,我們已經被中共黨派鬥爭操弄的「港獨」議題牽着鼻子走,迷失方向,如今這個泡沫爆破,樹倒猢猻散,就千萬不要重蹈覆轍,否則不僅昧於時世,一旦因為泛民無法團結一致出現鷸蚌相爭讓建制派漁人得利的局面,全港支持民主的選民,決不會饒恕泛民的低級愚行。

黎則奮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