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政黨政治

明年的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民進黨的選情會不會被蔡英文瀕臨崩盤的民望拖累?沸沸揚揚的慶富詐貸案不斷延燒,又是否讓國民黨可以相機反彈呢?最近島內的政治形勢波譎雲詭,準備角逐直轄市市長和百里侯的民進黨精英,沒有人不感到焦慮。

綁架民意 篡奪議會

日前民進黨高雄市市長黨內初選舉行電視辯論,陳其邁、管碧玲、林岱樺、劉世芳、趙天麟五人角逐黨內提名,雖然互不相讓,競爭激烈,首場電視辯論各自表述,不見火花;沒有雄辯滔滔,只有政見發表。不過,民進黨的黨內初選,一向都是公開表現君子之爭,暗地裏風波不絕。電視辯論後,原本在民調遙遙領先的陳其邁滑落第四位,而一直不被看好的趙天麟的民調則升到榜首。趙天麟民調支持度第一,據說是因為他在電視辯論中聲明自己兩屆立法委員從未收過慶富「政治獻金」,其他人則對相關問題支吾其詞。涉嫌詐貸的慶富集團在高雄發迹,自然就成為民進黨政客在高雄市的金主。慶富詐貸案由中央到地方,不斷延燒,民進黨長期主政的高雄市首當其衝,不少官員和民意代表牽涉其中。國民黨在明年的高雄市市長選舉相信必定會利用慶富詐貸案攻擊民進黨,但是恐怕一樣沒法讓綠營票倉的高雄變天。「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已經是台灣政黨政治的惡質特色。

政黨在議會政治的黃金時代已經存在,有些國家,政黨甚至先於議會存在。正因為議會政治的運用必須依賴政黨,政黨組織就不斷趨於龐大與凝固,從競選團體的性質進而演變成整個政治生活之幕後組織者與推動者,最後削弱了議會政治,甚至篡奪了議會政治。

民主政治理論先驅者盧梭反對代議政治,他認為:第一,代議制度是介乎專制與民主之間的一種政治形態。主權不容轉讓,意志不能代表。在民主政治,主權既屬於人民,意志既出於人民,就不應該有甚麼代議制度。他主張立法必須由人民親自批准,否則應視為無效。第二,他認為政黨非民主政治應有。他說:一有政黨已不復是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票,而變成有多少黨乃有多少投票者。讀過盧梭的著作,再看看百年來民主政治的發展,人們可以發現他真是一位偉大的先知,因為他對以政黨政治為基礎的代議制度綁架民意的預言幾乎全部應驗。

含淚投票 衰敗沉淪

其實,許多支持民主的人不是不知道,以人民投票與議會立法為基礎的代議制度,是由政黨政治所操控,但很少有人願意把不滿公開說出。那是因為極權主義者攻擊民主政治,支持民主的人便不應批評民主政治,否則便成了極權主義者的幫兇,會令親者痛仇者快。

幾個月前我在本欄一篇題為《兩黨政治的衰敗沉淪》指出:「台灣與許多民主國家一樣,實行以人民投票與議會立法為基礎的民主政治,但民主精神事實上並未普遍,也可以說是十分缺乏。在民主精神尚未普遍的地區,為了鞏固統治的基礎,國家權力不斷擴大,遠非人民投票及議會立法的形式所能駕馭,即使在民主政治基礎較為深厚的國家,那裏的民主政體並非完美無缺,國家權力事實上還是掌握在政府之手,人民充其量只能給一些微弱和間接的影響。」台灣的政黨政治不斷衰敗沉淪,除了朝野政黨的不堪,主要還在一切是非功罪都由統獨意識形態來衡量,而選民不問是非只問立場,到了選舉更是意識形態掛帥,很多時候要「含淚投票」!

先進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一樣百病叢生,不過人家的朝野政黨沒有把不同的政見當作生存絕續的意識形態來操弄選民,卻有自我完善、自我改正的傳統和制度。

時事評論員 黃毓民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