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灰犀牛,可能会来自哪里?


十年前,突如其来的次贷危机,让“黑天鹅”一词流行。“黑天鹅”原是欧洲人的口头禅,意思是不可能存在的事。直到澳大利亚发现了黑天鹅,人们才明白,过去他们就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里,以为自己知道的就是对的,而事实上是自欺欺人。

十年后又有一个热词,“灰犀牛”。灰犀牛长于非洲草原,体型笨重,反应迟缓,离的远的时候觉得毫无威胁感。但如果它真的奔过来,其爆发力会让猎物猝不及防被掀翻。“灰犀牛”被用来说明,最大的问题不是问题本身,而是对问题的视而不见。很多突发事件都有根可追,有源可溯,是大概率一定要发生的,但人们觉得距离远,所以拖延应付,心存侥幸,最后眼睁睁看着它袭来,而且从一头变成一群。

中国最大的灰犀牛是什么?有人说是房地产泡沫,有人说是资本外流,有人说是地方债,有人说是银行不良资产。

上周发生在全国人民的首都北京的两件事,以及一波又一波互联网声浪,说明中国最大的灰犀牛可能不在经济领域,金融领域,而在社会领域,在那些涉及基本的民生权利,涉及人与人关系的地方。这就是11.18火灾和随后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以及从11月22日下午开始发酵的幼儿园事件。

十九大报告203次提到“人民”,提出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始终”、“至高无上”、“全体”,这都是全称肯定判断,说明没有哪一部分人民的利益是等而下之、不需惠及的。

十九大报告也提出,新时代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不只要求更高的物质文化生活,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都有新要求,所以必须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以十九大报告为镜,北京的事情其实是社会主要矛盾的一次爆发,不仅在线下爆发,也在网上爆发,非常值得反思。

先说说11.18火灾夺走了19个宝贵的生命后,有关部门紧急清退公寓和出租房屋的行动。“紧急清退,限期五天”,“11月26日将强制断水断电断气。要求全体居住人员在此日期前全部撤离”,“逾期不撤离者将采取强制措施,后果自负”,这些话,比这个季节的天还冷。

流浪猫狗还有善心人组织回收,这些北漂的劳动者,天天打工干活,挣钱糊口,为城市建起高楼大厦,助百姓解决吃喝拉撒,善良无辜,靠一技之长为人民服务——他们难道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要被这样对待?就算不感恩,在人民共和国的大地上,为何要一刀切毫无商量地驱离?这合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哪一条,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友善?

政府肯定有其理由和难处。报纸说,城市要发展,“生命至上、安全第一”是一条红线,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拆的是违法建设、治的是盲区漏洞、为的是公共安全。火灾这一安全生产的“灰犀牛”,血的事故警醒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动真格、出重拳、下狠手的时候,该处罚的必须处罚,该关停的必须关停,该查封的必须查封,该拘留的必须拘留,该挂账的必须挂账,才能将隐患问题全面清零。“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自启动伊始,就从未针对特定人群,目标是通过优化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使城市运转更有序、城市发展更高效、城市生活更便利。”

这些话很有凛然之气,不过试问一下:“生命至上、安全第一”包不包括打工者们的生命安全?北京两千几百万人口,有户籍的1200万,剩下的是不是人民?在煌煌气象的大楼里办公的是人民,把这些大楼建起来的泥瓦工电工和日常的清洁工是不是人民?如果是,则问题的实质应该是,如何将整顿、整治工作和为这部分人民提供服务结合起来,脚踏实地办些实事,为打工者创造更好的生存、生活和工作条件。“三合一”、“多合一”场所多,恰恰说明打工者生活境遇差,过去忽略了这个群体,如何改善其境遇才是紧要的命题。难道基层乡镇对所辖区域的此类情况过去都一无所知?过去认为都符合“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要求,只是出了问题才猛然发现全是违规违章建筑,所以干脆一清了之?

报纸的评论说,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工作目标之一是使城市生活更便利。请问打工者的存在是让生活更便利还是更麻烦?把他们都疏解掉,那就如同《人民日报》早在2010年就评论的,“不需要快递员来送快件、不需要小时工来打扫卫生、不需要维修工来通下水道、不需要在有服务员的餐馆用餐、不需要在有保安的小区住……又或者,需要这些服务,但提供服务的人最好住在北京之外的河北辽宁内蒙古,只在有需要时来北京干活,干完了立刻离开”——这可能吗?等到机器人时代才可能吧!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对的,但不管首都功能如何定义,为人民生活提供服务这个功能不会消失。相反,要问一句,很多“非首都功能”的部门疏解了吗?疏解了多少?凭什么先要北漂打工群体疏解?

北京是首都,各种权力部门集中,又是特大型城市,在高速城市化过程中必然会积累大量管理难题。北京市政府可能是全国城市中面对的管理压力最大的政府,问题陈年累积,陈陈相因,肯定很不容易处理。

但是,首都是全国的榜样,我们希望这个榜样城市在面对某项具体难题时,不是就事论事,不是简单化处理,而是从以人为本、长治久安的角度考虑更大的政治,考虑用现代化的共治的治理方式解决问题。如果采取简单化赶走的方法,那不是真正的担当,而是卸责,是把问题推到北京之外的地方。全国人民心向北京,支持北京,北京有责任善待一切为北京建设和发展做出点滴贡献的人们。

孙中山说,“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要管好众人之事,首先要忠于众人的事,对众人有感情,特别是对生活工作条件和待遇相对比较差的众人有感情。这是大政治。

《北平无战事》里有句很动人的话,“让国民党把黄金运走,把民心留下”。民心就是最大的政治,得民心者才能真正得天下。如果政府工作满足于用强制性手段暂时让一些烦心的事情消停,却不从更大的政治的角度,凝聚人心,追根究底,系统施治,持之以恒,从根本上消除发生低级错误的土壤,那只是“小政治”的做法,是救火队的做法,是响应式而不是战略性的做法。其结果,可能保住了城市光鲜,却失去了人民要求的便利、实惠和获得感,问题表面上被推走了,基层官员可以睡几天安稳觉了,但问题真的消除了吗?不会再来了吗?

再说,一出现问题,就要通过某某行动“将隐患问题全面清零”,“决不再犯”,“确保不再发生”,等等,作为一种决心是可以的,但从唯物辩证法的角度,可能吗?

要管好众人之事,就要听取众人之见,牢记宗旨,换位思考,将心比心。涉及到那么大一个打工者群体,有那么多利益相关者,起码要听听各方意见,这既是治理民主化的要求,也是一种更稳妥可靠的工作方法。

中国经济增速堪称世界奇迹,但从均衡全面发展、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角度,隐患很多。

北京今年发生了11.18火灾,上海2014年12月31日发生了36人遇难的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天津2015年8月12日发生了165人遇难的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火灾爆炸事故,深圳2015年12月20日发生了91人遇难失联的光明新区凤凰社区恒泰裕工业园山体滑坡事件。这都是中国发展最好和管理水平最高的城市,可见城市管理之复杂,之不确定。

在世界历史上,伦敦、纽约、芝加哥、东京等等,也都爆发过严重的城市安全和环境灾难。造物不易,造城兴市保一方平安更难。也不能因为城市出了问题就全然归咎为政府无能和无力。客观地说,相对于城市化扩张和诸多难题的涌现,中国城市的治理总体是有效的。所以,当遇到问题,特别是面子上很难堪的灾难性问题时,政府既要敢管,又要慎思深思,不图表面上解决问题,尤其要防止动作变形、引发新问题。

中国经济的发展,从某种角度看,就是数以亿计的农民从农村农地迁徙到工业化、城市化和服务业发展的进程之中,创造出比过去的产出多几倍乃至几十倍的产出。这个过程也是人的觉醒、成长、发展、过上更美好生活的过程。这是中国经济的最大动力,也是改革开放40年无数家庭的真实体验。中国还有很多小地方的年轻人,怀着北上广深梦,怀着大城市梦,迁到这里,赤手空拳,白手起家,有时居无定所,常常囊中羞涩,脸上是汗水泪水心里是酸水苦水,但却靠着机会和奋斗实现自我,立业成家,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我们这个有着接近14亿人口、但户籍城镇化率还只有41%的国家的发展史,是我们每个人见证过的、不应该忘却的历史。

从历史走向未来,则中国的新时代,应该是更加注重人的全面发展、让发展成果更加普惠和公平地覆盖的新时代,而不是试图隔断与排斥我们自己历史的新时代。几亿流动人口、几代人在城市打拼、立足、发展,最后却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女离开大城市,这不是以人为中心的新型城镇化。看不到这一点,不从这一点出发去解决大城市客观存在的问题,则中国的城市化就依然是畸形、片面、不公平的城市化。

再来谈谈幼儿园的问题。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事实是评论的起点。而我们常常面对的一个困境,就是“真相仍待查清”。

具体到幼儿园这个案例,其利益相关方并不复杂,就是幼儿园(校方、老师)、孩子和家长。这样的调查复杂吗?即使调用录像和进行医学检查,至少可以做到阶段性发布权威信息,虽然不完整,但有助于排除某些可能性,降低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惶恐、慌乱和义愤。哪怕确实需要更多时间小心求证,也可以进行引导,比如告知公众,这样的问题将按怎样的程序调查,预计何时可以发布调查结果。

某一突发公共事件之所以会演变成大规模的舆论危机,不仅是因为事件本身带有新闻的显著性和与公众利益的贴近性,而且往往与当事者、有关部门的反应不及时或反馈方式失灵高度相关。幼儿园的问题有多少,有多大,23日、24日整整两天,人们是在网络上和“真相”搏斗,直到25日才有了两则明确的信息。

当人们一方面听不到利益相关方的声音,也听不到权威的声音,一方面又发现不少信息和声音的传递在网络上受阻,他们自然会怀疑有更深更大的“真相”的存在,步步演绎,难以收拾。

传统的公共关系理论认为,处置突发事件有“黄金12小时”、“黄金24小时”之说,即事发12到24小时内发布权威消息主导舆论是平息事件的关键。2010年2月,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提出“黄金4小时”概念,因为随着微博、即时通信和社交网工具的广泛应用,新闻在网上的呈现与传播不是以小时计,而是以分秒计,近乎于实时。当时还没有微信,但是网络社交化传播的威力已经无远弗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提出,赢得时间就赢得了话语权,就赢得了舆论引导的主动权,把握好“黄金时间”是成功处置突发事件的第一道关口。

不要以为只有地震震情要立即公布,社会领域有很多公共事件,如果不及时、透明、公正地发布信息,也会引发“地震”,“网络地震”也会造成持续的伤害,心理上认知上公信力上的伤害。

中国是GDP即将突破80万亿的国家,是诞生了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等成果的国家,是举办过奥运会、世博会、G20峰会的国家,这说明凡是我们所在乎的事,都能办的很漂亮。

我们需要振奋人心的面子,也需要实实在在的里子;我们要看到“中国号”高铁的一往无前,也要看到有些车厢远远落在后面,非常乏力;我们要看到中国公司和富豪跻身各种世界榜单,也要看到在很多方面,普通人的焦虑感越来越普遍。

新时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过去作为软指标的那些工作,当成硬指标来抓?

如果我们的大城市领导,上任伊始首先建立的是“短板思维”,先去看城市的短板环节,先去了解城市的短板人群,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哪怕只是一天半天,领导对于以人为本和社会公平的理解,肯定会更加透彻。

如果我们的人大政协、工青妇、高校、社科院所、媒体,能够整合更多的社会资源,对于人民群众关心的切身问题,更深入调研,让真相早一些浮出水面,我们的社会一定能找到更多办法,更好地去解决问题。比如,如果我们对于托幼教育中师资匮乏、待遇偏低的现象有更充分的了解,相信很多家长就会组织起来,成为一股建设性的推动力量,例如采取轮流探视值班的办法,帮助托幼场所减轻压力,同时也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对一些有共性的问题找出好的解决方式,在家长群体中自推广,或者和校方共同推广。

我们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其实,就在我们一国之内,怎样构建命运共同体,就是值得每个社会岗位上的角色深思的问题。在社会民生领域的全面深化改革,需要有更坚强的领导、更多的投入和方方面面的行动。

在携程亲子园事件的评论中,我曾经说,“在千夫所指的声浪中,一个保洁员,一个保育员,一个老师,一个园长,已经被开除,被警方带走调查。此时,我们也许可以问一句,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孩子?她们心里有哪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们给予过她们怎样的沟通和疏导?我们真的了解和在意她们吗?社会的基层服务员——她们往往被视为底层人士,她们的心理世界受什么因素影响?她们掌握着孩子的命运,那她们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命运?”从11.18到11.22,两件事连在一起,互联网上出现了很多“丛林轮回”的说法。这些声音不理性,但却促使每个人认真思考分化与平等的问题、命运共同体的问题。

中国的孟子早就说,“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英国的约翰•多恩表达得更加深刻,“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

北京很冷,网上很热,灰犀牛要来的时候就会来。让我们共度这个艰难时刻,而不要把它视为对立时刻。我相信,即使今天那些打工者不得不走了,总有一天他们会回来,得到他们应有的温暖和尊严,因为我们的共和国的前缀是人民,而北京也一定会找到更智慧、更包容、更坚韧的方式善待他们。国民生产总值不等于国民幸福总值,我们的新时代应该是更关切幸福总值的时代。唯有公平、正义、理性和尊重人、关怀人的那份温暖,才能安放我们的心,并让这个高速发展快速变化霓虹闪烁的时代,不只有力量和利益,还有情有义,有信有爱。

 

作者:秦朔 / 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搜狐财经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