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民主和专制的矛盾

20171113liusi.jpg (456×285)

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认为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笔者认为这个提法不准确,本文试将这个问题略述如下:

一,今天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应该是“民主和专制的矛盾”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来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后又加了一段,“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这个提法相比中共八大“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还是有进步的。毕竟涉及到了人民对民主的要求。但是说得很勉强、很含糊,也不敢作出进一步地解释,据悉中共十九大宣讲团对此问题噤若寒蝉,无论从右的方面或左的方面都不敢作深入解释,都怕惹麻烦,只好采取避而不谈。这说明,这一段话中共是在做做样子,或者是给外国人看的。

民主是社会生产发展的动力,也是民众的精神需求。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从市场经济得到了发展,老百姓得到了一些红利,中共利益集团更多地得到了红利。他们也明白民主自由对社会发展起到的巨大作用。然而,赵家人始终将民主自由视为洪水猛兽,市场经济始终不敢完全放开,总是缩手缩脚,近几年来,对国有企业仍然抓手不放;对民营企业不断地打压。尤其近年来竟然在民营企业建立党支部,呼吁商人对党保持忠诚,将他们牢牢控制在中共手掌中,造成一些民营企业家人心不稳,大量资金撤到境外,对中国经济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目前已经出现了国进民退现象;在人文方面,控制舆论,打压不同意见,封锁网络,抓捕维权律师,社会群体事件不断发生,已成为当今社会尖锐矛盾。这一切皆因中共极权专制造成。中共一天不放弃专制体制,社会矛盾一天不会消解,经济也不会长足地发展。

1956年中共八大提出的“我国国内的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在后来的党代会报告基本上没脱离这个窠臼。在中共认为,他们的制度是先进的,生产力落后了。今天仍然认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只不过物质生活满足不了人民的需要,这种本末倒置的提法的确令人可笑。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一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在这近30年时间,毛泽东由于不懂经济,胡作非为,将中国的经济搞得濒临绝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其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的专制体制所造成。上世纪50年代初,搞农业合作化、公私合营、三大改造、统购统销,美其名曰为社会主义改造,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到了文革时期甚至提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种资本主义的苗”。明明是落后的体制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造成了物质匮乏,他们反而说成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岂不可笑之极。

历史证明,凡是什么时候给人民民主自由,这个时期的经济就会得到发展。社会的发展,取决于国家的民主自由度。越是给人民自由,经济就越是繁荣。封建社会也是如此,秦统一六国后,修长城、重徭役、穷兵黩武,逼得农民揭杆而起,秦王朝仅仅统治15年就短命了。汉朝的文景之治,在中国的历史时期是比较好的时代,就是由于汉文帝和汉景帝采用了“无为而治”的治国方针。所谓“无为而治”,言下之意就是对老百姓少一些专制多一点民主自由,老百姓自然知道怎样过好日子。

二,没有民主作基础的经济发展是不会稳固的

中国经济今天的发展,也得益于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所谓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给人民松绑。所谓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经济,政府给人民自由民主越多,经济就会越来越发展,民主自由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专制独裁是社会生产力发展最大的障碍。所以,社会的主要矛盾就是民主和专制的矛盾。

中共十九大报告调子提得最高的是加强党的领导。“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赵家人认为只有在党的大一统领导下,集中可以办大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前苏联、纳粹德国、伊拉克的经济的确有一个时期的飞跃发展。但是专制体制下的经济发展必定会导致独裁者的野心膨胀,结果是,希特勒、萨达姆的下场和苏共的解体就是最好的说明。就像赌徒赢的钱一样,迟早会输光的。这说明,没有民主作基础,专制国家经济发展也只是短暂的,昙花一现的。

今天当局在世界可谓牛逼得很,牛逼的原因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超过了一些西方国家,GDP和外币储蓄达到领先地位。他们如果认识到,要想让中国的经济保持稳定,得到持续增长,只有进一步开放、走民主道路,这条路就会越走越宽,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民主都是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然而,赵家人错误地认为,这一切都是一党专制下所取得的,他们将经济发展作为巩固共产党统治的手段。他们不认为中国之所以取得了一些发展和进步皆因学习西方民主的结果,他们受益了西方民主,反而将西方民主视为敌人。这好像旧时大户人家生了孩子没有奶吃请个乳母,时间长了怕孩子长得像别人,又怕孩子和乳母产生感情的矛盾心里。所以,极权专制国家的经济是不会得到长足地发展的,这个历史已经证明。然而,中共不但认识不到这一点,反而沾沾自喜,并且要将自己的经验向世界推广,大言不惭地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十九大报告)说到此,使人想到当年毛泽东在自己国家人民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还牛逼哄哄地说“中国人民要为世界作出贡献”而感到可笑。

三,今天在温饱问题解决情况下,人民对民主的诉求更加突出

中国人民是一个苦难的民族,在毛执政的几十年,贫穷到了极点。全国人民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悲惨日子。在那个时候,老百姓整天想的是怎样能填饱肚子。在这种情况下,民主、自由恐怕还考虑不到。这也正是毛要达到的目的,他把中国人民搞成穷光蛋,就是让他们整天只想吃饭,别的都不要想。他曾说,中国人不能富,富了就会变修。言下之意就是,老百姓就是要让他们在穷窝里里打滚,一富起来就会想歪心思。西方人将自由作为人的最高神圣不可侵犯,不自由、勿宁死,看得比生命和爱情还可贵。作为人,不可能仅仅为了满足那点温饱及物质上的享受,他们更高地追求是精神上的东西,就是民主和自由。物质生活越满足,对民主自由追求越高。此时,作为国家统治者,只有更加扩大民主领域,在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网络空间、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等方面更加开放,不断地满足人民的诉求才是正当渠道。如果采取压制的方法,只会造成动乱。古代鲧治水治了九年,大水还是没有消退,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他采用“堵”的办法,哪里有水哪里堵,结果水越堵越泛滥。舜杀了鲧,将治水的任务交给了鲧的儿子禹。禹采取的办法和他老子恰恰相反,吸取了父亲治水的教训,改“堵”为“疏”,使得水能够顺利地东流入海。因此,大禹治水的美名流传到今。

从以上可以看出,凡是愚昧之人总喜欢用“堵”;聪明人而喜欢用“疏”。中国老百姓一直生活在“堵”的世界里,先是堵你的嘴,尔后又堵你的腿。冤民要去上访,就被堵在京城之外,网民要写文章,他们就采取封杀,到时,“鲧”的下场会等着他们的,若谓不信,请试目以待。

所以,今天的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对民主的追求和统治者实行专制的矛盾,并非是什么“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四,实行民主宪政是解决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唯一途径

上面说了,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民主与专制的矛盾”,并非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要言论自由,你们却不准“妄议”;人民要在网络上表达自己的想法,你们却采取封号;人民要还原历史的真相,你们却捂盖子;人民要清算毛的罪孽,你们却把僵尸停放在那里不动;事实证明,近三十多年来,中国出现的大小和各种社会矛盾都不是什么“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是人们要求自由民主和独裁专制的矛盾。当年天安门前的“四五运动”打出的口号是“秦皇的时代已经过去,人民已不是愚不可及”;8964是学生们将自由女神树立在天安门广场;再往前追溯近百年的“五四运动”也是打着“德、赛”二先生的旗帜的。这说明,中国人民近百年来都是在为着民主和自由在奋斗,而中共总是将社会主要矛盾概入温饱之争,并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大言不惭地说,解决中国13亿人的温饱问题就是最大的人权。好像中国人始终都是在为温饱而纠结。诚然,温饱也的确是人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但是中国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勿须他们管,自己知道怎么解决。恰恰相反,历来老百姓肚子吃不饱都是统治阶级造成的,三年大饥荒难道是老百姓自己作贱,饿死几千万人吗?都不是毛泽东吃饱了没事干穷折腾的结果吗?

中国古圣人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这说明,愈是对人民管得松社会愈发展。

民主宪政是解决一个社会主要矛盾的法宝,这已是经过历史证明了的东西。近百年来,在马克思理论指导下的共产极权国家,是民怨最多、灾难最深、矛盾最激化的地区。自从苏共解体之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改旗易帜,成为民主国家后社会就稳定了,也没有大的矛盾了。中国经过改革开放,民主相比北朝鲜还是有了进步,但社会矛盾仍然严重(这些现象就不一一而说了)其产生的原因还是由于没有实行民主宪政。中国实行民主宪政是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一步活棋,可能这步活棋中共当局就是不走,他们情愿每年拿出巨额经费不惜动用大量警察人员,每开一个会议就搞得地方鸡犬不宁,这还像一个正常的国家吗?试问有哪几个民主国家会有这种情况?这就是民主与专制的区别。中共若不走这条路,社会矛盾永远解决不了。

南风,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