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茨坦花園別墅群中流連倘佯

 

——2017年波茨坦民主論壇大會花絮

彭小明

十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是我們在德國波茨坦舉行民主運動大會的日子。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憑著一腔熱血,聚在德國名城波茨坦,暢談中國民主化的前景。會議期間正是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將近尾聲的時刻。歐洲這邊的會議是民主的、自由的、和藹可親的相互激勵,而北京那邊的十九大卻是勾心鬥角,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和政治傾軋。波茨坦民運會議期間,組織者給與會的朋友們安排了兩次參觀遊覽。

波茨坦是皇宮的所在地,就相當於巴黎是首都,而皇帝宮廷卻在凡爾賽一樣。波茨坦的宮殿繁華富麗,在歐洲的金秋艷陽之下,景色顯得格外誘人。會議廳就設在波茨坦Belvedere(著名的無憂宮新宮北門的輔宮,據說是一座普魯士王家迎接貴客,臨幸賜見的禮儀殿)。我們的會議廳就是這個建築群中的一座別墅。

第一天會議結束之後,大家一同首先參觀了前蘇聯克格勃監獄博物館。與會的朋友中有好幾人都是在中國蹲過監獄的老戰士,還有因六四和其他抗爭事件被當局追捕通緝過的民運先賢。當我們登上這座坐落在別墅群中的博物館的二樓之上,一陣恐怖的寒氣撲面而來。本來是一座玲瓏美麗的別墅,一間間不是軍官的辦公室,就是關押犯人的囚室。一位曾在國內被監禁多年的老先生指著那間單身囚室告訴我們,他在國內也住過這樣的單間,兩點幾平米的空間,整天只望見天花板上一個朝天的氣孔,無人說話,長達三年。這裡曾經是納粹的監獄,後來是東德的監獄,再後來是蘇聯克格勃的監獄。看到那些陳列品中的蘇軍制服、監獄檔案和俄文標語口號,不禁想起了北京的秦城監獄。

中國黨政的監獄制度也是模仿蘇聯建立起來的。我告訴與會的德國新聞記者朋友,監獄系統也是蘇聯送給中國的一件禮物。當馬歇爾計劃基金幫助歐洲重建的時候,蘇聯也援助過中國的建設,除了汽車拖拉機等五十六個公開項目之外,還有一個第五十七項秘密工程,就是北京秦城監獄,與之相隨的則是監獄的監管、審訊制度。列寧曾詛咒沙俄帝國是俄國各族人民的大監獄;可是他和布爾什維克建立的蘇維埃帝國何嘗不是蘇聯各族人民的大監獄?蘇聯崩潰了。現代迷信之風今天又在中國大地上霧霾重現。

接著參觀了禮儀之殿,登高觀看波茨坦全景,然後去瞻仰無憂宮和新宮殿。金碧輝煌的宮室建築給大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會議的報告中還有內容講到普魯士國王和磨坊主打官司的故事,以理解歐洲的法治。

次日中午的安排則是參觀富含歷史意義的塞西琳霍夫宮(Schloss Cecilienhof),俗稱三巨頭別墅。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和蘇聯總書記斯大林曾經在這座宮殿的花園裡排排坐,吸著煙斗,決定了戰後的若干大事。不少歐洲和亞洲的戰後決議和公告都是在這裡做出決定的。大家在此攝影留念,回顧二次大戰之後,風風雨雨的七十多年。

我們會議研討的民主憲政正是驅除現代迷信霧霾的亮麗清風。冬天已經過去,春天還會遠嗎?

2017年10月25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