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权独揽,习近平亲手瓦解“太子党”

习近平(AFP)

陈破空

纵观中共十九大,人们注意到,习家军全面上位,团派受到排挤,江派遭到重创。但人们没有注意到,另一个政治派别的消亡。那就是,曾经在十七大和十八大全面上位的“太子党”,作为中共党内一个重要的政治派系,已经在十九大烟消云散。

回顾2007年的十七大,众多“太子党”人物开始上位,突出人物包括习近平(中共开国元老、前副总理习仲勋之子)和薄熙来(中共开国元老、前副总理薄一波之子)。

到了2012年的十八大,更是“太子党”群起接班的年代。在7名政治局常委里,就有3名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中共元老姚依林的女婿)、俞正声(中共开国高官、毛泽东夫人江青的前夫黄敬之子)。还有出任政协副主席的陈元(前中共元老陈云之子)。而在由11人构成的十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里,就有4人是太子党:习近平、张又侠(前中共开国高官张宗逊之子,任总装备部长)、吴胜利(前浙江省委书记吴宪之子,任海军司令员)、马晓天(前解放军大校之子、岳父曾为解放军中将,任空军司令员)。

军队高层中,还有刘源(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任总后勤部政委)、刘晓江(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女婿,任海军政委)、刘亚洲(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任国防大学政委)、张海阳前军委副主席张震之子,任二炮部队政委)等人,均为上将,手握重兵。也就是说,中共海陆空兵权,一度,几乎都集中在“太子党”手上。

从十七大到十八大,“太子党”与江派、团派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三分天下。

然而,到了十九大,在中共高层,太子党人物仅剩下习近平和张又侠两人。习近平是政治局常委会中唯一的太子党,张又侠是政治局里唯一的太子党。张又侠升任军委副主席兼政治局委员,仅仅因为,张又侠的父亲张宗逊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经是战友和好友。在战争年代,中共有一支军队,称为“西北野战军”,习仲勋任副政委,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他们的下一代,习近平和张又侠,也成为好友。张又侠为人憨厚,没有政治野心,是唯一受到习近平信任的太子党人物。

据传,2015年,时任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的张又侠上将曾临危受命,带领38军,闯进中南海,平息了中央警卫局的一场未遂政变,拯救了习近平。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的曹清和副局长王庆被带走,借口是调职。习近平与张又侠、栗战书联手,对中央警卫局彻底清洗并重组。

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派别,“太子党”在十九大整体消亡,不是被江派斗垮,也不是被团派斗垮,而是被习近平亲手瓦解。习近平解散“太子党”,分三步实现:

第一步,2012年,借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夜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习近平与胡锦涛、温家宝联手,拿下了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薄熙来是太子党人物中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直接威胁到习近平的王储地位。薄熙来被关进秦城监狱,遭判处无期徒刑。这一事件,标志着“太子党”的分化。这一戏剧性事件,也造成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格局的转折:习近平与胡锦涛结盟,转而与江泽民敌对。

第二步,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通过人事重组和军队改革等措施,他先后让一系列太子党人物、尤其军中太子党人物,明升暗降、卸任、直至退休。包括刘源、刘晓江、刘亚洲、吴胜利、马晓天、张海阳等太子党上将,全都“靠边站”。习近平重演了北宋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大戏。

第三步,中共十九大前夕,经习近平精心布局,太子党和红二代,几乎全部“落选”党代表,也就是说,连人民大会堂的门都不让他们进。他们中,包括:毛新宇(前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孙子)、朱和平(前人大委员长朱德的孙子)、胡德平(前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刘源、刘晓江、刘亚洲、吴胜利、马晓天、张海阳,等等。

习近平把众多太子党和红二代人物阻挡在大会之外,就是要把他们阻挡在权力之外。习近平深知,相对于江派和团派,那些太子党和红二代,才是习近平权力的真正威胁。论红色血统和红色基因,习近平具备的,其他太子党人物都具备。如果党内反习势力要推出取代习近平的人,首先就会在太子党人物中挑选。这是封建专制王朝的传统和惯例。被称为“红朝”的中共,本质上,仍然是封建专制王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是封建专制王朝的古训。作为太子党人物的习近平,深谙帝王术,也深谙宫廷厚黑学。

为了实现自己大权独揽,必须力阻其他太子党人物染指权力,为此,习近平亲手埋葬了太子党。作为中共长年栽培的重要政治势力和政治派别,“太子党”从此退出历史舞台。代之而起的,是“习家军”。换言之,与江派、团派三足鼎立、三分天下的,不再是“太子党”,而是“习家军”。而且,与式微的江派和团派相比,“习家军”还占尽优势和强势。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自由亞洲電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